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韦亦:寻铺记

五湖四海

目前租用的学校是政府机构属下的土地,因此租金价格合理,让我这小型企业有呼吸空间。好景不长在,年底政府将收回土地,因此近期一直在马不停蹄地寻找新地点。

新加坡的房价虽说是处于低靡状态,但是租金对于我们这些新、小型企业还是十分惊人。有的店面虽然在第二层楼,但开价还是五位数。我们也并非找黄金地带,不需要经常有人潮,非常愿意妥协条件,主要不要交通不便,不要让学生的学习进度受影响。可是,这找店铺之记是非常惊悚的,经常让我彻夜难眠。

刚开始找到一个非常棒的店铺:地点在一所小学隔壁,空间大、租金便宜,主要是属于轻工业区。亮点是那本来就有所托儿中心,因此我信心满满,觉得成交应该没问题。上天就爱作弄人——屋主要我咨询建屋发展局,得到批准转换店面的用途。建屋发展局却要我得到市区重建局同意,市建局则要求我得到屋主认可。被这“铁三角”像足球般地玩弄也没办法。我想坚持把事情弄清楚,希望不被官僚作风给打败,甚至寻议员帮助,但都于事无补。最后还是弃甲投降。

在绝望之际,阴差阳错找到另一个较理想的店面:靠近一所小学,而且竞争者多,似乎是个好地点。租金是贵些,但是除了轻工业区和政府土地,其他地区肯定租金昂贵。我们开价后,原本一切都顺意的房东却迟迟不回复。只听说,他想平分中介的佣金。最后,租约也不了了之。不幸中之大幸的是我们并没有跟这类屋主签合约。怎么说都要和睦共处三年,若他连中介的钱都打主意,那想必以后合作的日子不易。

最后,皇天不负有心人,还是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地点。屋主感觉很友善、有气质;租金还是比目前和轻工业区的租金贵上几倍,但是真不能再挑了。除了终于歇脚有着落之外,也庆幸地点离目前的学校位置不远,希望不会对学生造成不便。

离开稳定收入的工作,自己创业,就预备好吃许多闭门羹。刚开始从事教育行业时,非常有理想,希望可以透过自己的力量,改变一些孩子的生命。现实当然与理想有差距:这三年的创业让我学到了不少。很多时候梦想被打击时,也想跟一般学校一样走捷径,只收成绩优等的学生、继续新加坡式死背书的教育法,因为这能更快打响知名度,取得成功。但是,最后还是秉持理念,因为真的无法昧着良心,做自己不认同的事物。

这次寻找新店铺的经验,是我学校成长的一个里程碑。政府对中小企业算是非常支持,但希望在租约方面可以更宽容,放宽我们在一些安全的轻工业区营业的限制。这对屋主和业者是个双赢的做法。

找到了地点,现在当然只希望理想能开花结果。

(作者是教育工作者 weiyi.lim@studyro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