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时语:“全世界无产者,四分五裂!”

于时语专栏

一百多年来,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最出名的一个口号,便是《共产党宣言》提出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德语原文:Proletarier aller Lander vereinigt Euch!)。这是《国际歌》里“英特纳雄耐尔”的主题,更是前苏联国徽上的重要标记。在中国大陆的毛泽东时代,这也是耳熟能详的政治滥调。

新近的欧美政情发展,从地产大亨特郎普一举夺得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位置,到英国选民的脱欧公投,以及形形色色民粹领袖叱诧风云,都不由得使人回想起这一激荡人心的口号。不过其最新版本却正好相反,而是本文的题目:“全世界无产者,四分五裂!”

不少人把伊斯兰极端主义看成是欧美右翼民粹主义上升的动因,其实是肤浅之见。大量社会调查和统计数据都表明:欧美民粹主义和孤立主义的高涨,最重要的原因,是二次大战后低教育蓝领劳动者稳定的社会经济地位,不断受到全球化和高科技革命的双重威胁,面临沉沦的前景。

一言以蔽之,欧美各国传统意义上的“无产者”,是全球化和高科技革命潮流下的最大输家。他们因此产生的政治诉求,决不是马克思主义“联合起来”的空想,而是把世上其他国家的“无产者”都看成自身利益最大的威胁,予以抵制和反对。

欧美近代民粹主义因此的一大特色,便是反对移民和自由贸易,其主要目标,便是其他国家和非我族类的“无产者”。所谓穆斯林移民带来的恐怖主义威胁,很大程度上只是一个幌子(恐怖分子的主体,其实也是穆斯林世界的“无产者”)。例如特朗普的主要竞选口号,便是在美国南部边界修造“长城”,阻挡墨西哥和拉美各国的“无产者”移民。同时要废止各项自由贸易协定,以保护美国“无产者”的饭碗。据英国媒体分析,真正驱动“脱欧”民意的并不是穆斯林恐怖主义,而是东欧各国低层劳动力大量拥入,威胁到英国自身“无产者”的生计。

与此共生的,便是欧美各国下层选民的右翼化趋势。例如美国白人蓝领劳工,从富兰克林·罗斯福时代起,一直是民主党的基本群众,近20年来却日益投向共和党。2008年金融海啸引起的经济衰退,其实反映了资本金融界的贪婪腐败,西方左翼政党却未能从中获得利益,反而日益被右翼党派蚕食地盘。英国工党近年来一蹶不振,在国会选举中一败再败,是个很好的例子。

这里一个有趣的事实,是西方社会半个多世纪来实行的“精英政治”,使得社会上层,包括左翼政党领袖,基本上由受过高等教育的精英分子主导。自由派精英的一项政治宗旨,便是保护少数民族、新移民和其他弱势群体的利益,而在无形中脱离和忽略了主流“无产者”——白人蓝领劳工在高科技革命和全球化之下面临的困境。《经济学人》周刊新近分析英国工党的内争,便指出工党上层知识分子领袖与下层劳工选民的严重脱节。美国民主党上层精英,与白人蓝领劳工阶层之间,也有类似的隔膜。

欧美“无产者”面临的不仅仅是全球化带来的“全世界无产者”的竞争,更大的威胁,其实是高科技革命,尤其是人工智能的突破性发展,甚至威胁到不少传统白领职业。已经有经济学家提出百分之百由资本拥有和掌控、不需要任何劳动力贡献的经济体制。在这样的模型下,别说“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就是马克思的所谓“剩余价值”也是空话,因为体力劳动完全被机器智能所取代。

这样的前景,是对“无产者”和整个人类社会的更大挑战。一个可能的方法,便是新近在瑞士被公投否决的全民“基本收入”设想:无论工作与否,每个人都获得可资生活的一笔收入。这将推翻“不劳动者不得食”的人类传统伦理,再现“无产阶级”的经典定义:“除了生育子女之外,对社会毫无贡献的群体”。

作者在北美从事科研工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