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蒙·阿普頓:气候行动的适当时机

字体大小:

约30年来的气候变化成为全球关注课题时,多数时候政府都乐观地假设,化石燃料价格上涨,将迫使消费者改用低碳能源,绿色转型因此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自然而然地发生。他们认为,障碍主要来自生产面,因为油田投资所取得的丰厚回报,会激起更为雄心勃勃的勘探。

今天,局势出现了逆转。油价在每桶40美元附近波动,政府已经不需要告诉化石燃料企业停止投资。问题转移到了消费面。因为燃料价格如此低廉,需要采取哪些措施来改变消费模式?

有迹象显示,廉价能源可能带动足够的增长来促使油价回升。但没有任何人预测,这种回升会强劲到能够促成所需要的根本性转变,从而让各国实现其减排目标。

尽管承诺要将全球气温升高限制在2摄氏度以内,但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2015年的报告显示,各国仍远远落后于其减排目标。此外,石油巨头不断提醒我们,在向新能源经济逐渐过渡时,我们还要在很长时间里燃烧化石燃料。

政府该怎么做呢?几乎所有人都同意,危险的全球变暖会危及所有人。但不同国家有很不同的利益,这取决于他们是石油出口国还是进口国,及其国内经济的发达程度。

发展中产油国应当思考,在排放量日益递减的限制下,他们的能源是否具有经济未来。油藏丰富且采掘成本低廉的沙特阿拉伯、伊拉克和伊朗等国,很可能继续从事石油开采业务。即使世界迅速去碳化,石油消费也将高到让他们有利可图。

但石油储量不那么丰富的国家,就需要实行经济改革并取消补贴制度。沙特已经明确表态,不会再为支撑高价生产者而牺牲市场份额。沙特决定保持目前的生产水平,事实上已导致石油输出国组织名存实亡,并打击了相互竞争的供应商;近4000亿美元的化石燃料投资被搁置了。

很多国家的政府被迫采取行动。随着油价今年继续下跌,俄罗斯宣布削减10%的公共开支。印度尼西亚取消汽油补贴和限制柴油补贴,可以让政府节省近140亿美元的支出。

另一方面,发达的石油进口国最有可能已是化石燃料的高效使用者。事实显示,他们的经济能够抵御每桶100美元甚至更为高价的能源的压力,显然不需要注入廉价能源才能取得繁荣。因此,现在是开征碳税的好时机,这样才能避免石油暴利由加油站所独享。这些国家应放弃发现“黑金”的一切幻想,享受廉价石油所带来的短期收益,同时采取行动,让基础设施投资配合不断改变的技术。

此外,发达产油国应储蓄余下的资金,以确保资本替代和后石油时代的生活。过去25年来,已经这么做的挪威为国家建立了显著的优势。

最后,进口石油的发展中国家可能最急需能源,也有满足这需求的最多选择。他们将寻求国际社会的支持,并需要认真审视现有能源方案的现代性和可持续性。化石燃料方案,尤其是煤炭,必须证明在考虑了所有环境、健康和社会成本后,它们的竞争力仍然最强。

有时候,采取气候行动看似永远没有合适的时机。当增长强劲时,人们敦促政府不要放走发财的机会。(尽管没有什么证据显示,以明确、渐进的方式推行碳税会拖累经济增长。)而当增长乏力时,人们却难以置信地质问气候政策倡导者,怎么可以在这样的时候让局面更糟?

或许永远没有完美的时机来落实新的气候政策。解决长期问题需要能发出长期信号的政策。我们也不能不断对这些政策进行微调,来适应当前的波动。这样做只会引发进一步的波动(从而真正损害经济增长)。现在也许是采取行动的良好时机。

而且,我们不要幻想所需要的转型会是个平稳、渐进的过渡。技术改革会掀起创造性破坏的风暴。一定会有众多的输家,但也会有赢家,因为新技术会创造新商机。试图保护现状的政府,不仅会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失败;而且会因为未能抓住改革所创造的经济机会,最终付出更高的社会成本。

气候变化政策必须稳定和一致。行动必须对改革起到润滑作用,而不是反复阻挠。一旦投资者看到化石燃料的盛宴已经结束,政府必须让由此产生的资本再分配顺利发生。这个过程不会一帆风顺,但我们没有其他选择。试图微调经济和技术调整的路径,会像试图控制原油价格那样徒劳无功。  

作者Simon Upton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环境主管。

英文原题:The Right Time for Climate Action

版权所有: Project Syndicate, 2016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