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刚:防恐进入新阶段

前不久,数名老友茶叙,聊起恐怖袭击课题,大家都觉得恐怖分子要在新加坡下手,很难找到机会。一来是要把炸弹枪械等武器带进来不容易,二来是即使要在本地组装炸弹,购买所需的原料也很容易被觉察。因此,大家都有一定的安全感。不想几天后,这一安全感就破灭了。

恐怖分子意图从峇淡岛发射火箭炮袭击新加坡滨海湾的消息突然传出,令许多国人都错愕不已。这是此前一般人没有料想到的恐袭手段。我们的边防和海关都把守严密,不易渗透,但现在我们知道,这不等于说整个新加坡岛就固若金汤。我们常人没有想到的,恐怖分子却都想到了,从境外袭击新加坡就是一例。

峇淡岛距离新加坡只有20公里,从那里发射火箭炮命中目标并不难。阴谋揭穿,更应提高我们的警觉性。既然峇淡岛都可以作为恐袭我国的境外据点,其他距离新加坡更近的地方,不是也潜伏着危机吗?这不是危言耸听,因为,其一,火箭炮已是一种极为普遍的武器;其二,不管是南方的印度尼西亚还是北方的马来西亚,如今都是效忠“伊斯兰国”恐怖组织极端分子活跃的地方。

新加坡现在是被夹在两大威胁之间,要防止恐袭行动,非得有邻国的合作不可。峇淡岛恐怖细胞组织被破获,清楚证明我国在防恐战线上与邻国密切合作和即时分享情报的重要性。正因为有这样的紧密合作,才能及时挫败恐袭阴谋,让我们再次躲过一劫。

恐怖分子接下来又会有怎样的袭击手法?也许没人能料得准。因为,截至目前为止的恐袭案,可以说几乎都是出其不意发生的。这说明,恐怖组织或恐怖分子其实在下手前,都会经过精心策划和思考。因为他们知道,每一次恐袭事件的发生,都会提高人们的防备力度和警觉性。他们必须殚精竭虑,想出崭新的点子。他们的思路是一致的,那就是要做到攻其不备。

15年前发生的九一一事件,其实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尽管美国本土的安全防备已经做到密不透风,任何人要带武器上飞机是不可能的,但任谁也想不到,恐怖分子竟然能同时在不同地方骑劫四架客机,从不同方向飞向纽约,并直接以客机为攻击武器,一口气撞毁纽约世贸中心的两座摩天大楼;连位于华盛顿的五角大楼部分建筑也难以幸免。

此后的一次又一次的恐怖袭击案,不管大小和发生地点,都证明恐怖分子熟悉掌握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袭击规律,以人们最料想不到的方式和在防备最松散的地方下手。这种类似游击战的袭击,让他们一次又一次得手,也迫使各国必须采取双重因应策略,一方面加紧防备,一方面则是进行恐袭善后训练和演习。

我国的防恐就已进入这个新的阶段。据报道,李显龙总理下个月将为“全国保家安民计划”(SG Secure)主持正式启动仪式。为提高公众的反恐意识,内政部与人民协会今年5月开始携手推出改良版紧急应变日,让国人可在活动上免费学习心肺复苏术、包扎技巧和逃生技能等紧急应变知识,以备不时之需。

那意思就是,在目前的恐怖主义威胁形势下,我们已经不能再存有任何侥幸心理。不过,有部分国人至今还是没有看清这一点,依然以为我们可以置身度外,或是独善其身。这部分人的想法是,只要我们不去招惹“伊斯兰国”恐怖组织,或者不以任何形式参与各国在中东打击伊国组织的行动,如派出医疗队到前线,那我们就可以安然无恙。这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其实,早在2001年本地竟然发现有个“回教祈祷团”密谋要恐袭地铁站和樟宜机场等重要设施后,我们就该醒觉了。

从2001年到现在的十几年间,极端伊斯兰思想在本地区的蔓延程度,已到了空前的地步。这种无影无形的思想渗透,可以使一个原本普普通通的人的思想在极短时间内被激化,心甘情愿成为恐怖组织的杀手或人肉炸弹。极端伊斯兰组织的终极目标,是要在本地区建立一个回教国,即所谓的“哈里发国”(caliphate)。

不久前,内政部援引内安法拘留的本地44岁男子楚菲卡,便是此类极端思想的散播者。当局说,他在网上散播的极端思想,至少已导致两名国人自我激进化。与此同时,内政部也透露,一名17岁的本地回教学校学生,因为受支持伊国组织的网站、视频和社交媒体的信息影响而自我激进化,遭当局发出限制令约束。依据限制令,他必须遵守所有条件,包括接受宗教辅导,以及停止接触网上的暴力或极端信息。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他也不被允许离境,或是公开发言。

以上事实说明,即使你不去招惹它,它也会来招惹你,任你怎么躲也躲不过。现在的情况是,我们已做不到“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们已被逼到“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道路上了。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前国会议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