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念:“限韩令”能否逼韩国放弃萨德

彭念

自韩国7月初最终决定部署萨德反导弹系统之后,中韩关系急转直下。中国国内上至政府官员、知识分子,下至普通网民都对韩国“恨之入骨”。“倒韩”浪潮也随之兴起。不过,愤怒的情绪不可能仅凭口舌之快就能消除。

“限韩令”的兴起

因而,在舆论持续批韩的同时,“限韩令”的传言开始在各大网络上广为流传。起初,这股“限韩令”仅限于限制韩国娱乐节目,然而,近日限制的范围似乎明显扩大。据《联合早报》8月14日的报道,中国正在考虑推出一系列限制韩国商品、服务进口的措施,以向首尔施压,促使其放弃部署美国萨德反导系统。

由此可见,这股“限韩令”浪潮并非“蜻蜓点水”式的禁止进口韩剧那么简单,相反的,在韩国“死不悔改”,并且还公开表示要与日本共享萨德情报的挑衅下,中国似乎真的准备来一场真刀真枪的“白刃战”,让韩国企业放点血,让韩国政府知道痛。如此才能“痛改前非”。

“限韩令”无法促韩放弃萨德

可是,疑问随之而来,首先,“限韩令”真的就能迫使韩国放弃部署萨德吗?其次,假使“限韩令”不能奏效,那岂不是杀敌一万,自损五千?

事实上,对于韩国部署萨德的具体原因,无论是在政府学界,还是在网络媒体上,都已经达成共识,那就是美国因素和朝鲜问题。当然,也有中韩关系本身基础脆弱的原因。因此,从根源上来说,要使韩国放弃部署萨德,首先得从美国和朝鲜着手,要在这两个国家身上下狠功夫。其次,要从提升中韩关系根基的层面着手。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限韩令”显然是药不对症。

不过,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不管是美国,还是朝鲜,都不好对付。至少从目前来看,中国对这两个国家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美国自不用说。自奥巴马提出“重返亚太战略”以来,中国周边就没有消停过。不管是缅甸的密松大坝事件,还是日益升温的南中国海争端、钓鱼岛争端以及朝鲜问题,中美之间的争吵就没有停过。不仅如此,双方还在军事安全领域以及经贸合作领域爆发一系列纷争。

时至今日,不管是中国,还是美国,都对双方的战略意图充满疑虑,双方在亚太地区难以实质性地展现妥协立场。因此,中国难以改变美国在亚太地区角色持续吃重的现状。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对美韩同盟关系的强化,尤其是军事合作关系的紧密发展态势,只能是干着急和无可奈何。

至于朝鲜问题,中国也是深陷其中。事实上,自朝鲜在年初突然进行氢弹核试验以来,中国已经对朝鲜实施了最大力度的制裁。但美韩等国仍对中国的制裁力度不满,并催促中国进一步加大制裁力度。对于这种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中国自然是严厉反对。不仅如此,对于美韩在朝鲜家门口搞斩首行动等规模大、针对性强的军事演习,中国也是气愤有加。毕竟这些军事威慑都是催生朝鲜核武发展的刺激因素。

言归正传,中国对朝鲜其实也是无可奈何。一方面,中国不可能完全切断对朝援助,眼睁睁看着朝鲜金氏政权崩溃后,给中国东北部边境造成的巨大边防压力;另一方面,中国也确实没有有效的手段来影响朝鲜政权的重要战略行为。事实上,自金正恩上台之后,其外交独立倾向越来越明显,年初朝鲜进行氢弹核试验没有提前通知中国就是一个公开信号。

在这两大症结无法解开的窘境下,中国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来逼迫韩国放弃部署萨德。于是乎,“限韩令”便应运而生。不过,必须明确的是,“限韩令”只是对韩国不听劝阻执意部署萨德的惩罚性措施,并不能改变韩国政府部署萨德的坚定立场。

当然,有分析就认为,通过“限韩令”让韩国切实体会到惹怒中国的代价,从而推动韩国国内反萨德呼声的高涨,以强大的民意逼迫朴槿惠放弃部署萨德。但这显然是一厢情愿的幻想。毕竟“限韩令”是一把双刃剑,其在惩罚韩国政府的同时,也会伤及韩国的反萨德力量。

“限韩令”要精准打击

既然如此,“限韩令”岂不是杀敌一万,自损五千的昏招?毕竟在一个相互依赖不断加深的全球化时代,任何单方面的经济制裁都会伤及自身。只不过,不同的依赖程度会造成不同程度的自我损伤。对于中韩关系而言,紧密的经贸合作是推动双边关系前行的为数不多的重要推动力。“限韩令”的出台毫无疑问会伤及双边紧密的经贸合作,并削弱中韩关系的主要推动力,侵蚀中韩关系的根基。

但也不尽然。就如同当初中国国内掀起抵制日货的呼声之时,一部分人所提出的要针对性地选择打击对象。换言之,中国要严厉打击支持安倍晋三的主要财团。同样的道理,中国也应该仔细辨别限制对象,真正限制那些支持部署萨德的财团和企业。所谓“团结大多数,孤立少数”,中国要的是孤立那些执意部署萨德的力量,而不是将整个韩国都列入打击范围之内。如果能做到这一点,则“限韩令”才算真正起到惩罚要惩罚的对象的目的。

最后,近日菲律宾总统特使拉莫斯与中国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傅莹在香港会面后,提出建立“双轨”磋商机制。即,在商讨争议性议题的同时,也推进其他领域的合作。或许,中韩也可以考虑一下这个新思路。毕竟,中韩关系总不能一直卡在萨德这道坎上,中韩总是需要缓和双边关系的。

作者是香港浸会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系博士研究生

从根源上来说,要使韩国放弃部署萨德,首先得从美国和朝鲜着手,要在这两个国家身上下狠功夫。其次,要从提升中韩关系根基的层面着手。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限韩令”显然是药不对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