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云舟:也谈低调

记者手记

蓝云舟

如果我是武吉巴督选民,我在来临星期六的心情想必很复杂。复杂倒不是因为我要把票投给谁,而是在结果出炉后,大家会怎么看待我所投的这张票。补选结果虽然不至于对现状带来翻天覆地的改变,但仍然具有多重指标性,因此此役必将受关注。

一方面,徐顺全博士如果当选,意味着他所率领的新加坡民主党,在相隔20年后重返国会,成为本届国会第三个有议席的政党。另一方面,穆仁理如果当选,显示有利反对党的“补选效应”没有对他形成束缚。不仅如此,他同时将再次证明,即便在对执政党不利的情况下,少数种族候选人能独挑大梁。无论如何,虽然说选战中取得胜利的是人民一定不假,但武吉巴督的选民在此次补选中,也几乎注定要扮演“造王者”的角色。

但“造王者”的担子何其重。殊不知武吉巴督的选民,是否宁可从一开始就没有这样的舆论聚焦。从2014年底闹得满城风雨的“鼠山”事件,到这次补选,短短18个月里,两度成为全国长时间关注的对象。作为一名普通百姓,恐怕还真是有些难以适应。

或许有选民希望,这一切可以低调些。毕竟,低调正是这里的特色。

领军裕廊集选区的副总理兼经济及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上个星期二跟穆仁理一起出席记者会时,也呼应这一点。他说,人民行动党在裕廊一带的竞选策略一贯走低调路线,无论此次补选或上两届大选,都是如此。穆仁理当时说,自己并非刻意低调,而是专注于走访选区。就连与他对阵的徐顺全,自备战以来,不只未在议员诚信问题上做文章,面对其他反对党抛出的历史包袱,和众人过去对他的印象,也不多置评,只说专注选战。

且不论选战,低调在其他场合未尝不也是一种姿态、一种战略。东方社会普遍上就存在“低调”的治理方针和思维模式(虽然不否认在全球化的背景下,这一观点和处事方针也备受考验)。

以上世纪80年代末的中国为例。六四事件后的中国面对内忧外患,邓小平吸取苏联冷战时期高调与美国打对台的前车之鉴,提出了“韬光养晦”的外交战略思想,不露锋芒,专心经营改革开放,为中国后来的经济崛起创造了条件。

再看八年前因涉贪而被法院裁定收押禁见的台湾前总统陈水扁,当时刚带领国民党重新掌权不到半年的马英九,本可占据道德高地,高调评论,但却选择以“尊重司法、哀矜勿喜”低调回应。上述两例皆说明,低调有其一定的增值作用。

这当然不意味着所有低调处事方式都值得褒扬。低调只是一种选择、一种姿态、一种方式,故无从对其好坏进行评价。更需关注的,是低调背后的考量和动机。

选择低调有好几种原因。它可能是一种习惯和态度,但也可能是因为形势所逼,不得不暂避风头。还有一种表现是,明明很享受众人的注意力,但在意自己太过招摇,会让旁人觉得自己“好练”(爱炫耀),不过又因为发现社会对低调处事者多褒不贬,所以特地稍微放低姿态,借此引起注意力,然后在“应邀”发表自己的观点时,顺便树立自己的谦卑形象。人各有志,此间固然不用做价值判断,但不得不说,一个“低调”就能折射出人生千奇百态,未尝不是一个看头。

然而,聚光灯下的低调,更反映一种树欲静而风不止的现状。各方小心翼翼拿捏“低调选战”的张力,不打破相互间有默契的宁静。对选民和参选双方而言,大概都希望这场补选能低调地来、低调地去吧。

(作者是本报记者 yznam@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