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莉娜·萨利姆:右翼势力促使华人选民投向国阵

时事透视

沙莉娜·萨利姆

从执政联盟国阵(Barisan Nasional)在雪兰莪州大港(Sungai Besar)和霹雳州江沙(Kuala Kangsar)国会议席补选中胜出的结果来看,情况可能和最近的砂拉越州选举一样,即华人游离选民可能扮演了决定性的角色。

值得注意的,是首相纳吉领导的政府在5月底为反对党伊斯兰党(简称伊党)党主席哈迪阿旺(Abdul Hadi Awang)开路,让他在国会提呈伊斯兰刑法修正案。修正案的辩论虽然延迟到10月,但纳吉出人意表的做法,却让伊斯兰刑法成了6月双补选前的热门课题。

大港和江沙都是马来人占大多数的选区。因此,政治分析家认为纳吉的做法有其战略考量,目的是向保守的马来人展示,政府也认真看待伊斯兰刑法并愿意同长期为敌的伊党合作,以便更好的维护伊斯兰教。这样的分析是假设国阵已经无可挽回失去的华人选票,因此必须全力争取马来人选票。

然而,华人游离选票最终转向国阵,显示执政党还是有能力吸引华人选民。不过,纳吉领导的政府最近负面新闻不断,加上频频对伊党示好,这样的结果确实和人们的直觉不符。

但华人选民的抉择却有很好的理由。和2013年大选不同,新反对党团队“希望联盟”(Pakatan Harapan)缺少由马来基层大力支持的伊党的参与,实力因此被大大削弱。尽管其成员党之一,即新成立的诚信党(Amanah)是由伊党前领导人组成,但却欠缺争取马来人选票的能力。

一个分裂和处于劣势的反对党团队,对非穆斯林少数族群来说没有什么吸引力。他们还得担心右翼伊斯兰政治人物获得更多支持的风险。这样的考量,加上一些地方性的因素,很可能让他们把票投给国阵。

非穆斯林少数族群清楚地认识到,马来人穆斯林族群内部所呈现的宗教保守主义。比如,最近在公共机构和政府部门,发生了数起守卫自作主张,禁止他们认为衣着不当的妇女进入(大多数是华人妇女)。这些和其他事件,如建议超级市场实施“清真手推车”,也让人们对逐渐蔓延的伊斯兰化感到担忧。

在2008年和2013年的大选,尽管伊党是当时的反对党联盟(人民联盟,简称民联)的成员党,少数族群却选择相信民联所承诺的平等、人权等民主价值观。他们认为,民联的其他成员可以淡化伊党的宗教议程。而伊党也在竞选期间提出“全民政党”的口号。

不过,民联在大选的表现,却造成许多右翼非政府组织纷纷崛起。它们的目标是抵御亲民主的民联的世俗与自由观念所可能带来的威胁,捍卫马来人与伊斯兰的地位。

一些伊斯兰非政府组织强硬的言辞,伊党后来脱离民联并再次大力推动伊斯兰刑法,还有人数日增的保守马来人-穆斯林,让非马来人少数族群日益不安。

允许伊党在国会提呈伊斯兰刑法修正案,让纳吉政府可以向不同族群选民呈现不同的面貌,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策略。对非穆斯林少数族群来说,这凸显了右翼政治的威胁。但在竞选期间,国阵却在华人地区突出自己与伊党不同,是个“温和”的政府。对保守的穆斯林来说,这显示政府愿意在符合伊斯兰教利益的事务上和伊党携手合作。

由于华人游离选民在双补选中投向执政党,国阵无疑将更努力吸引少数族群选票。

最近,在为马来西亚中华总商会年度代表大会主持开幕时,纳吉表示砂州选举和两场补选结果显示,华人社群已“突破心理障碍”支持国阵。因此,他也愿意聆听华社的心声。

尽管纳吉仍然身陷政治丑闻,补选成绩的势头显示,提前举行全国大选对国阵有利。下一届大选,也就是第14届全国大选最迟须在2018年举行,但纳吉却有可能趁反对党未能团结起来前,提前举行大选。

作者是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

马来西亚项目助理研究员。

原载研究院电子刊物《RSIS评论》。叶琦保节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