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婧:那些神奇宝贝Go教会我的事

记者手记

“悉尼沦陷!”“墨尔本沦陷!”“纽约也沦陷了!”

别担心,这些在网民惊呼声中相继“沦陷”的城市,并没有发生天灾人祸,而是被一款新推出的手机游戏“Pokémon Go”(神奇宝贝Go)席卷全城,出现全民上街捕捉神奇宝贝的奇观。

神奇宝贝Go是日本游戏业巨头任天堂公司(Nintendo)上周推出的新款智能手机游戏,通过“扩增实境”(AR)技术,让用户透过智能手机摄像头,同时看到真实世界与游戏角色。

这款游戏在澳大利亚、新西兰和美国推出不到一周,就跃居手机应用下载排行榜首。任天堂的股价也水涨船高,市值在几天内就增加100亿美元(约135亿新元),上涨超过50%。

作为《神奇宝贝》粉丝,我和众多本地玩家一道期盼这款现象级游戏早日登陆狮城;对于财经记者而言,神奇宝贝Go更是一部鲜活的未来经济转型启示录。

神奇宝贝Go的推出,是任天堂这家老牌游戏厂商的转型标志。长久以来,任天堂都秉持“软硬一体”的商业模式,要玩超级马里奥、神奇宝贝这些游戏软件,就得买Gameboy和Wii等任天堂游戏机。这是深植玩家心中的认知,也是任天堂的赚钱法宝。

在手机游戏日渐风靡的今天,任天堂面对的竞争越来越激烈。这家一度宣称“不做手游”的公司,最终还是冒着游戏机销售受冲击的风险,在去年进军用户基数更大的手机平台,宣布将在两年内推出五款手机游戏。

当时有许多玩家质疑任天堂的决定,认为这家老字号进军新市场的时间太晚,不仅错过最佳的“分馅饼”机会,也将失去原有的硬件优势。但神奇宝贝Go的热销却有力地宣告,转型永远不会太迟。

进军新市场,不能只是一场有勇无谋的冒险,在神奇宝贝Go之前,已有许多从电视移植到手机上的游戏出现“水土不服”。任天堂的“谋”,是将已有20年历史的热门游戏《神奇宝贝》与AR技术相结合,让那些看着《神奇宝贝》卡通长大的一代人,如今可以像卡通片主角一样,在公园、地铁和街头亲手捕获皮卡丘(Pikachu)等卡通角色。

此外,游戏结合GPS环球定位系统,也让更多实体商家能与任天堂互惠互利。纽约一家披萨店老板就通过购买游戏中的“诱捕装置”,将更多神奇宝贝聚集在店里,蜂拥而至的玩家令披萨店门庭若市,营业额飙升75%。

与其对抗科技,不如拥抱科技。巧妙运用新技术,能为老招牌注入活力,令夕阳行业重现生机,这可算是神奇宝贝Go的第二个启示。

神奇宝贝Go的疯狂效应,也让它存在的问题快速浮现。从技术角度看,这款游戏对手机电量和数据流量消耗巨大,让许多玩家“吃不消”。从社会层面来说,已经出现有人在玩游戏途中失足溺毙,以及匪徒蹲守在神奇宝贝出现地点,打劫玩家的负面新闻,引起舆论关注。

如何持续改进玩家体验,消除负面社会影响,并应对其他效仿者和后来人的挑战,是任天堂下来要持续攻克的难题。没有一蹴而就的转型,更没有一劳永逸的成功,是神奇宝贝Go教会我的第三件事。

在日新月异的未来经济中,如何转型已经成为全体企业面对的问题。尽管政府一再重申心态、创新和科技的重要性,仍有许多企业裹足不前,或是穿新鞋走老路。希望那些心存疑虑的业者,能够从神奇宝贝Go中重温游戏的快乐,收获转型的灵感。

(作者是本报记者 jingchen@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