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步:美“再平衡战略”是导致南海紧张重要原因

字体大小:

最近,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哈里斯上将和国务院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拉塞尔多次就南中国海问题发表讲话,指责中国让邻国受到威吓,破坏地区稳定。

美国习惯于既当警察又当法官,喜欢制定评判是非的标准,并由自己来把握执行的尺度。美国不容许别人挑战其霸权,认为凡事必须由它说了算。美国在国际关系中不讲民主,喜欢独断专行,这是事实。美国的所作所为常被人诟病,美国政治人物并非不知道。但老毛病要改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中国与个别南中国海沿岸国之间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争端已存在30余年。长期以来,中国与有关声索国一直保持着良好管控,南中国海问题并未阻碍中国与有关国家及亚细安双边关系的持续向好发展。2002年11月,中国与亚细安各国签订《南中国海各方行为宣言》,宣示将通过友好协商和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南中国海有关争议,开展海上合作。

然而,自从美国推出所谓亚太再平衡战略后,南中国海问题就变得越来越突出。2009年以来,美国高官一再发表讲话,对中国的政策说三道四,对与中国有争议的国家明确予以支持,对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的关系大肆挑拨离间。可以说,2009年是南中国海形势变化的分水岭,美国是南海局势紧张的最主要推手。我得出这样的结论,有非常充足的理由。

正是2009年希拉里?克林顿国务卿访问亚洲后,东南亚一些国家在南海问题上的政策明显逆转。2009年2月克林顿女士离开亚洲不久,菲律宾便于3月通过领海基线法,将黄岩岛和南沙部分岛屿划入菲领土。越南于5月向联合国提交了南海“外大陆架划界案”,声称对中国的西沙和南沙群岛享有主权。

正是美国推动东南亚国家在南中国海问题上选边站队,致使亚细安出现裂痕。2012年5月,克林顿女士在美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听证会上指责中国对南中国海海域的声索超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允许范畴。越南国会便于6月审议通过《越南海洋法》,把中国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纳为越南领土。克林顿女士随后访问越南时再次强调美国持越南立场,大肆鼓动东南亚一些国家领导人在当年亚细安会议上讨论南中国海问题,企图绑架整个亚细安对抗中国。结果,由于各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分歧严重,亚细安内部分歧加剧。

正是美国大力鼓动东南亚国家将南中国海问题国际化,菲律宾决定抛弃同中国的双边协议,将有关争议提交国际仲裁。在美国明确支持和南中国海问题日益国际化的鼓舞下,2013年1月,菲律宾罔顾其与中国达成的通过谈判解决南沙争端的有关共识和协议,就有关争端提请国际仲裁。在仲裁庭尚未作出裁决时,美国就声称如果中国拒绝遵守裁决,将会付出代价。美国的表态显示,它似乎早已预知裁决将对中国不利。联系起来看,这确实也不奇怪,因为美国就是菲律宾南中国海仲裁案的幕后指使,美国一直在为菲律宾赢得仲裁拼命努力。

正是美国炒作航行和飞越自由问题,南中国海安全形势被渲染得很紧张。2015年以来,美国打着维护南中国海“航行和飞越自由”旗号,开始从南中国海争议的幕后走向台前。美多次派军舰接近中国南沙岛礁12海里海域,派战机飞越中国南沙岛礁区域上空。今年2月,美国邀请亚细安十国领导人举行美国—亚细安非正式领导人会议。这本无可厚非。但令人惊讶的是,美又一次试图在南中国海问题上让亚细安国家一致对中国进行声讨。这就超越了美国自己对中国的承诺,即在南中国海主权争议问题上不采取立场。美国所谓的航行自由,实际上指的是美国军舰在世界各地要“横行自由”。

正是美国鼓励域内外国家加大军事投入,南中国海成了广为关注的安全热点。美大力加强对菲律宾和越南的军事支持,解除对越武器禁运,与菲律宾签订《加强防务合作协议》,时隔20多年后再次获得军队和武器进入菲军事基地的权利。美国将日本和澳大利亚纳入美菲“肩并肩”军演。日本多次参与美国与东南亚有关国家在南中国海附近的联合军演,并于2015年6月派出P3C反潜巡逻机在南中国海有关岛礁海域上空飞行。日本如此赤裸裸地在军事上介入南海局势,在其战后历史上尚属首次。

长期以来,各国依照国际法在南中国海享有的航行和飞越自由不存在任何问题,从未因有关争议而受到任何影响。但随着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推进,美国与地区盟友加紧军事联合,大力扩充军备,频繁借军演“秀肌肉”,造成了南中国海紧张局势的日益加剧。美国选择性无视越南,菲律宾等国在南中国海非法占领中国的42个岛礁,并且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持续推进岛礁建设的事实,单方面指责中国的岛礁建设。美国军事色彩浓重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使个别南沙声索国产生了幻觉。它们以为军事上可以仰仗美国的支持,从而更倾向通过对抗而非协商的方式来解决南海问题。

美国的动作与东南亚一些国家南中国海政策的变化在时机上绝非巧合。南中国海的紧张局势是人为制造和炒作出来的,美国目前的做法可能使亚细安产生更严重的分裂。亚细安国家应该尽早认清这一点,避免随之起舞。本地区国家应该携起手来,一道阻止东亚原本和平稳定的环境滑入有关国家设计的“南中国海陷阱”。中国和亚细安各国应坚持解决南中国海问题的“双轨思路”,即有关争议由直接当事国通过友好协商谈判寻求和平解决,而南中国海的和平与稳定则由中国与亚细安国家共同维护。

如今,南中国海问题已成为搅动亚细安领导人会议和东亚峰会的一大热门话题,也已被炒作成影响东亚和平稳定的一大安全热点。从这个角度看,美国似乎达到了目的。但问题是,从根本上看,不会有任何一方从南中国海局势紧张中获益。

中国驻东盟大使 徐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