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敬伟:IMF为全球经济开出药方

7月23日至24日,二十国(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在成都举行。

离9月份的杭州G20峰会越来越近,本次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相当重要。值得一提的是,进入下半年,全球经济的好愿景并未到来。英国脱欧的负面影响虽然可控,但还是让全球市场惊慌失措了一回。现在,很难说全球经济已经摆脱了英国脱欧的副作用。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19日再次下调今明两年世界经济增长预测。IMF在当天公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更新内容中预测,今明两年世界经济预计分别增长3.1%和3.4%,较该机构4月份的预测值均下调0.1个百分点。下调原因主要是英国脱欧带来的不确定性将导致市场信心和投资受损,给世界经济增长带来巨大的下行风险。

IMF似乎很悲观,但是很客观。全球市场的风险要素不仅来自欧洲的英国脱欧和喧嚣的恐怖主义,还有美联储加息预期的调整。年内加息从四至五次调整为两次,年内首次加息的时间表也从7月继续推迟,美联储的谨慎加息在全球市场看来变成了说话不算数的权谋游戏。这一方面意味着美国经济复苏力度的不足,也说明美国市场充满了太多不确定性。

全球市场走向何方?如何给全球市场开出有效药方?本次会议上,IMF副总裁利普顿认为,“必须结合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才能实现增长目标。”

货币政策承压过重,宽松的货币政策虽是主流,但却被滥用。从美国危机时代的量化宽松开始,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被日本和欧洲用到极致。两大经济体的负利率政策其实并未预期效果。在日本,消费税改革再次推迟,意味着“安倍经济学”已经走到穷途末路。在欧洲,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备受各成员国质疑,带来的市场效果为被英国脱欧和连续的恐怖袭击给冲淡了。

受制于美联储加息预期的不确定性和英国脱欧的影响,全球汇市呈现出紊乱迹象。譬如人民币的贬值趋势——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一路跌至6.7元水平。来自外部市场的风险要素,也使中国央行的货币政策开始谨慎。事实上,美联储年内也失去了货币政策正常化的动力,不得不因为外部市场的压力而陷入观望。

不期然的市场风险要素打乱了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政策节奏,下半年还面临着美国大选的影响。如果反全球化的共和党人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如何调整更难预料。按照特朗普之前的表态,他甚至要拿掉美联储主席耶伦的饭碗。

所以,全球货币政策走向,宽松也许是方向,但再也不能迷信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所谓货币、财政双宽松的“直升机撒钱”刺激经济的方式更是饮鸩止渴之举。

因而,笔者以为年内各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政策,还是以稳健为主。在剩下的几个月内,主要是消化掉英国脱欧、美国大选和恐怖滋扰等等非市场因素带来的负面效应。然后再考虑适合本国市场的货币政策选项。

值得一提的是,全球市场要想真的走出危机周期,实现可持续的经济增长,结构改革依然要进行到底。但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和IMF的评估,至今只有一半的结构性改革承诺得到落实,这直至2018年预计将给总体G20国家带来0.8%的负面影响。

中国的供给侧改革堪称全球范本,从而得到IMF的认可。该机构将中国今年经济增长预测上调了0.1个百分点,至6.6%,2017年则为6.2%。IMF给出的理由是中国的产业结构、需求结构和区域结构都在发生良性改变。

中国经济新常态下的中高速增长,曾让全球市场感到不安,市场笼罩一片“中国经济不行了”的哀鸣。但是,经过中国政府的调结构改革和稳增长举措的辩证平衡,尤其是今年中国启动“三降一去一补”的供给侧改革,政策面直击中国市场存在的问题,提出新常态属于“L型”。这反而缓释了全球市场对中国的焦虑感。

关键是,中国政府在处理股市、汇市危机和楼市因城施策方面,也让世界看到一个负责任和有信心的中国政府。中国经济上半年维持6.7%的经济增长率,让全球市场相信中国经济新常态不是中国政府掩盖经济下滑的理由,而是为了系统化改革而使中国经济提质增效和转型升级。

全球市场要走出危机阴霾,各国应该一起努力,抱团取暖,才能真正走出危机颓势。

作者是中国察哈尔学会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