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斯察·芒克:不自由的民主还是不民主的自由

怎么会变成这样?在短短数月里,特朗普成为总统的可能性就从荒唐的猜测变成可能出现的可怕局面。一个政治经验如此缺乏、对事实如此漠视的人,是如何变得如此接近总统宝座的?

最近,在一篇广受讨论的文章中,安德鲁·苏利文(Andrew Sullivan)指出,“民主过多”是特朗普崛起的原因。在苏利文看来,政治建制被极右翼反智主义和极左翼反精英主义推到一边。与此同时,互联网放大了愤怒和无知人群的影响力。如今,在政治上起作用的不是实质或意识形态;而是愿意成为表达人们最严重不满的声音,而这毫无疑问是特朗普所擅长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