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惜薇:在缅甸感受新加坡软实力

显微镜

从仰光转乘内陆航班前往缅甸首都内比都,步入当地机场时的感觉是奇妙的——尽管首次来到这个机场,眼前的一切却如此熟悉:熟悉的暖色调地毯、熟悉的行李输送带,连指示牌都这般熟悉,唯有一行行的缅甸文,提醒了我其实身处异地。

无需证实,我和几名同行即已认定新加坡企业有份参与设计这座飞机场,而事实正是如此。仍在扩建的仰光机场,预计不久后也将是新加坡飞机场管理和设计的另一张名片。

除了设于仰光机场的亚坤面包,这个缅甸最大的城市还有不少新加坡企业的足迹,包括我们下榻的实得纳酒店(Sedona)、酒店对面商场内的鞋商华杰(Charles & Keith),还有新加坡伊顿国际教育集团等品牌。

到去年9月迎来第一批学生、才刚正式开幕的新加坡—缅甸职业培训学院采访,更深深体会新加坡的软实力。在学院接受了半年工程训练和服务培训的缅甸年轻人,有些已经找到月入介于250美元至350美元的工作(缅甸2015年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1203美元),有些则期待面试新工作。他们个个以流利的英语受访,流露出自信,也坦言过去所受的教育着重理论、欠缺实践经验,即便是大学生都不容易找到工作。

一名毕业生就举例说明,过去在缅甸学府里,老师用一台机器向40名学生讲解机器功能,学生没什么实际使用机器的机会;在新缅职业培训学院里,学生与机器的比例竟是一对一,每个人过了一段时间,都能纯熟地操纵机器,也就更受企业青睐。

这不禁令我想起,我去年底到缅甸旅游时,年轻的马车夫憧憬着有一天有足够的储蓄上大学。他希望能修历史系,因为他的志愿是成为一名出色的导游。在这名马车夫的认知里,除了导游,恐怕已没有其他自己能够胜任,又能养活家人的工作了。这与新缅职业培训学院毕业生希望当网络工程师或大酒店里服务主管等等,形成强烈对比。

新缅职业培训学院由我国工艺教育学院协助设计课程和进行软件转移,包括培训当地的导师。与工教院更全面的课程不同,新缅职业培训学院着重让学生在短时间里,掌握可提高他们受雇能力的技能,毕业生因此都获颁“适任证书”(Certificate of Competency),也就是鉴定他们技能的证书。难能可贵的是,新加坡当局的目标是假以时日,让缅甸政府机构全权管理学院,拓展更多符合缅甸需求的课程。

新缅职业培训学院的开幕,也凸显新加坡与发展中国家的合作,早已超越当年因应这些国家工业化而成立的工业园区,从基础设施的建设过渡到更深层的软件转移,彰显我国在设计、各种管理层面和技能培训的软实力。

不少新加坡人相信会问,与文莱、台湾和澳大利亚等国家与地区能为新加坡提供军事训练培训地点不同,竭力与缅甸等发展中国家合作,对新加坡有什么好处?

套用教育部(高等教育及技能)代部长王乙康的话,能在缅甸重要的转型阶段中分享人才培训的心得,既是履行了协助另一个亚细安成员的义务,也彰显一个蕞尔小国在国际社会中可扮演的角色。事实上,我国自1992年就推行“新加坡合作计划”,与发展中国家各级政策决策者分享发展经验,去年还迎来了第10万名参与者。这既是履行一个发达经济体的国际义务,也是加强我国的国际地位,充分释放善意的外交举措。

新加坡经济正在经历转型,许多人都思考国家要如何向前迈进的问题。到国外绕一圈,感受新加坡政府和企业如何在不同国家和地区插上“第二只翅膀”,相信能探出一些端倪。

(作者是本报记者 hosb@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