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两铁双新二坡

漫步

最近跟一群老友记坐旅巴到马六甲作三日游。回程时,巴士特地从南北大道转折到峇株巴辖的土产品店购物,过后再折返南北大道。这样一折一返,竟是额外两个多小时的路程。

这样的“折腾”,没有人发出怨言,一来,众人悠哉闲哉,时间不是问题;二来,顺便带些土产品回来,令吉不是问题,三来,难得顺道到柔佛境内的小镇看看,领略一点新加坡失去多年的小城风情,所以,心情也不是问题。

多年来,坐巴士或是驾车往返南北大道,已不知多少回。一路上许多小镇的名字,如亚逸依淡、永平、峇株巴辖、麻坡、古来、芙蓉等等,似熟悉又陌生,大多数是匆匆路过,小镇长得什么样,印象模糊,许多地方美食,只能神往之,垂涎之。多年来的观察是,南北大道沿线专赚南方客的土产品店,越开越大间越有气派,大道经济效应让许多小镇“发”了起来。

对于北方的邻居,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其实不甚了解,似乎只知道吃而已。几天前,酝酿了三年多的长达350公里、90分钟往返的新隆高铁(马来西亚人称隆新高铁),终于有了眉目。路线图一公布,不少人的即刻反应还是跟吃喝有关。但这也许是较轻松的比喻,两地人民随着高铁时代在10年之后的到来,可以做的事情是很多的,岂止是吃吃喝喝而已!

对新加坡人而言,弹丸小国的生活空间局限进一步突破,一早出现在吉隆坡或是麻坡,傍晚已回来新加坡,一来一往半天时间已办好许多正经事,可能还顺便打包一包正宗的吉隆坡福建面或是麻坡“乌打”(otar)回来。

如果是住在麻坡的人要搭国际航班出国,南下取道新加坡樟宜国际机场,也许是更吸引人的选择。从麻坡(马国境内高铁路线的中点站)坐高铁到裕廊东再接驳地铁,估计90分钟时间也就可以在樟宜机场内办登机了。

新隆高铁时代开展的是一个全新的场景,加上估计2018年便可以启用的新山-兀兰北地铁,“两铁”将在很大程度上改变新、新两地人民的出行习惯和生活方式。

从民间交往层面来说,高铁使平日的互访变得轻松容易。这边厢,裕廊一带的小学将跟兀兰一样受柔南华人的欢迎,进入新加坡前的依斯干达布蒂里站,给每天往返新、新两地的马国华族小学生,提供了另一个可以避开长堤堵车之苦的途径。

那边厢,柔佛的许多小镇在心理距离上也成了新加坡的小镇(李显龙总理在吉隆坡的记者会上,用“一点也不像出国”来形容)。可以想象得到的是,高铁经济效应将不只惠及沿线的各个站,各个站的经济效应也可以形成各自的辐射网,把周遭更多小地方涵盖在内,带动它们的兴旺。槟城也希望新隆高铁能继续北上,为高铁的延长埋下伏笔。

除了新、新关系,新加坡与吉隆坡的坡、坡关系可以提升到巴黎与伦敦的模式。新隆高铁必须以“欧洲之星”高铁为模范,两地商人、官员在更频繁的来来往往中,没有什么事情不可以见面谈。

有了高铁,在国际上,两国甚至可以共同申办大型会议或是运动会。

有了高铁,将来似乎什么都好办起来,两国必须乐观积极地展望未来关系的发展。新马在地理上、历史上原本一家,在许多方面本来就可以互补。

两地分家多年,政治理念越走越远,社会差异越变越大,但是,两国可以合作的领域却也是越拓越宽。例如,两国国土安全共同面对恐怖主义的威胁,发生在吉隆坡夜店的爆炸案,也在新加坡引起震撼。新马防恐情报的分享,是两国安全的基石。

两国签署了新隆高铁项目备忘录之后,今年底就要签订正式协议。接下来,从工程的招标、建设过程到启动,每个环节都会引发国际上的高度关注。新马的这个国家级项目,对两国后代子孙的影响既深且广。未来高铁时代下成长起来的新加坡人和马来西亚人,看待彼此的眼光,也许跟我们这一代会有所不同。

眼前高铁项目的合作,每一细节对两国都是一次严厉的考验。两国企业文化有很大的不同,对工程的招标,双方虽然都强调“客观、公平和透明”,但彼此如何磨合、如何融合,并在最后发展出一个共同的商业模式,才是高铁项目成败的关键。

新加坡政治稳定,马来西亚政治则复杂得多,新隆高铁项目既须要政治护航,但又不能受不利的政治变数所干扰。

新马之间早就应该有一条高铁联系起来,“两铁双新二坡”六个字是两国未来关系的走向。

作者是本报特约评论员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