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刚:宗教极端主义的幽灵

吴俊刚专栏

宗教极端主义,更确切地说是以“伊斯兰国”恐怖组织为首的极端伊斯兰的幽灵,正在世界各地游荡。种种迹象显示,这个幽灵已经越来越近。

6月27日,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在接受亚洲新闻台的访谈时指出,与去年相比,今年的恐怖主义威胁已变得更大。话音未落,隔天深夜土耳其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国际机场遭遇自杀式恐怖袭击。三名炸弹手在机场抵境大厅引爆炸弹,炸死了42人和炸伤近240人。土耳其指“伊斯兰国”是幕后黑手。

紧接着在7月1日晚上,孟加拉首都达卡也发生了2005年以来最大规模的恐怖主义袭击,一家高档西式餐厅发生武装分子劫持人质事件,20名人质被活活砍死,遇害者多数是意大利人和日本人。对峙12小时后,警方出动百多名突击队员攻入餐厅,击毙六名武装分子,活捉一人。“伊斯兰国”宣称干下这起血案。宗教极端主义幽灵的跫音确实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新加坡人记忆犹新的是,去年底政府捣毁了一个极端化孟加拉客工组织,其后27名有关客工被遣返孟加拉。几个月后,内政部又宣布侦破一个名为“孟加拉伊斯兰国”的地下组织,逮捕了组织的8个成员,并援引内安法令拘留。这个组织宣称效忠“伊斯兰国”,要到叙利亚打“圣战”,而且准备回孟加拉进行系列恐怖袭击和政治谋杀。

比较少为人所注意的是,“伊斯兰国”正在充分利用互联网发布针对东南亚地区的讯息,包括通讯和视频等宣传资料,蛊惑教徒加入“圣战”和恐怖主义袭击的行列。事实证明,有越来越多的人被激进化。张志贤所提供的数字是,过去两三年有约1000人从东南亚各国到中东加入“伊斯兰国”组织,他们当中已有人回来本区域,伺机发动恐袭。

以伊斯兰之名而行的现代极端宗教恐怖主义,其特点是掌握了现代化武器,包括炸弹和各种自动化枪械,也不乏愿意以身殉教的人肉炸弹。不过,孟加拉的极端主义分子的恐怖行径,更加凸显其宗教色彩。在7月1日晚的空前大案发生之前,该国近几年来已连续发生了数十起极端分子杀人案,被害的均为少数宗教(如印度教和佛教)信徒,还有同性恋权益倡导者和外国人等等,也就是极端伊斯兰定义中的非我族类。行凶者的一贯手法,是以类似巴冷刀的砍刀而非枪械杀人。

这次发动恐袭达卡高档西餐厅的七名极端分子,虽然都持有自动武器和炸弹,却选择用砍刀将20名非回教徒活活砍死,手段原始野蛮,残暴至极,似乎刻意在显示他们的地方特色。孟加拉人口绝大多数是穆斯林,但该国政府对日益抬头的极端宗教主义和接连发生的砍人案,一直采取低调处理的态度,并矢口否认国内有伊斯兰极端组织存在,指袭击案均为该国被禁的武装组织“孟加拉圣战者协会”所为。对新加坡遣返的一批极端组织成员,据报道,孟加拉政府摆出的姿态也只是好整以暇,淡然处之。难怪此次恐袭案发生后,孟国有专栏作者忍不住直批,现在已有明确和确凿的证据显示,国内恐怖组织及其运作,与跨国组织有关联,政府“不能继续把头埋在沙堆里。”

孟加拉政府对“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的“避讳”,原因何在不得而知,也许它认为对这个极端组织采取“绥靖”政策,就能明哲保身;殊不知它国内的局势已成了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滋长的温床,也必然要成为伊国组织或卡伊达(基地组织)渗透的目标。

无论如何,新加坡人看来都免不了会特别关注孟加拉局势的发展,毕竟在我国工作的孟国客工为数甚众。孟加拉的国内局势如何发展,我们只能远观,但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近来接连不断在各地发动恐袭和恐怖威胁的升级,应足以让国人对恐袭提高戒心。

从这些恐袭案看,宗教极端主义的幽灵现在所瞄准的下手目标,都是所谓的软目标,也就是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其次,他们选择下手的地方,都是人流量大,又不可能有严密保安的场所。这些地方对恐怖分子而言,既较易下手,也更可能造成一次性的最大伤亡。

“伊斯兰国”组织目前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战场上失利,在多国联手轰炸和政府军反攻的双重压力下,有节节败退之势。因此,它显然认为有必要发动更多自杀式袭击,以达到震慑人心的效果。因此,说宗教极端主义的幽灵正在四处游荡,应该并不为过。而最棘手的问题是,恐袭防不胜防,也没有人知道,它的下一个目标是谁。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的防御只能是全民防御。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前国会议员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