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咏梅:政治简化题

练习曲

韩咏梅

政治人物通过语言,把复杂问题危险地简单化,古今中外比比皆是,因为选举政治下,一个政治领袖是否成功,不仅要看他的政策,还要看他和民众的沟通。

本周流行黑马传奇,先是英国超级联赛的黑马莱斯特,一年内从几乎被降级到傲然登顶,后来备具争议的美国共和党总统参选人特朗普在两名对手宣布退选后锁定了党内提名,比选情较他好很多的民主党参选人希拉莉更早确定将角逐大位。

我不是英超迷,在联赛后期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莱斯特的异军突起,黑马传奇总是让人好奇,于是找了很多文章看专家们怎么分析。

莱斯特的登顶之路相当单纯,就是用奋斗去赢得奇迹的胜利。在英超豪门不断轮换阵容保持动力的混乱中,莱斯特几乎整个赛季用的是同一套首发阵容。另外,他们的受伤次数也是英超20支球队中最少的,因为主帅拉涅利认为,英超的比赛强度很大,比起不停的训练,球员们更需要时间去休息恢复,他让球员的休息与训练并重,张弛有度,反而有效地减少伤兵,所以就不需要不断变阵换将,球员们只需简单地做一件事:踢球。

莱斯特传奇让许多人感到振奋,因为人们乐于看到用梦想去击败权贵,用努力去创造奇迹,不被看好的小咖把豪门的骄傲与自尊打得粉碎,说明了童话故事也不完全是不现实的。

另一匹黑马,美国共和党总统选举参选人特朗普的党内竞争之路,同样也很简单。他毫不修饰的政治不正确言论,经常刺中美国社会内部的痛点。在几乎全世界的理性都不站在他这一边的情况下,他以近乎疯癫的语言和高度的坚持,成功地拉拢了对现状不满的美国人,成为15个有意代表共和党角逐下一届美国总统大位者中,坚持到最后的人。

分析说共和党现在只有两种选择,支持特朗普和反对特朗普,这种两极化的局面,显示特朗普政治简单化的策略奏效,毕竟玩政治是政客的游戏,平民百姓更多关心的是自己利益有没有被注意到,而政治的话题,越容易理解,越简单化越好,越能分出“是与非”,就越能得到注意。

在竞选的时候,简单的语言却是最能够达到拉票效果的。《波士顿环球报》(Boston Globe)去年10月针对共和党和民主党候选人宣布竞选演说按照美国的12年级教育做分析,特朗普所用语言只有4.1级的程度,相当于我们的小学四年级,是有意角逐总统的15名共和党和4名民主党人中最低的。

民主党的希拉莉虽然比特朗普高很多,她的演讲用语有中二的水平,但是如果只看民主党,她的用语水平还在另外三个对手之下,对这位前第一夫人、担任过美国国务卿的耶鲁大学法学院毕业生来说,这种语言绝对是刻意的,然而效果显然是最好的。

特朗普使用的单词包含的字母和音节都很少,他的句子也比其他候选人的短,在演说中充斥着简单而笼统的词语,语气往往煽动的情绪,比如他经常用的词汇包括“huge”(巨大)、“terrible”(可怕)、“beautiful”(美丽),常用的句子是“I'm really rich”(我真的很有钱)。

政治人物通过语言,把复杂问题危险地简单化,古今中外比比皆是,因为选举政治下,一个政治领袖是否成功,不仅要看他的政策,还要看他和民众的沟通。

言简意赅是政治领袖与民众沟通的最有效方法,特别是对现状已有很大不满的群众,只用二分法,“不是既非”,谁不和我讨厌的人站在同一边,我就支持谁。虽然把问题过分简化,会失去传达复杂思想和分析复杂问题的作用,但怒火被激起的人,不会去想太多。

路透社和易普索(Ipsos)本月5日公布的一项调查印证了这个现象。调查中,可能投票的选民被问及:什么促使他们支持特朗普或者希拉莉参加11月8日的大对决。特朗普的支持者中47%表示,支持他是因为不希望希拉莉获胜;43%表示支持他提出的政策;6%喜欢他本人。希拉莉的支持者也类似;46%把票投给她,是因为不希望看到特朗普当总统;40%赞成她的政策;11%喜欢她本人。

特朗普的黑马故事,最终会不会变成美国历史上的传奇故事,讨厌他的人可能比喜欢他的人更关注。

一个社会对任何人事物总有支持和反对的两种声音,如果谁能把两端的范围扩大,谁的胜算就比较大,而操作“反对”势力的策略通常比操作“支持”来得吸引眼球,而反感、愤怒、厌恶,这种负面情绪通常比积极的情绪来得持久,有些人一陷入就一直困在这种被欺负、打压、困惑的情绪之中不能自拔,即使环境变了,轻舟已过万重山,他们还是留在原点。

可惜,选举“胜者全赢”的结果,让参选者在策略上必然选择一定程度上的负面攻势,所谓君子较量,在选举舞台上往往沦为笑话,只要一方稍微偏离,攻防战必定在某种程度上降格。所以,良善政治,重要的不是在“支持谁”这个问题上凝聚共识,而是在社会的价值定义上应该有共识,并对这些价值进行深度的思考,看看它们有没有在政策面和执行面上实践,光是选举期间在镜头前对大众说的,其实都不算数。

美国总统选举的竞选活动还在进行中,武吉巴督的补选已尘埃落定,这次选举双方都在不同程度上采用了负面攻击的手法,也在不同程度上将许多抽象的议题简化。竞选最后一夜,副总理尚达曼的演讲相对比较超然,除去他的政党利益考量,重新看他的讲话,里面有对政治和政策的深刻道理。“政治正确”的是,他用的也是很简单的语言,虽不至于小四程度,但以新加坡人普遍的教育水平,应该都能听懂。

(作者是华文媒体集团数码总编辑

兼早报副总编辑

hanym@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