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敬伟:希拉莉“邮件门”丑闻变现实版 《纸牌屋》

张敬伟

对于美国民主,人们看法极端,或认为是理想主义的政治标本,或认为是马克·吐温《竞选州长》中呈现出来的黑暗。当然,也有人认为美国大选就是现实版的《纸牌屋》(编按:《纸牌屋》(House of Cards)是美国一部以政治为题材的电视连续剧)。

且不说大嘴巴的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民主党的希拉莉就一再上演“邮件门”丑闻。去年3月,希拉莉承认在担任国务卿期间用私人邮箱处理约6万封邮件。并向国务院上交了尚未删除的大约3万封公务邮件,随后,希拉莉正式宣布参选美国总统。

这是“邮政门”丑闻的开始,也被舆论场笑称为“邮政门1.0”。虽然党内外竞争对手和舆论场对希拉莉用私人邮箱处理公务进行抨击,但是在民间层面,一般认为这是希拉莉的“无心之失”。今年7月7日,美国司法部门经过调查后宣布,不会就“邮件门”时间起诉希拉莉。

如果“邮件门”事件到此换上句号,希拉莉也就平安度过这场公共危机。总统宝座也胜利在望,不靠谱的特朗普民意支持率一直低于希拉莉,而且共和党诸大佬也开始内部反水。

“邮件门2.0”来了!7月22日,维基揭秘网站公开了共和党高层的近2万份绝密邮件和29段音频文件。显示希拉莉为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勾结党内高层内定党内候选人,并参与“洗钱”和操控媒体。维基解密的曝光,不啻在美国政坛丢下了一颗深水炸弹,让特朗普找到了希拉莉“政治骗子”的铁证。

但是,面对特朗普和美国舆论的批评,希拉莉和民主党却没有反思自己的不堪,反而指责俄罗斯黑客,并阴谋化为俄罗斯配合特朗普对付希拉莉。联俄反美,这顶大帽子套在特朗普的头上,加之特朗普对伊斯兰军属的不当言论,的确转移了美国舆论和民意的视线。

但是,希拉莉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政治权谋,以及随后出现的相关人士不明死亡事件,让人看到了希拉莉正在上演现实版《纸牌屋》。也许是美国政治一直都是光鲜面纱下的龌龊恶斗,“邮政门2.0版”固然为共和党和特朗普紧盯不放,如果没有更新、更猛的爆料,希拉莉无非是在不诚实的标签上又多了“耍阴谋诡计”的名头。最惊险的是,8月22日又出现了“邮件门3.0”。

这个“3.0版”隐藏在希拉莉没有上交的1.5万封邮件里。众所周知,希拉莉担任国务卿期间承认用私人邮箱处理了6万封邮件(其中删除了她认为是私人邮件的3万封)。本次联邦调查局(FBI)发现的1.5万封邮件,所涉公务还是私人邮件不得而知。但是之前有人曝光了希拉莉没有上交国务院的44封邮件。

这些邮件的曝光,凸显希拉莉在任职国务卿期间,为她和丈夫克林顿创建的克林顿基金会拉政治捐款。此举不仅公权私用,还存在着利益输送问题。按照美联社的说法,在希拉莉担任国务卿期间,通过电话和会见百余人,收到捐款超过1.5亿美元。此外,还收到16家政府机构的捐款1.7亿多美元。

从曝光的邮件看,希拉莉的亲信专门操持了这些政治捐款,通过邮件“拉皮条”的范围可谓遍及全球各地,既有犯事的体育明星,也有外国政要。

虽然希拉莉方面称这只是其助手的私人行为,无关希拉莉和基金会本身。但是身边人如此大胆地通过邮件来为基金会筹款,希拉莉很难洗白自己。因而,“邮件门3.0版”杀伤力巨大,也很难消毒。共和党在穷追不舍,要求调查机构在总统大选日之前公布那些没有曝光的邮件。特朗普更是抓住不放,称这些邮件是希拉莉公共腐败的证据,坐实了他对希拉莉政治骗子的说法。

“邮政门”丑闻持续发酵,对希拉莉是沉重打击。但是她这样政客老手,久经沧海,加之特朗普太缺乏主流政治家的风范,也许希拉莉能够躲过“邮政门”的政治丑闻劫。

在《纸牌屋》的剧情设计中,剧中主角弗兰克由议员到副总统再到总统的权力攫取之路,和希拉莉的政治轨迹何其相像。为了权力进行权谋设计,遭遇政治危机,然后危机公关,希拉莉能否化危为机呢?

现实版《纸牌屋》剧情还在继续发酵。在特朗普和希拉莉没有最烂只有更烂的政治游戏中,美国民主也已经变异为政治讽刺剧。更糟糕的是,从精英政治家到主流媒体界,几乎所有人都能看透2016年大选的荒诞之处,但没人能阻止这种不靠谱的戏码。

2008年的奥巴马政治童话变成了现在的《纸牌屋》闹剧,谁该为美国民主的异化负责呢?

作者是察哈尔学会研究员,中国

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