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田勘:兹卡与总统弹劾下的奥运

字体大小:

热点话题

4月21日,扮演最高女祭司的希腊演员卡特里林娜·勒侯在点火仪式上,将象征着和平、胜利与荣耀的橄榄枝传递给第一棒火炬手、希腊体操运动员彼特罗尼亚斯。当日,里约奥运会圣火,在位于希腊伯罗奔尼撒半岛上的奥运会发源地古奥林匹亚采集成功,火炬传递仪式随后开始。

与圣火传递启动相关的是,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4月13日宣布,研究人员确认,兹卡病毒是导致新生儿小头症和其他大脑异常病症的病因。美国疾控中心主任汤姆·弗里登称,“兹卡病毒确实会导致小头症。”同时,4月17日,巴西国会众议院全体会议举行投票,通过了对总统罗塞夫的弹劾案,接下来这一提案将提交参议院审议。

姑且排除巴西弹劾总统的社会影响,以及经济问题如里约热内卢州未能支付退休人员3月的退休金,人们正在抗议,仅就兹卡病对奥运会的潜在巨大影响,就不容忽视。因为,兹卡病目前在巴西最为严重。虽然兹卡病对奥运会的影响只是一种可能,但从兹卡的历史和现实来看待,尤为令人担忧。

兹卡病毒在1947年被分离出来,并在2015年5月首次引起严重关注。去年,兹卡病在南美的巴西、哥伦比亚、厄瓜多尔、萨尔瓦多、委内瑞拉等国暴发;与此同时,小头儿患者也日益增多。当时就出现了种种相关证据,孕妇感染兹卡病毒可能导致婴儿出现损伤大脑的小头畸形。尽管这种怀疑在不断增长,但从慬慎的原则出发,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陈冯富珍一再强调,这种关联“受到强烈怀疑,尽管尚未获得科学证明”。

同时,各国研究人员也小心翼翼地表态,认为兹卡导致新生儿小头症,还需要更多的研究来证实。不过,在大量的研究发表后,现在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终于下了结论,兹卡导致新生儿小头症。这是研究人员认定各项科学指标都得到印证后,才做出的最新论断。

从1947年分离出兹卡病毒,到2016年确认兹卡病毒导致小头症,用了69年的时间。只是,在分离出兹卡病毒后的几十年,可能该病毒导致的疾病一直不是太严重,或即便导致了新生儿小头症,但由于关联不直接,也一直没有被人们重视。

现实的情况是,由于8月份在巴西举行奥运会,世界各地的人们会大量涌向巴西。尽管那时是巴西的冬季,但蚊子传播兹卡和人与人接触传播兹卡的广泛性和严重性,也是显而易见的。

新的研究表明,除了蚊子传播外,性接触也可传播;而且,不只是异性接触传播,同性接触也会传播。就在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13日宣布兹卡导致小头症的第二天,该中心又在《发病率与死亡率周刊》上报告说,今年1月,美国达拉斯一名男子从委内瑞拉回国后,经性行为把兹卡病毒传染给男性伴侣。两人出现发烧、上身发痒性皮疹、眼结膜炎等症状,不过均在一周内痊愈。

而在此前,人们只是知道兹卡可经异性性行为传播,因为研究人员报告了至少五例经由男女之间发生性行为传播的兹卡病例。现在,同性性行为也可以传播兹卡病意味着,该病又扩大了传播途径和范围,不能不让人警惕。

兹卡病毒主要通过埃及伊蚊传播,人被携带病毒的伊蚊叮咬感染后,可能患上兹卡病,症状与登革热相似,包括发热、红疹、头痛、关节痛、肌肉痛以及非化脓性结膜炎等。尽管这些症状比较轻微,而且对成年人的影响不大,在一周后会自动痊愈,但是越来越多的研究结果表明,兹卡造成的远不止是新生儿小头症和普通的头痛、关节痛等症状,而是有多种后果。

例如,兹卡病毒可能使人瘫痪。当兹卡病毒感染人后,人体的免疫系统会产生抗体来对付兹卡病毒。但是,这些抗体在攻击病毒的同时,也会突然攻击机体自身的神经细胞和神经系统,让人瘫痪。

此外,新的研究也发现,兹卡病毒不仅攻击胎儿的大脑和神经细胞,也嗜好攻击成年人的神经细胞,导致脑膜炎。与此相关和相似的是,研究人员还发现,兹卡病毒可能与脊髓炎有关。这同样是兹卡神经毒性的一种表现,因为脊髓属于中枢神经系统。

当然,兹卡病毒除了可能造成胎儿发育异常、新生儿小头症、积水性无脑和死胎外,还包括胎儿脑钙化、胎盘功能不足、羊水少、胎儿发育迟缓、中枢神经受损和先天失明等。

所有这些都可为今年的巴西奥运会蒙上阴影。但是,如果把兹卡、社会动荡等看成是特殊的挑战,并努力去应对这样的挑战,哪怕兹卡肆虐和没有总统出席(如果罗塞夫真的被弹劾下台),也是事情转化的一种契机。

作者是在中国北京的科学作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