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鹏:百度与魏则西之死

字体大小:

魏则西事件把百度推向了风口浪尖。魏则西的母亲说:“在百度上搜,看到武警北京二院,然后又在央视上看到,就和魏则西的爸爸先去北京考察了一次。发现这医院人很多,全国各地哪儿都有人来治疗。”

魏则西自己说:“这是一家三甲医院,这是在门诊,我们还专门查了一下这个医生,他还上过中央台,CCTV 10,不止一次,当时想着,百度、三甲医院、中央台、斯坦福的技术,这些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根据这些叙述,魏家选择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是比较慎重的。百度的搜索结果仅仅是提供线索,魏家做出决定,更重要的因素是三甲医院、中央电视台、“斯坦福的技术”以及现场考察。

但是,魏则西却把矛头指向了百度。他说:“百度,当时根本不知道有多么邪恶,医学信息的竞价排名,还有之前血友病吧的事情,应该都明白它是怎么一个东西。可当时不知道啊,在上面第一条就是某武警医院的生物免疫疗法。”

按照魏则西的说法,那条排名第一的消息对他起了误导作用。从这个角度考虑,那个排名第一的消息与他有直接关系,血友病吧事件与他没有直接关系,竞价排名也没有直接关系。可是,百度没说过搜索结果排名越高越可靠吧?

魏则西如果多翻几页,会查到生物免疫疗法的各种消息。作为大学生和研究生的一项基本功,从知网等学术期刊库检索一下,会得到更加客观的资料。百度确有百度的问题,但是魏则西之死,跟它关系不大。它的副作用,可能还不如中央电视台。奇怪这次人们为何不批判央视呢?

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住院医师王晨羽本月5日在《联合早报·言论》发表《百度模式下的医疗信息资源》,提出了似是而非的看法。例如,他觉得他们给医生添麻烦了。人们也喜欢百度学习法律知识,我觉得挺好。第一,提高了法律素养;第二,没觉得他们干扰我的代理或顾问工作。解答当事人的疑惑,本来就是医生和律师的职责。

王医生说:“民众获得专业有效的医学信息资源,只能去医院。”这也是错误的。人们去医院的主要目的是治病。很少有医生有时间和耐心去回答病人和家属的各种疑问。问多了,医生烦,会扣上“干扰诊治”的帽子。

王医生最后说:“互联网获得医学信息,并没有原罪。而保证民众获得真实有效的医学信息资源,人们需要的是没有原罪的搜索引擎。”这是两句没有意义的空话。任何搜索引擎,包括谷歌在内,都不能保证信息的真实性和有效性。它们的作用只是提供一些线索。违法的,有监管部门处理;真伪,则需搜索人自己鉴别。

搜索引擎提供了一些初步知识,专业知识需要从学术期刊库检索。大学通常都购买一些期刊库的使用权,师生可以免费检索。对于大学之外的人,用期刊库也没有任何障碍。它们的搜索方式很简单,收费也不高。

作者是中国山东大学学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