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言两语

字体大小:

新马华文文学同根而生,因政治现实而分道扬镳。但作为一个小文学,他们的命运并没有什么差异。在民族—国家建构过程中,身份地位的暧昧,文学议题如抵抗遗忘、身份铭刻,都是新华和马华文学的共同主题。

——马来西亚博特拉大学外文系中文组高级讲师暨中文文学博硕课程召集人庄华兴说,摆脱殖民统治的同时也隐含着对殖民的延续和尚未超越,新马华文文学因此才出现批判的策略。

(5月6日,《现在·文艺城》第7页,《新华文学的疆界与视界——新华文学“备忘录”(上)》)

新华文学(或者任何性质的新加坡文学)以1965年为起点,是国族神话操作对于文化在历史中嬗变互动所施展的粗暴荒谬行为……历史是一条绵延流动的河,水坝的建筑是以人的利益为考量,而不是河的本来面目。

——南洋理工大学中文系副教授柯思仁认为,作为新加坡国家文学的一部分,新华文学是政治现实所造成,在新加坡国族建构的情境中,与她复杂的历史文化脉络被人为地切割。

(5月6日,《现在·文艺城》第7页,《新华文学的疆界与视界——新华文学“备忘录”(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