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田勘:这届中国人民为何特别爱生病

字体大小:

张田勘

魏则西死了,相关的方方面面都认为没有责任,而且有人称,医生的治疗延长了魏则西的生命,应当感谢他们才是。如果都没有责任,那就是患者自己的事,或阎王的事,因为规定了魏则西的寿限只有21岁。5月6日《人民日报》发表一篇“魏则西留下的生命考题”的文章,大意是要提升全民科学素养和建立良好的医疗制度,让每位居民都拥有高素质的健康守门人。

文章的分析和探讨并没有什么出格的地方,但是这篇文章很快被解读为“这届人民不行”,由于没有科学素养,才自己走入陷阱,赔了夫人又折兵。所以当即就有文章反驳:“涉事各方包括监管方的责任还未厘清,有着官位身份的媒体,却开始呼吁事件中最无辜的一方反思,在情理上肯定令人难以接受”。

说到这里,就已演绎成二部曲了,一是“这届人民的科学素养不行”,二是“《人民日报》的道理这届人民为何不爱听”。顺理而言,就应当有第三部曲,以魏则西为代表的“这届人民为何爱生病”?

一个简单的假设是,如果中国人民不生病和少生病,就不会有大量的人求医问药,更不用病急乱投医,弄得个人财两空。再进一步寻根究底,就要问,为何这届人民爱生病?

说到这届人民爱生病,当然有事实基础。如果以5年至10年,或更长的时间为一个周期,这届人民的爱生病早就不是秘密了。中国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中国科学院院士陈竺和中国环保部环境规划院副院长兼总工程师王金南研究员等人,于2013年12月14日在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中国积极应对空气污染健康影响》的文章,估计中国每年因室外空气污染导致的早死人数在35万至50万。但是,《柳叶刀》杂志于2012年12月14日发表《全球疾病负担2010年报告》的结果更是吓人,中国2010年因室外空气污染导致120万人早死。

无论是30万、50万还是120万,这些早死的人是因为空气污染而致多种疾病,包括心血管病、呼吸系统疾病以及癌症而死亡;只是不知道这些人是否有魏则西及其家人那般,因科学素养不高而求医上当人财两空的经历。如果是,则可能是相当多的中国人的宿命。所以,才有人说“人人都是魏则西”。另一个事实是,这届人民遇到的“癌症村”特别多。近几年,中国媒体公开报道的癌症村数量已超过了200多个,遍布中国大陆的27个省份。

说到人的生病,包括癌症,中国人总是说,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其实,这已经把疾病的归因讲得比较清楚。生病当然有内因和外因两种诱因,尽管内因,即遗传或基因的不同,可能在每个人的发病原因中占有的比例不同,但总体而言,遗传因素在疾病的成因中只占少数,至多也就是三成,环境和后天的因素却要占七成甚至更多。这个假说已经有大量的研究结果予以论证了。

既然魏则西患的是癌症,那就以癌症来探讨和明辨一下,为何这届人民患癌多。对于患癌的原因,可以引用两个针锋相对的研究结果来解释。

2015年1月,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托马塞提等人,在美国《科学》杂志发表题为“干细胞分裂的次数可以解释不同组织的癌症风险的不同”的文章,结论是,绝大多数人患癌纯粹是因为坏运气,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不同器官的癌症风险的不同,是因为环境和遗传因素所致。

但是,2015年12月,英国《自然》杂志发表了美国纽约大学石溪分校癌症中心的优素福·汉努恩等人一篇观点迥异的文章。这篇题为“外源性因素对癌症发展的实质作用”的文章指出,绝大多数癌症都可以追溯到生活方式、环境因素等外源性因素,接近90%的癌症都是如此。只有10%至30%的癌症的发生可以归结于基因突变,也即坏运气。

汉努恩等人的研究不仅数据和事实更多和更客观,如只有一小部分癌症含有超过50%的内部突变,大部分癌症都包含大量可能由外界因素导致的突变,而且在逻辑上更合理:患癌好比用左轮手枪赌博,内部因素只是一枚子弹。就像玩俄罗斯轮盘,内部因素可能会使人有六分之一的机会患癌。但是,如果受环境污染影响,就给左轮手枪多加了两三发子弹。这时候人们被癌症“击中”的概率就会是三分之一、二分之一,甚至90%。

无论哪届人民都会患癌,但是,在环境污染日益恶化的情况下,如空气、水、土壤和食品污染增多,这届人民的患癌概率就大大增加了。调查表明,癌症村形成的原因主要是工业环境污染,如大量的化工厂、印染厂、造纸厂等企业污染。癌症村的分布与这些企业形成了集中和沿河分布的特点,例如,污染严重的淮河流域,沿岸出现了20多个癌症村。

追根溯源,从魏则西悲剧要追问原因和追责的顺序应当是,这届人民爱患病的原因是什么、医疗市场的监管是否有力,是否存在医骗、广告骗、网骗,是否有庸医和不法之徒的内外勾结,是否这届人民科学素养不高,然后是一一解决的办法。

追问和追责的终极的目的是不要让下一届人民、再下一届人民,以及子子孙孙们不再动辄患癌和生病,也不再遭遇魏则西的命运。

作者是在中国北京的科学作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