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宇昕:排他心理肆虐的当儿

小生之言

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出炉后,讨论更激烈了。首相卡梅伦宣布下台,就连英国独立党(UKIP)领袖,那个十几年来倡导脱欧终于取得胜利的法拉奇(Nigel Farage),也突兀地“功成身退”宣布下台,让脱欧公投陷入更尴尬的境地。

许多报道都指出大部分年轻人希望留欧,“为什么年轻人的未来要由老人家决定?”这样的疑惑不绝于耳,英国现在不得不面对代际价值观冲突的问题。然后是北爱尔兰和苏格兰出现了脱离英国的声浪,两年前苏格兰刚举行过脱英公投;当时没有过关,这次能否再争取到公投机会?英国又得面对联合王国分裂的危机。

不过英国这个相对有国际政治与经济影响力的国家脱离欧盟,其未来布局,或值得其他国家参考。这几年保守主义抬头,小国寡民的政治理念如果能够得以贯彻,或许能为全球化经济带来的问题(诸如跨国公司并吞小国企业、资本不对等失去竞争力等问题)提供新的解答。

除了扩张,拉拢加盟店,一个国家难道没有别的生存方式?也许我们太受资本主义教育影响,往往只想到提高生产力,利益最大化。

这几周国际股市波动不断,愁云惨雾,反映出许多利益相关者的心情。自从信贷危机后,股市似乎愈加敏感,“反应过度”成了市场的常态。其实这也显示了环球经济的脆弱,仿佛什么东西都具备蝴蝶效应的能力。

小国寡民固然是个值得憧憬的乌托邦,但英国脱欧的最大问题,其实不是去留,而是民间出现的反移民与种族歧视问题。伦敦不久前才选出历史上第一个穆斯林市长,令世人刮目相看,没想到脱欧公投期间却发生了刺杀主张留欧议员的事故。此外,民间还出现几个少年在电车上辱骂非裔英国人的视频,让人担心英国也将出现特朗普式的种族主义政治氛围。

反移民、人种论,这些年来不绝于耳。新加坡几年前也出现反移民的高潮,邻国马来西亚更是每逢政治与经济危机,便要拿马来人特权受到威胁当救命稻草,且每试每灵。

我们可以看到,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在一马公司问题下反转劣势,撤换总检察长、反贪会正副主席突然退休,牢牢掌控党内与国家机器,屹立不倒,马来民族主义在背后扮演重要角色。

马来西亚政治虽然这几年反对党声势浩大,但巫统向来的对策就是针对民主行动党,同时强调自身的马来与伊斯兰身份(纳吉为显示自己清白,还公开向真主发誓,且经常用伊斯兰教义解释政策与行为)。

民主行动党虽强调自身多元种族色彩,但其华人为主的印象与事实,一直为巫统所攻击。

去年BERSIH4.0公民运动,要求彻查纳吉与一马事件,声势浩大,但却因为出席的华人比例较高,一直被巫统渲染。最近警方高调逮捕林冠英,总检察长阿班迪亲自主控,先不论是否涉及政治迫害,其种族身份的隐喻(华人首长涉嫌贪污),以及其后支持者间的较劲,恐怕都将成为有心人士的有力工具。

加之马来西亚开斋节之前发生手榴弹恐袭,恐惧将深化保守主义在马来西亚及其周边国家的影响力,排他事件恐怕还会持续上演。

排他心理全球肆虐的当儿,拥有众多用户的面簿推出了新的演算法。用户的新闻墙将优先出现想法类似的消息,人工智能将投人们所好。这意味着网络世界不再多元观点撞击,你将无法听见不一样的声音,排他心理恐怕变本加厉。

照这样发展,也许未来真的会成为《骇客帝国》的世界,不担心也不行。

(作者是本报记者 yxtan@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