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宇昕:怀疑主义

小生之言

陈宇昕

中国21岁癌症青年魏则西之死,把隐喻演练成血淋淋的现实事件。

我们从不知道,原来搜索网站能与悲剧的发生如此密切关联。

魏则西患上罕见的滑膜肉瘤,生存概率极低。他与家人遍寻医疗方式,在百度搜索到排名最靠前的北京武警二院,赶紧求医。医生推荐号称与美国斯坦福大学合作的肿瘤生物免疫疗法,魏家一年来借了20多万元人民币,最后才被踢爆医院并未与斯坦福合作,这项技术也还未临床使用。

最终魏则西于上月12日在咸阳家中含恨而终。

魏则西被无良医院蒙骗的事件,揭露了百度搜索系统的竞价排名问题,也揭露了“莆田系”医疗企业多年来在业界的恶行。

于是中国舆论界进入究责的高潮,但悲剧不应该只是歇斯底里,更重要的是进一步反思。

网络时代,我们一直误以为权威已经被消解了。

社交媒体年代,我们一直误以为每个人都有了发言权。

其实不然。

现在是掌握科技的商业巨头垄断了话语权。

谷歌被拒于中国网域外,百度受到商业垄断的祝福,成为中国网民最常使用的搜索网站。魏则西事件凸显了百度搜索引擎严重的竞价排名问题,搜索引擎服务于商业客户,忽略了用户的利益。

回到我们常用的谷歌。这些年来,人们也对谷歌搜索引擎提出不少质疑。谷歌则以较开放透明的方式,由官方图文并茂解释其搜索演算与排名的规则,同时强调谷歌尽最大努力平衡广告商与用户双方的利益,并致力过滤垃圾(spam)信息,排除有病毒的网站。

我们可以选择相信,也可以选择质疑。

不过一般上我们上网搜索,自然而然就相信了。

权威就在潜移默化之间形成。

又比如说维基百科。我们凭什么相信?当然维基百科的模式与搜索引擎不同,维基百科通过用户的相互监督,以大众力量补足资讯不足,检举问题条目。相关条目的权威者,或直接关系人,往往也能直接参与条目建立,因此建立了某种程度的威信。

传统媒体式微,传统权威崩裂之后,人们以为自由降临了,却没意识到威权早在你之前找到另一种形式,照旧以隐形的手操控着各种传播媒介。

硬广告已经不合时宜了,现在是软广告的时代。你本以为你只是在看一部好莱坞电影的,却没想到你正不经意间接收到各种各样广告信息。比如说,你很少会在看完《变形金刚》后质疑:为什么大黄蜂是雪佛莱而不是本田;或是韩剧里那些每天捧着三星的男女主角们,以及那些直接拍摄三星手机屏幕的奇怪镜头。

现在也是面簿时代。

经常看到“面友”的类似发文:请问面簿大神,我的电脑坏了,该去哪里修理?XX附近有什么好吃的?

人们的主动性仅止于弹指间,输入几个字就能找到答案,多方便多好。

真不知道这是太聪明还是太笨。

托人工智能的福,面簿现在更懂得投你所好。面簿能分析你按赞的趋势,让你的个人主页上出现你可能会按赞的资讯。你再也不需要划地自限了,现在面簿就能助你一臂之力。

本以为主流威权消解,我们能够打开更广阔的天地,却没想到世界越来越小,到最后,乃不知有汉,何论魏晋。

教育机构也加入这场狂欢,鼓动这种新媒体新科技教学,同时抱怨孩子的专注力、判断力越来越糟糕。

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作者是本报记者 yxtan@sph.com.sg)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