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德婷:为缺水未雨绸缪

随着气候变化越走越极端,虽然我们有新生水和淡化海水,仍难保以后我们不会遇上制水危机。相信有关当局应该备有一套制水措施,可是人民有做好制水的心理准备吗?

编辑室内外

谭德婷

天灾加上人祸,地球依然运转,但却越转越热,极端的气候变化,让四季的区分越来越模糊。

地处赤道的新加坡虽无四季之分,但据气象署说,刚过的4月,截至28日,整月平均气温为摄氏29.5度,很可能是我国自1929年开始记录气温以来,平均气温最高的4月。4月本是新加坡全年最热的月份,如今热度还创记录,实在令人沮丧。

不过,相比之下,新加坡还是幸运的,世界多个地方因遭受厄尔尼诺现象影响而大旱临头。

远在南美洲的委内瑞拉,因供应全国一半以上电力的多个水力发电站运行水位告急,引发了严重的供电危机。公务员被逼每周只工作两天,中小学每周也只能上课四天。另外,该国从这个月起还把时间调快半小时,鼓励民众充分利用自然光照,减少用电灯,以应对这场电力危机。

出口大米共占全球大米贸易六成以上的世界三大大米出口国印度、泰国和越南,所遭遇的干旱不但使数以亿计的人口面临水供短缺和农作物受损的问题,连带世界粮食的安全都将受到威胁。

邻国马来西亚的一些地区,早前也出现气温持续高达摄氏40度的情况,各地河流与水坝水位直线下跌。最靠近新加坡的柔佛州,情况最严重的一些地区,已从4月中起实施约一个月的制水措施。

我国在柔佛的林桂水坝水位也无可避免地下降,5月6日还降至历史新低,储水量只稍微超过三分之一。这个水坝供应的自来水,占我国一半的用水量,李显龙总理和

环境及水源部长马善高因此都呼吁大家省水和明智用水。

我国目前每天能从柔佛河抽取最多2亿5000万加仑的生水,但这个水源将在2060年和柔佛的供水合约结束后切断。幸好除了向马国买水和兴建蓄水池来雨水收集外,政府早有远见,不惜斥巨资生产新生水和淡化海水。

我国第五座新生水厂将在今年底竣工,兴建第五座海水淡化厂的计划则在探讨中。到了2030年,新生水与淡化海水总产量将是现在的两倍,可满足到时我国约八成的用水需求。再另一个30年,即到了2060年,85%的水供预计将进一步来自新生水与淡化海水。

面对极端的天气,开源节流是保住水资源的不二法门。寻找和继续开发各种水资源,是一个负责任政府的天职,而人民也必须克尽本分,不浪费水。

马善高上个月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环境及水源部开支预算时透露,我国人均用水量顺利从2003年的每天165公升,下降至2014年的150公升,但却在去年微升至151公升。公用事业局设定的长远目标是,希望到了2020年,能减少至147公升,到2030年再降至140公升。

距离2020年仅有四年时间,要如何身体力行,朝这个每人每天再减四公升的用水目标迈进?

在工业和商业用水上,公用事业局表示正与经济发展局和裕廊集团等机构合作,探讨鼓励更多企业改用海水的可能性,以减少新生水的使用量和无谓的浪费。

在家庭用水方面,公用事业局一直以来也做了大量工作,用柔性宣导方式,教育公众珍惜每一滴水。这些公共教育,颇深入民心。

但是,随着气候变化越走越极端,虽然我们有新生水和淡化海水,仍难保以后我们不会遇上制水危机。相信有关当局应该备有一套制水措施,可是人民有做好制水的心理准备吗?我们往后是否应推行“软硬兼施”的公共教育,例如展开24小时制水演习,而且就像日本有防范地震的演习那样,年复一年地“复习”,让每一个国民都能真切感受到省水的重要,并认真履行。

公用事业局其实在前些时候与一些学校合作展开一小时制水演习,希望学生谨慎用水。虽然主办方表示这些演习只是个开端,但个人总觉得仅一小时的演习不痛不痒,不足以让学生感受到制水是如何的不便。

为免影响工商业活动,24小时制水演习可以只限住家,而且分区在不同日期进行,总之目的是让每一户人家都体会到制水的滋味,知道珍惜水资源人人有责的道理。

水是宝贵的,我们除了平日要养成省水习惯,善用各种省水科技,还要做好万全准备,一旦制水危机真正降临,大家在心理上、行动上都能从容应对。

(作者是本报采访组副主任 tarntt@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