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张田勘:奥运激流中的暗礁

字体大小:

里约奥运如期开幕,就在人们享受这场体育盛宴时,曾揭发俄罗斯禁药黑幕的“告密者”维塔利·斯捷潘诺娃再度爆出猛料,称俄罗斯兴奋剂的使用会在里约继续升级。同时,国际残疾人奥林匹克委员会也已做出决定,禁止所有俄罗斯运动员参加本届里约残奥会,原因在于,世界反禁兴奋剂机构(WADA)此前公布调查报告,指控俄政府包庇运动员大规模使用兴奋剂。

如果说奥运是一条激流,兴奋剂就如同激流中的处处暗礁,稍有疏忽,在这条激流中乘船前行的,无论是运动员还是教练员,就会触礁落水,或身败名裂,或死里逃生。

正是这种不确定性,导致了相当多的人愿意玩极限和冒险,万一擦礁而过,万一没有被发现呢?实际上,兴奋剂在竞技体育界的角色就像臭豆腐,人人嫌其臭,但总有人食髓知味,如吸鸦片。但是,运动员对兴奋剂的依赖,并非像鸦片对大脑奖赏系统的刺激所产生,而是社会、他人的围观、奖赏、荣誉和金钱产生的超强的吸引力和诱惑,使得运动员一有机会就难以自拔。这种情况也可以称为臭豆腐效应,并早就被研究人员指出来了。

1967年,在美国马里兰大学副教授米尔金(Gabe Mirkin)做了一个随机的小型调查,他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公路赛,对约100名运动员提了一个简单的问题,如果给你一颗药丸,服用了它你可以拿得奥运金牌,但是一年后你会死去,你愿意吗?结果,超过50%的运动员回答愿意。

每届奥运会都有运动员宣誓,誓词是:“我代表全体运动员宣誓,为了体育的光荣和本队的荣誉,我们将以真正的体育精神,参加本届奥运会比赛,尊重和遵守各项规则。致力于参加一届没有兴奋剂和药品的运动会。”但是,“致力于参加一届没有兴奋剂和药品的运动会”,是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后才加上去的。这也提出了一个严峻的现实,当誓词加上这句话的时候,在现实中就或多或少存在着这样的情况。

更合理的解释是,兴奋剂可以让运动员获得较大的优势获得奖牌,奖牌后面则是巨大的诱惑,不仅是名,更大的是利。这些年奥运奖牌之利在与日俱增,因此诱惑力也像巨大的磁场一样,拥有了更大的吸附力。而且,越是夺牌夺金纪录少的国家,往往开出的奖励越高。

在一些国家,除了奖金,还有住房、汽车等的附加奖励。

在巨大的物质利诱前,也就可以理解,为何有一半的运动员可以敞开心扉承认,即便服药会付出生命代价,也值得。而且,早在1960年罗马奥运会上,就有运动员不幸付诸实施。当时,丹麦自行车选手简森(Knud Enemark Jensen)在参加100公里的比赛时突然瘫倒,送到医院不久即死亡。尸检发现他服用了两种兴奋剂。

药物帮助运动员致胜的作用有多大呢?可以从几种典型的兴奋剂来解答。

现在最时兴的血液兴奋剂之一是促红细胞生成素(EPO),它可以大大提高运动员的耐力。运动员服用它可以提高携带氧气的红细胞的数量,也就提高了自身的供氧量。早在1980年,研究人员发表在《应用生理学》第48卷第4期的研究结果就表明,血液兴奋剂可以使人体耐力增加34%。运动员服用EPO后在跑步机上跑8000米的时间,将比未服用时缩短44秒。这也是为何中长跑、自行车或马拉松运动员如此钟爱EPO的原因。一个最经典的丑闻就是七次获得环法自行车赛冠军的阿姆斯特朗,使用EPO是家常便饭。

另一个吸引运动员的兴奋剂是历史悠久的促蛋白合成类固醇(Anabolic Steroids),可以促进蛋白质的合成,刺激肌肉生长,增加肌肉力量。大量研究证明,这类兴奋剂在和运动共同作用下,可以使男性肌肉力量增加38%,女性服用效果更明显。例如,举重运动员服用后,在进行仰卧推举和蹲举时,其负重可以分别平均增加约6.8千克和13.6千克。当然,这类兴奋剂也是短跑运动员的所爱。

还有一种是人生长激素(Growth Hormone),也能刺激肌肉的生长。2010年的一项研究表明,服用人生长激素可以使运动员的冲刺能力增加4%。这种微不足道的提高,对短跑运动员来说至关重要,因为,人生长激素可以使他们的速度在每10秒内提高0.1秒。还有更先进的兴奋剂——基因兴奋剂,如GW1516。一项研究表明,让小鼠服用GW1516药物,四周后可增加小鼠跑动耐力达44%。

此外,另一种观念也在促使运动员服药。这是俄国的告密者维塔利曝的料,但已经是一种事实:一些教练会告诉运动员,没有兴奋剂,就没有办法在国际比赛中赢得金牌。他们还告诉运动员,所有国家的运动员都会服用兴奋剂。这也是臭豆腐效应的体现,臭豆腐固然臭,但大家都一起吃,就都入鲍鱼之肆,彼此彼此,谁都不臭了。

所以,要实现没有兴奋剂和药品的奥运会或运动会,道阻且长。

作者是在中国北京的科学作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