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亮时:马国将闪电大选?

日前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迪掌政时的第一位副手慕沙希淡预测,国阵可能会在短期内,即趁前首相马哈迪及前任副首相慕尤丁等人申请成立的土著团结党(简称土团党)尚未成立之际,解散国会举行大选,以让在野阵营措手不及。慕沙希淡的推估固然有其根据,但是这也可能是一招投石问路的伎俩,以观察纳吉为首国阵的反应。

首先,马哈迪与慕尤丁选择成立一个以土著为主的政党,主要是在迎战巫统,因为在野阵营中的人民公正党(简称公正党)和民主行动党(简称民行党)都是标榜多元族群的政党。土团党是要跟上述两党作出区隔,以抢攻马来选票。马哈迪是政治老手,如意算盘是若能攻下巫统传统选区的13至16席的话,就能威胁巫统在国阵的领导地位。如果土团党真的能有所作为,将增加他们这些巫统前领袖重回巫统的本钱。

据马国《星洲日报》的报道,土团党计划与在野党组成新的在野大联盟,并将取名人民阵线(Barisan Rakyat),以在来届大选对抗国阵。该党同时亦积极拉拢伊斯兰党,以打造马国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在野联盟,并以一对一的方式,同国阵竞逐国州议席。在野的公正党和民行党相当清楚,与土团党合作是在相互利用,若来届大选无法取得中央政权,在野联盟又有可能出现分裂的危机。然而,目前在野政党士气低落,组成更大的联盟,再依靠马哈迪的残余力量,才勉强有机会与国阵逐鹿天下。

以笔者的观察,纳吉为首的国阵根本不急于解散国会。首先土团党的政治影响力有待观察,且目前举行大选根本不利于国阵。马国经济问题每下愈况是其一;民行党可以利用林冠英事件,猛打悲情牌,势必令回流国阵的非马来人票再次投入在野党的怀抱,可能令马来半岛的混合区出现大败的局面是其二;在野的伊斯兰党出现分裂,目前仍需时间来弱化该党是其三。除此以外,时间仍在国阵这里。离国会解散尚有逾一年半的时间,国阵可用时间来换取空间,让形势更有利之时,才解散国会并一举击溃在野各党。

按照目前的形势,就算土团党真的能够把分裂的在野阵营结合起来,而马哈迪的政治光环仍然有影响力,国阵最坏的状况是失去95到105个国会议席(马国国会共222席),以及失去六州的政权即吉打州、槟城州、吉兰丹州、登嘉楼州、霹雳州和雪兰莪州。基本上国阵仍握有中央政权和七州的政权。在野阵营要完成马国历史上的政党轮替,并不容易,严格上来说是一项不可能的任务。原因在于砂拉越和沙巴两州的国州议席,在野阵营根本无法突破,再加上巫统的传统堡垒仍然稳固,因此要取国阵而代之,其困难度可想而知。

在未来一年半的时间里,纳吉所领导的执政团队尽量用时间与资源来争取选票回流。在野阵营方面,安华入狱、伊斯兰党分裂、林冠英司法缠身等事件,令在野阵营陷入群龙无首与内斗的窘境之中,这些因素都令纳吉可以从容来布局下届大选。目前只有马哈迪等巫统前领袖,可能会对巫统有些威胁,但是这些离开巫统的政治人物,其政治光环正逐渐褪色。巫统数十年的政治斗争史证明,离开巫统的政治人物是无法得到马来人的支持的,从早期的巫统创党人拿督翁惹化(Dato Onn bin Jaafar)到东姑拉沙里离开巫统另创新党,最终都难逃失败收场的命运。

基本上,纳吉不会提早大选,马国下届大选的时间最有可能会在2017年的12月初或2018年的2月底左右。届时若在野联盟仍是一盘散沙的话,国阵可能会重新取得三分之二的国会议席执政,并终结刚萌芽的两线制。这将会使得马国民主政治重回昔日马哈迪时代的光景。

作者是台湾高雄师范大学客家文化研究所所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