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逸山:马国新党,明日黄花?

时事透视

马来西亚的政局看起来好像又起了一阵涟漪。前副首相慕尤丁浩浩荡荡地率领了“‘七人帮’减一”奔赴社团注册局,申请注册一新的政党“土著团结党”(简称土团党)。“减一”的又是谁呢?那就是前一晚才在其私邸里聚会商讨“建党大业”的马国前首相马哈迪。在递送申请表当天,年届九旬的马哈迪身体微恙,须入院观察,故未能亲临社团注册局“观礼”,否则被这位既重量级又老当益壮的政治人物引来的各路媒体,势必挤爆注册局。

除了慕尤丁与马哈迪外,“七人帮”还包括之前被马国执政联盟主干政党巫统开除的槟城与吉打基层领袖,以及一位学运领袖。土团党的领导结构也很特别,据闻马哈迪将是其“主席”(chairman),而慕尤丁则将是其“会长”(president)。坦白说,这可真是我头一遭听过一个政党可以同时有chairman又有president的。彼等之间的党务权限如何分野,看来应很考功夫。

土团党的未来组织有此对政党来说颇为特殊的安排,主要还是因为马哈迪与慕尤丁应该都自视甚高,不肯相互屈居于对方之下,所以一党就赫然有了两位头头了。至于马哈迪为何年事已高,仍然要下场“肉搏”,而不肯只当党顾问呢?我想主要的原因不是马哈迪还“临老入花丛”,而是他联想起与他业已反目成仇的前徒弟与政治搭档、前副首相安华,多年来因为被拖入各种刑事诉讼,所以向来只当实质上由其主导的人民公正党的顾问(或称“精神领袖”)。总不成一向来“洁身自爱”的马哈迪,竟然也“沦落”到同一位置吧?

无论如何,这一党两位共主的安排,还是得要马国社团注册局的批准的。而注册局不看执政党的脸色,也还是蛮困难的。所以这明显是要与巫统对着干的土团党是否得以注册成功,坦白说也还是个未知数。照我看来,注册局也不需要做得这么“露骨”,就一直把这建党申请继续的审查,拖到至少下一届马国大选后,不就搞定了吗?

土团党顾名思义,就是个为马国土著利益而奋斗的政党。一些对马国政坛有所见地的人士,对此颇有意见,认为,慕、马两位既然抛身出来反对与企图推翻马国的现有政权,就应该乘机建构一个多元种族的政治组合,把马国政坛的乌烟瘴气一扫而空。因为马国日趋严重的政治沉疴,部分归咎于马国自建国以来即大行其道的种族政治。

我也自许为一位有进步理念的政治评论员,对这些同业的期望与责成,也有一定程度的理解。大家当然都希望,马国有朝一日得以以绩效而非肤色来作为各种尤其是公共事务的标准。但他们也必须充分理解,政治是现实的。更换了马国现有的政权,也许对促进马国根除种族政治有所裨益,但反之则未必如此。想要当下就革除在马国尤其是乡区马来人心目中业已根深蒂固的种族特权概念,无异于缘木求鱼,而且会引发这些人的反弹,转而大力支持这些日子以来大声宣称一贯维护与扩张马来特权利益的巫统。

两个月前在雪兰莪与霹雳的两场还算是半城乡的国会选区补选,巫统虽然面对其主席、马国首相纳吉被牵连在“一马公司”的一系列令人不安的事件里,却不但得以蝉联取胜,而且票数与之前相差无几。这就印证了巫统继续主打马来权益捍卫者的招数,还是管用的。而且马国的选区划分,乡区的马来选区还是占上很大比例的。如此一来,土团党要获取最大、最有效的政治支持,也还是需要主打土著,尤其是马来人的权益的。顺带一提,马国官方所倡导的也包括东马沙巴与砂拉越原住民的土著权益,但在实质运作上,主要还是以马来人为优先。

另一方面,即便土团党是个多元种族的政党,那它的性质也就与安华的公正党相差无几了。首先同属反对阵营的公正党与从回教党分裂出来的诚信党,可说业已“包抄”了城市里的马来人与(不支持同属反对阵营的民主行动党)的非马来人的支持,标榜“多元种族”的新党,又还有什么政治生存空间呢?

至于公正党在乡区里的支持度,更是乏善可陈。土团党看到如此惨况,难道就不心寒吗?所以,土团党最终还是选择了以维护马来人权益为其斗争核心,在某种程度上算是逼不得已,也无可厚非。存在就是道理,而要在政治上生存,就必须有强大的选民支持,也就是要以各种手段赢取议席。

这新政党会有很大的作为吗?我觉得还是不会的。就如我之前所叙述的,马国的政治,尤其是马来人的政治,不管大家喜不喜欢,现实就是不折不扣的金钱政治。当权的毫无疑问掌握资源,可以用来捞取包括议席在内的各种政治支持。不当权就掌握不了资源,支持者也会渐行渐远。这一点慕尤丁应该当下每天都在痛苦的面对,而马哈迪更是早已多次遭遇。所以,这新党的成立,看来也不过是明日黄花了。

作者是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兼任高级研究员、马国首相纳吉前政治秘书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