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从兴:南中国海可创意转化成和平之海

摸象窥豹

当年,三宝太监郑和的庞大船队在南中国海上航行时,沿途想必是会看到占城、暹罗、渤尼、吕宋、爪哇等南洋古国的渔船在同一片海域里,相安无事地撒网捕鱼。除了海盗,恐怕也不会有任何一个国家会派海军去驱逐在这片共同水域里作业的各国渔民。

最近这些年,南中国海纠纷已经成为了本区域的不稳定因素。就在菲律宾和中国为了涉及黄岩岛(斯卡伯勒礁)的国际仲裁庭官司闹得不可开交之际,印度尼西亚海军又于5月27日在位于南中国海边缘的纳土纳群岛(Natuna Islands)附近海域,拦截了一艘中国渔船并登船逮捕八名船员,当时有一艘中国海警船在渔船旁待命。

印尼虽然不是南中国海主权纠纷的声索国,但是在发生了这次事件之后,印尼国防部长里亚古都指出,印尼军方将向纳土纳群岛增派更多的军队与装备,以应对外国渔船在印尼海域内日益严重的非法捕捞行为。

中国和印尼对纳土纳群岛的主权归属并无争议,中国也承认这是印尼的领土。问题是,以纳土纳群岛为基线划定的200海里专属经济区(Exclusive Economic Zone,EEZ),同中国在南中国海的“九段线”有相互重叠之处。换言之,中方认为其渔民是在“九段线”内合法捕鱼,印方则认为中国渔民是在其专属经济区内非法捕捞。

由此可见,专属经济区才是引起中印双方纠纷的核心问题,而不是领海或领土。菲律宾的情况也大致相近,因为位于中方“九段线”之内的黄岩岛(斯卡伯勒礁),距离菲律宾主群岛吕宋岛还不到200海里,因而被菲律宾认为是在其专属经济区范围之内。

几十年前,南中国海沿岸各国,包括中国和几个东南亚国家,因为经济还不甚发达,在专属经济区内的经济活动并不多,彼此之间虽然也有涉及南中国海各岛礁的主权纠纷,但并没有形成紧张局面——除了中国和越南为了争夺西沙群岛,先后在1974年和1988年爆发了两场小规模海战之外。可是,最近这些年的情况却不同了,因为各国都在致力于发展经济,对资源的需求异常强烈,而南中国海的石油、天然气、水产等资源,自然会成为各国竞相争夺的对象。除非没有足够的军事力量,否则各国势必会尽力捍卫其领海和专属经济区内的利益,甚至会为此不惜动用武力。

印尼海军这次出动驱逐舰扣留中国渔船并逮捕中国渔民,有部分中国媒体认为是在“剑指中国”,其实不然。事实上,从2014年开始,印尼已将大约170艘被发现在印尼海域偷捕的船只击沉,并扣留了其余700艘,其中大部分被击沉的船只来自越南和菲律宾,少部分来自泰国和马来西亚。去年,有两艘新加坡注册的船,在进入马六甲海峡的印尼海域及靠近峇淡岛时遭扣押。今年4月,一名新加坡船长、三名印尼船员及船上的13名乘客,涉嫌在印尼海域非法捕鱼而被扣押。

可以预见,随着各国在南中国海经济活动的日益频繁,围绕这一大片海域产生的纠纷将会越来越多。这不仅会妨碍中国和东南亚国家建立更加密切的友好关系,东南亚国家内部也会为此而嫌隙日深。换言之,以《南中国海各方行为宣言》为基础的《南中国海行为准则》的尽早制定,不仅有利于缓解中国和亚细安之间的关系,也有助于亚细安内部的团结。

问题是,怎样才能把当前这个被视为区域紧张之源的南中国海,转变成能促进各方友好合作的和平之海?窃以为,要解决这个问题,只能从问题的根源,也就是中国的“九段线”以及各国的200海里专属经济区着手。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邓小平曾经针对中国和日本之间的钓鱼岛主权纠纷,以及中国和东南亚几个国家之间围绕南中国海诸岛礁的主权纠纷,提出了在“主权归我”前提下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表面看来,这个方案是挺不错的,问题是如果争议各方都坚持“主权归我”,这本身就是争议之源,又怎能“搁置争议”呢?换言之,如果要真正实现“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其必要前提就是超越“主权归我”。

英文里有句短语“Thinking outside the box”,意思是不要被某种既定思维框住,否则越想解决问题,只能越钻牛角尖。也就是说,如果要很好地解决南中国海纠纷,就必须靠富有创意的新思维,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我提出的参考方案,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把争议范围缩小,南中国海诸岛礁主权声索各方,可以继续宣称拥有各岛礁的领土主权及12海里的领海主权,有争议的可以继续争议。

二、东南亚各国放弃200海里专属经济区(不包括12海里领海),以换取中国放弃“九段线”内的非12海里领海水域,使整个南中国海成为环南中国海各国甚至亚细安的共同经济区。

三、中国和环南中国海东南亚国家,或者中国和亚细安10国之间,可以设立一个由11国组成的跨国机构,或者成立一家跨国集团公司,负责南中国海水域资源的共同开发。

如此一来,南中国海就会成为这11个国家的共同利益所系。为了维护这个共同利益,亚细安内部就会更加团结,中国—亚细安之间的关系也会更加密切。

其实,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在民族国家的观念还没有兴起之前,过去几千年来的南中国海不就是这样的吗?当年,三宝太监郑和的庞大船队在南中国海上航行时,沿途想必是会看到占城、暹罗、渤尼、吕宋、爪哇等南洋古国的渔船在同一片海域里,相安无事地撒网捕鱼。除了海盗,恐怕也不会有任何一个国家会派海军去驱逐在这片共同水域里作业的各国渔民。

(作者是本报评论员

cheongsh@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