吴新慧:征询与倾听的墙

慢三拍

交流与征询工作的另一大挑战,是民众的参与度。麦克风多设几把,交流的门多开几道,但如果说话和参加的都是些所谓“来去那几个”的“巡回演说”,问题可能不只是宣传,而是一般民众对课题的认知、用自己的语言表达的机会;对征询工作的诚意与实效的信任;更甚是,对这个家园的归属感。

台湾著名作家龙应台,4月21日在台北发表新书《倾听》,台湾蓝绿媒体的报道都引述她在新书发表会上的一句话:“现在是温柔倾听的时候了,倾听自己身边的人,倾听大海对岸的人,倾听我们不喜欢、不赞成的人。”

新书是龙应台30年来多场演讲中,精选出20场演讲精华的结集,足迹横跨两岸三地、新加坡、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地。据介绍,书的题名,以及演讲內容都旨在打破华文世界间互不了解的高墙,尤其是台海两岸之间。她直言两岸如果再不赶紧互相倾听,了解对方,“恐怕会出事”。

“倾听我们不喜欢、不赞成的人。”这是任何沟通与交流过程中,很重要的元素。互联网等通信科技造就了社交媒体所带来的沟通与分享时代,但经常遨游网上虚拟世界的人都知道,所谓的沟通与分享经常只是网集志同道合的网友;议论社群里更经常是各阵营互相对立,谩骂多过沟通。快说、快驳,倾巢而出,倾听?没有机会。

新加坡社会近年兴起公共咨询或征询运动,单是今年4月,就有不下10则跟公开征询有关的新闻:

*民选总统制:检讨民选总统制的四场个人/团体公开陈述会正陆续举行。由九人组成的宪法委员会,之前已在为期一个月的公共咨询中收到100多份建议书。

*金融发展:配合迅速发展的金融科技(Fintech),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在探讨适度的监管指导原则,并会征询公众意见。

*地铁月台改进:配合全岛地铁站月台将设优先候车处(供年长者、孕妇和行动不便者),陆交局下来两个月将针对这设计的符号、颜色和位置等,向乘客征询意见。

*私人召车服务:经过半年的意见征询与检讨,政府宣布对私人召车服务司机及车队实行基本管制。这些司机须通过健康和背景检查及测试考取职业执照,违规兜客或召客者将同德士司机一样被记分。

*从小保健意识:政府今天起展开八周的公共咨询,协助制定新宣布的健培计划(NurtureSG)详细策略,鼓励并确保孩童和青年维持健康良好的生活习惯。

*工作场所安全:配合加强工作场所安全的2025计划,当局将在下来几个月举办一系列活动征询公众意见,了解未来工作环境的安全与卫生风险,针对性地制定预防措施。

上述种种未尽详列,但已足见公开征询活动横跨民生及社会建设多个领域,这不是一夜之间的变化,但频率和广度是在不断增加和扩大的。而它们都是继2012年启动的“我们的新加坡对话会”全国政民协商活动后,去年11月在这基础上再展开新系列紧扣国家未来的“新加坡未来”交流会之外,不同层次与范围的征询活动。

诚然,不同规模与层次的公共咨询,都需要沟通与倾听,陈述者无论是个人或群体,都有各自的关注和兴趣,有些可归类,有些彼此间的关注是有根本上的利益冲突,提出征询的当局如何纵观大局来取舍和平衡,不做足功课和保持应有的透明度和真诚协商,将是越征询越难让人信服。

同等重要的是,交流与沟通的利益各方,需要有保持开放与倾听的大度,最终即使结果不是自己所理想的,也能设身处地,彼此退一步海阔天空。最糟的情况是协商各方都只顾倾诉、埋怨,不愿倾听另一方的需要,结果陷入情绪式的斗争与纠缠,政策也被民粹捆绑而寸步难行。

交流与征询工作的另一大挑战,是民众的参与度。麦克风多设几把,交流的门多开几道,但如果说话和参加的都是一些所谓的“来去那几个”的“巡回演说”,问题可能不只是宣传,而是一般民众对课题的认知、用自己的语言表达的机会;对征询工作的诚意与实效的信任;更甚是,对这个家园的归属感。

去年10月出任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的傅海燕,在今年3月首次接受媒体访问时,提到政府要“推动一种新的政府与人民间的关系”。而要提升政民间的交流方式,就要从多年来的重在协商,转向重在共同参与,合力为各种问题制定方案。

民众的实质参与和探讨兴趣,需要民众对课题的关注,对共同家园的爱护。

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上周四(21日)在一个有关援助低收入家庭的研讨会上说,让弱势群体获更有效支援,政府、社区伙伴和学术界须更紧密合作,加强社会科学研究。而这方面,政府机构应进一步公开官方数据。他说:“良好数据是促成优秀研究的重要元素,而优秀的研究能改善现有政策,为新政策的制定提供建议。社会科学研究资料也应通过更多平台,更广泛地与社会科学和人文研究界分享。”

这是个重要的呼吁和见解。尤其是现在有了大数据的收集与分析,许多政策和措施可以更细致的分析,这有利于更针对性的对设定受众拟定改进方案与落实步骤。在必要的公众咨询与专家咨询的工作中,数据的分享也有助于参与者对一些具体情况的认知,尤其去除一些成见与假设,从而让征询与相关研究工作取得更有实质的内涵。这也是从协商转向参与的重要步骤。

龙应台在其新书发表会上说,倾听,是建立新的文明价值的第一个起点。而每个地方有每个地方的墙,都需要用“倾听”打破。

交流与征询,无疑都需要倾听,需要把一道道有形无形的墙打破。

(作者是本报副总编辑

gohshe@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