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振义:智慧先行

义点义见

作为新生事物,智慧城市在宏观概念上很容易让人接受,但落实到微观层面时,难免牵涉既得利益;而且人性本来就倾向惰性,不愿作出改变,因此就可能遇到抗拒心理。

我到过重庆好几次,但到钓鱼城是第一次。

钓鱼城地处重庆市合川区三江交汇要塞。宋朝末年,蒙古大军对钓鱼城久攻不下。1259年,大汗蒙哥亲征攻城,不料被炮石击伤,后死于军中。国主毙命,政局突变,蒙古远征部队回撤,解除了对中东和欧洲的灭顶威胁,故钓鱼城有“改写世界历史”一说。十万军民坚守钓鱼城凡三十余年,经历两百余战,气节可敬。然而,宋亡之后,独守孤城,与外界隔绝,惟有死路一条,对社稷毫无意义。为免生灵涂炭,守将于是率军民降元。

我站在钓鱼城古战场眺望合川城区之时,恰逢陈振声部长为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访渝。历史似乎很巧妙地在重庆发生了某种重叠。一是七八百年前孤城守将突破传统忠君价值观的约束,以社稷百姓为重,重新连接起与外界的沟通和交流;一是七八百年后的今天,重庆以这个互联互通示范项目为契机,与新加坡在现代互联互通和现代服务业开展重点合作,以重庆为试点和样板,带动中国中西部发展,加速中国产业升级和经济转型,并且把长江经济带与“一带一路”大战略相配合。

重庆互联互通项目涵盖四个领域,即:金融、物流、航空、信息技术。由于篇幅所限,本文只谈与信息技术有关的智慧城市。

新加坡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信息化规划和建设,新加坡政府提出“国家电脑化计划”,在政府、企业、商业、工厂推广电脑化应用。1992年,提出“IT2000-智慧岛计划”,计划在10年内建设覆盖全国的高速宽带多媒体网络,普及信息技术,在地区和全球范围内建立联系更为密切的电子社会,将新加坡建成智慧岛和全球性IT中心。2000年,提出“信息通信21世纪计划”,目标是到2005年成为网络时代的“一流经济体”。2014年,面对老龄化社会,城市人口密度高、交通出行局限、节能减排及可持续发展这四个方面的严峻挑战,提出“智慧国(Smart Nation Platform)2025”10年计划。

在设计、建设智慧城市初期,顶层设计十分重要。新加坡早在1990年代就通过了防止滥用电脑法令,近年来又通过了个人信息保护法令,在法律上给予电脑系统和信息力所能及的保护。惟有这些法律和措施的保护,人们才能克服把信息登上网络的疑虑心理。有了海量的、即时的信息,智慧系统才能发挥作用。

基础建设的重要性不在话下。没有高速的网络和普及到家家户户的电脑,就不可能支撑得起智慧城市。个人身份认证系统如SingPass的普及也至关紧要。作为城市国家,新加坡在这方面占有先天优势。在中国,许多发达地区的城市仍存在农村,至少存在城乡结合部,要做到高速网络贯通全境并非易事。不过也有先行者,据我所知,合川区的网络覆盖率就做得相当好,基本已村村通网络,不过网速方面仍有相当大的提升空间。

合川在智慧交通、智慧社会治理上也有不错的基础。在交通上,可以通过公交车站候车人数监控来控制发车间隔,可以实时监控、预告公交车到站时间,可以实时监控各类交通执法车船、码头、车站等。在社区治理上建成网格化管理,可以通过电子系统掌控社区干部和网格员的工作,监督、指导他们对辖片内的民生事务和非警情事务(如邻里纠纷)的服务。

又如两江新区,已把悦来、龙兴等片区作为智慧市镇试点,请了国际专家进行智慧市镇设计和策划,也预留了各类电缆、光缆接口。

作为新生事物,智慧城市在宏观概念上很容易让人接受,但落实到微观层面时,难免牵涉既得利益;而且人性本来就倾向惰性,不愿作出改变,因此就可能遇到抗拒心理。比如跨部门的信息共享,又比如推行电子政务之后,有些职务需要做出调整甚至取消,就不一定能够即刻获得所涉及的部门的真心支持。这既需要政治决心,从上往下推行、贯彻,也需要时间,让受影响的部门和人员作出适当的工作调整和心理调节。

在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下,新、渝两地政府会在重庆区县选择试点推行智慧城市计划。选择试点有两种考虑,一是选择毫无基础的区县,如果在这张白纸上作出漂亮成绩,示范效果十分明显,如天津生态城选址就是这个考虑;但是,选择一张白纸就难免容易发生外来事物水土不服的问题。

一是选择有些智慧城市建设基础的区县,虽然无法有令人惊艳的效果,但是可以避免水土不服,可以在较短时间内见到成效,有利鼓舞项目部门人员士气,也有利早日形成智慧城市样板,在其他区县甚至在重庆之外推行。

重庆智慧城市试点选址不止一个。因此,可以考虑选择一个高度城市化的中心城区,配搭一个城乡结合的区县。这样,就可给中国其他省市自治区的这两类城市,提供较好的参照点和经验。

(作者是隆道研究院总裁,本文仅代表个人看法

chinyee_koh@yahoo.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