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亮:中国学术评价走入歧途

字体大小:

中国教育部下属的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最近印发了《全国第四轮学科评估邀请函》,邀请授予学位的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参加一级学科整体水平评估。这次评估将对中国大学的学科排名进行重新洗牌,因此备受瞩目。但是,学科评估也暴露了中国学术评价走入歧途。

这次评估看似“第三方”,实则仍然是教育部在背后运作。学科评估体现了教育部的官方意志,因而备受各个高校的重视。尽管有许多民间学科评估,但教育部组织的份量最重。虽然是被邀请的自愿参加,但哪个高校敢不参加?学科评估与政府资源投入、社会声望和发展前景等紧密挂钩,可以说“一评定终身”,因此各大高校都卯足了劲要力争上游。

中国政府部门对科技界的高度渗透和全面介入,使原本可以自然形成的学术共同体难以培育,也让正常的学术评价和同行监督无法有效运转。由于缺乏学科评估的信息市场,教育部可谓一家独大,这就很难形成更具多元性和开放性的学科发展格局。尽管中国和国际都有许多值得参考的大学排名,但教育部的“钦定”位次,仍然是各个大学争相追捧的金字招牌。这样一来,所有高校都是跟着一个“指挥棒”,听着一个口号去齐步走,以至于形成大学千篇一律和千人一面的尴尬局面。

这场声势浩大的学科评估,因为对高校的影响深远,因此必然使高校投入巨额资金和人力物力。许多高校为评估而评估,针对评估指标做文章。例如,评估的重要指标之一是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等各类领军人物和拔尖人才,于是“抢人大战”在所难免。许多高校在评估前几年就四处挖人,不惜重金求取这些人才。这固然让科技人才的价值得以凸显,但重开花结果却轻栽树育苗的用人理念,却极不利于科技人才的健康发展。

与此同时,因为评估结果会影响各个高校,所以高校之间的博弈、妥协和平衡也在所难免。以人文社科领域的“A类期刊”为例,就是一种相互妥协的结果。每个学科圈定了若干种最顶尖的国内外学术期刊,但许多一级学科下面设有很多分支学科,少数几种期刊很难面面俱到。因为能够在这些顶级期刊上发表论文的人员寥寥无几,所以期刊的选取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学界“大佬”之间的平衡。如果这些期刊确定后很少变动,就可能成为中国科研人员轮番轰炸去投稿的对象,并可能影响中国学术的国际声誉。

这种为了达标和排名而开展的评估,虽然收集了海量数据,但却可能是弄虚作假和质量低下的。例如,面向学生和用人单位的问卷调查,因为由被评价的高校提供,因此难免存在“打招呼”或“找托”的嫌疑,使调查结果很容易被污染或捏造。人们关注的只是各个学科的排名,而很少关心具体的信息,也使评估的学习、激励和改进等其他功能大打折扣。评估的组织者是一家依托教育部的事业单位,声称可以提供评估后的有偿信息服务,也使其背后的商业动机昭然若现。

值得肯定的是,与前三轮相比,此次学科评估的做法仍然有许多可圈可点之处。比如,评估指标更偏重质量而非数量,能够在各个方面求得平衡,并更多听取专家的意见。但是,官方色彩严重且强力激励的学科评估,必然会导致一系列预想不到的负面影响。正本清源,培育和鼓励具有相对独立性和专业性的学术共同体组织进行自律管理,让政府的回归政府,学术的回归学术,或许是避免“评估病”的出路之一。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