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韦亦:考试不是一切

五湖四海

上个星期,一名疑似要回学校取考卷回家给家长签名的男童,不幸从17楼住家飞坠惨死。香港最近也陆续发生多起学生自杀案,自去年9月开学至今,至少有24名香港学生自寻短见。根据香港媒体报道,逾半数死者是因为学习压力而自杀。

每当听见这类悲痛的新闻时不仅感叹惋惜。自己从事教育行业,每天看到的就是天真的小朋友,深知他们拥有非常大的潜质,能有一番作为。死者年纪轻,前途光明,若为了学习压力自尽,太不值得。根据新加坡援人协会(Samaritans of Singapore)2014年发布的数据,过去10年,自杀案例平均每年395起,当中20%是青少年,自杀比例则为10万人口中有9.28起。

可惜的是,这就是我们亚洲社会残酷的一面。虽然社会一直在改变,但是“读好书、拿文凭,才能做有用的人/赚大钱”,还是很多父母提倡的价值观。虽然当今社会最有钱的比尔·盖茨和马克·扎克伯格都没大学文凭,但是“没有文凭就没有工作,要倒垃圾”的观念已根深蒂固。所有父母当然望子成龙,但是栽培孩子的当儿,也必须切记学业并非一切。

在创业及教书的过程里,有一个经历让我记忆犹新。一名家长早上8点打电话给我。当时孩子在背后哭得稀里哗啦,母亲却开始责备我,说我一定要对儿子严格,要他死背词汇。当时我很错愕。至今,这事件还给我留下很深的阴影。由于孩子学习进度较慢,我提议让孩子降级,好让我把他的基础打好。母亲却撤不下面子,坚决不肯。她的孩子纪律没问题,只是注意力较难集中。我无法说服自己严厉对待他,或逼迫他“死背书”,因为我深知这只会让他对学习更恐惧、更难进步。这就是新加坡一般小孩得面对的压力。

我自己其实也是“罪犯”之一。虽然希望用爱的教育感化学生,但是学生学业进步还是我的重要责任。因此,以玩乐方式学习之余,我还是得给学生功课,特别是会考班的学生。我非常清楚,小六会考只不过是人生长旅的一个站点,但是大量复习,还是考取好成绩的最快方式。我还是得对家长和孩子负责任,协助他们在会考上大放异彩。

新加坡一直都把文凭放在第一位,因此教育绩效在国际舞台也有不错的表现。新加坡的教育成效,在世界排行榜上名列韩国和芬兰之后。我们近期也试着把考试的比重给减少。前阵子,教育部代部长(学校)黄志明在国会上表示,从2021年起,全国小六会考的成绩将以分级制,取代现有的总积分(T-score)制度,希望能减轻对考试分数的过度偏重,让学生有更多时间和空间,全面发展自己的兴趣和强项。我们也无法否认,我国的小孩比起第三世界的孩童幸运。他们的读书机会,肯定远远超过那些在幼小年龄就得糊口生存的孩子。

我们现在面对的,可说是典型的First World Problem(第一世界的问题)。孩子有机会受一等的教育,现在担忧的是他们能否承受学习的压力和家长/社会的期许。

很多时候,身为成年人的我们,觉得自己吃盐比孩子吃米多,和孩子处于“皇帝不急太监急”的状态,希望孩子能看得更宏观一些,因此一直施加压力。我们或许也可以用我们的人生经历,看清考试的真面目,在为孩子利益着想的当儿,也不要忘了让他们享有童年,不要逼得太紧。

年中考试成绩刚公布。如果你的孩子成绩不理想,大家可以探讨问题的根源,对症下药,没有必要辱骂孩子。考试不是一切。你的孩子可能是后起之秀,别担心。只要有对的态度,行行出状元。

(作者是教育工作者 weiyi.lim@studyro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