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晓琪:砂州国阵完美复仇

众声道

上周落幕的砂拉越州选举不出所料,由国阵胜选继续执政。在新任首席部长阿德南沙登良好形象的加持下,国阵不仅赢了,还赢得漂亮,收复了多个华人区,将民主行动党打回原形,令在野党只能维持基本盘,无法扩大在砂州的政治版图。

在选举委员会重新划分选区,于国阵堡垒区新增了11个州议席后,砂州这场选举的焦点早就不是谁会执政,因为答案在选前已是显而易见。所以这场选举由始至终的焦点,都是在野党能否再有突破,在上一届2011年州选创下有史以来最好的成绩,赢得15席后,再下一城赢得更多席位,包括打入乡区及原住民区,开拓在野党在东马的政治新局。

本届砂州选举结果是在野党事与愿违。许多分析都认为,这是在野党咎由自取,因为民行党和人民公正党一直无法达成共识,导致在多达六个选区中出现兄弟阋墙的场面;而如此不团结的结果是选票被分散,让国阵坐收渔利。

这样的结果值得在野党深思。西马政治和东马毕竟不同,民行党和公正党这次显然以为,东马在2011年发生“小型政治海啸”,令砂州国阵华基政党人联党几乎全军覆没后,人联党会和西马的马华及民政党一样难以翻身。

然而,这次的选举结果显示,2011年部分选民放弃国阵改投在野党,只是一时的情绪,当国阵开始采取行动,应对人民的不满后,这些选民还是愿意重返国阵的怀抱。

这要归功于两点。首先,砂州前任首长泰益玛目愿意退位,以及接棒的阿德南愿意正视华社的诉求。

砂州上一届州选,选民普遍对在位30多年、贪污滥权等丑闻缠身的泰益不满,尤其华社受到西马半岛2008年大选的政治海啸余波影响(当年大选砂州议会没有同步选举),加上向来善于挑起选民情绪的民行党,在竞选期间对泰益火力全开,令不少华族选民决定用选票“警告”国阵和泰益。

于是那一年州选,民行党赢得12席,是历来成绩最好的一次。国阵的人联党只赢得六席,连时任党主席陈康南和副主席张泰卿都被拉下马。当时尽管国阵依然以三分二多数席执政,但在明白选民的不满后,是有自知之明也好,迫于无奈也罢,泰益最终提出了两年后退位让贤的计划。

2014年阿德南上台后,开始针对选民,尤其是华人的诉求推出多项政策。他知道华社最在乎教育课题,于是承诺每年将定期拨款给州内14所华文独中,且坐言起行,至今已连续三年拨款数百万令吉给砂州独中。

他还宣布砂州政府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并呼吁中央政府也应该这么做,令华社受宠若惊。比起西马国阵只在大选期间谈“考虑承认统考”,却始终只闻楼梯响,阿德南的高行动力成功征服的不只是砂州华人,还有其他种族的人民,令他得以在这届州选中,带领国阵狂扫近九成的州议席。认真看待民意,以行动落实开明政策,真正做到照顾各族福利与需求,是阿德南团队胜利的关键。这是西马国阵应该也必须学习的。选前派糖果无可厚非,但兑现承诺更重要,不是赢得选票稳住政权后,就能将民意抛诸脑后,改为投奔党内单元化及保守主义,以巩固党内地位。

阿德南以身作则,且用具体成绩向西马国阵证明了如何才能重拾民心。接下来就看国阵是否能克服西马政党面对的各种不同于东马的政治现实,如一些保守派领袖的种族主义思维、党内权斗等问题,在未来两年内真正体现“一个马来西亚,以民为先”的精神,及展现反贪腐的决心。唯有如此,才有望在来届大选中复制砂州国阵的“完美复仇”。

(作者是本报记者 liewfc@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