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什洛莫·班雅米:民粹主义的过去和现在

订户

字体大小:

现在看来,几乎没有哪个西方民主国家能够对右翼民粹主义免疫。尽管民粹主义言论看似已近白热化,并因此带来严重后果,最明显的例子是英国退欧公投,但事实是它所代表的本土主义其实一直困扰着民主政体。

民粹主义运动往往侧重于指责。20世纪30年代,来自底特律的罗马天主教神父考夫林(Charles Coughlin)在美国鼓吹法西斯主义,努力不懈地企图根除造成社会问题的罪魁祸首。同样的,今天的右翼民粹主义分子也急不可耐地攻击“体制”和“精英”。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