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韬晦:轻率的民主游戏

英国举行公投,结果决定退脱欧盟。留欧似乎是理性的决定,所以卡梅伦毅然许诺公投,却不知道这是他的轻率,根本低估了人心的变动。

自从资本主义急速发展,生产技术突飞猛进,全球财富逐渐没入少数精英或跨国集团之手,金融巨鳄操纵着国家命脉。一般白领、技术工人、专家都发现自己的身份下降,生存有危机。一般青年都找不到合意的工作,中老年人则缅怀过去的时光,结果都一致对现状不满、对社会不满;加上全球化生产,富裕地区劳工不足,必须输入外劳,进而欢迎技术移民、投资移民,造成社会结构改变、人口比例失衡、生活习惯受影响、本地人失去工作,于是心理反感、矛盾增加。本地人把外来人口视为“他者”,时有不快事件产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