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淳亮:转型正义与历史的下一页

包淳亮

有一个国家,其作为国家的历史意义,被其宣称“启蒙”了的国民视作落后的羁绊而抛弃了。当国民宣称要建立一个新国家,原来的政治体系被强烈撼动,执政党也终于成为灰烬,被扫入历史的垃圾堆中。而在那个关键的时刻,这个政治体系、这个政党的领导人只是被动的接受了历史巨轮的碾压,无力做出有意义的反抗。也是在这个时候,民众陷入普遍的沉默,只有新的权力集体弹冠相庆。

当初苏联的最后一位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就眼睁睁的、无奈的接受了叶利钦对他的羞辱,最终交出了核武的按钮。现在台湾的中国国民党,在“转型正义”的诉求下,也将被民进党多数掌握的立法院所通过的《政党及其附随组织不当取得财产处理条例》给凌迟。奇怪的是,华文舆论圈对此基本保持了沉默,面簿上也没几个人惋惜伤感,马英九在过去一个月继续跑步骑单车,洪秀柱也只是在面簿发布了两三则抱怨声明。

没有国民党的、或者国民党被消音的台湾,过去三年的经历,其实与乌克兰有几分相似之处。两地都发生了群众冲入宪政机关、占领首都核心地区的事件,两地原本的统治集团,都希望在外交上争取中立,但随着群众运动与之后的政治洗牌,新上台的政治集团都选择了一面倒。

这种外交选择,在欧亚大陆西部,引发了俄罗斯对克里米亚与乌克兰顿巴斯地区的占领,以及持续至今的紧张。在欧亚大陆的东部,则从历史的角度看,太阳花与所谓“不当党产处理条例”,几乎可以视为一场“反中华民国”的政变,是对作为“中国”在台湾的政治符号与象征的清算。两处地方的极端选择,都发生在俄国与中国重新堀起,美国审慎内缩的当代,可说都非常的不合时宜,群众运动之缺乏理性由此可见一斑。

蔡英文作为台湾的执政者,久被质疑为有严重的反中倾向,看来也愈来愈无力抑制激进拥趸的“反右扩大化”。推动“转型正义”愈是积极,就愈怕“被转型正义”,就愈得拥抱德国学者哈伯玛斯提到的全球“民主法西斯”主义与政治势力,这是一条路走到黑的局势。当蔡英文的民意支持率下跌,向国民党与其支持力量进行更激烈清算的心理动机将更强烈,对于台湾的其他中国象征之物的攻击也会更频繁。

《纽约时报》在近日报道特朗普的选战主席收受乌克兰亲俄政党大笔献金时提到,“密账”的腐败证据,可能是2014年群众冲入该政党时获取的。完全可以想象,不久的将来群众冲入国民党的相关机构以及领导人家中,搜索“卖台证据”的情景。太阳花学运已经得到新政府的正式认可,没有一人得面对牢狱之灾,受到鼓舞的亲独力量,下一次将要冲击何处呢?

对大陆来说,台湾的内耗之局未必不利,还可以静观其变,但几乎每一天的新闻,都可以看到世局的一些新进展;爆炸的能量持续积累,引信也没有停止燃烧。台海、东海与南中国海局势彼此相连,涉及中美日三大国的切身利益,引爆的能量非常之大,甚至可能左右世局前途。虽然各方还保持克制、避免武斗,但危机失控的可能性不能排除。

也是基于“转型正义”的需要,韩国2005年的《亲日反民族行为者财产归属特别法》,“将曾于日本帝国主义殖民统治时协力、并打压我民族之反民族行为者当时之蓄财尽归国家所有,以具现正义并提升民族精神。”一样被称为“转型正义”,韩国与台湾竟如此不同。这不是台湾人的问题,更是曾经让包括“潜规则”、“中国人史纲”等“逆向种族主义”的糟粨文化作品蔚为流行的现代化滞后的中国的衍生问题。

台湾只有当其作为国家的历史意义,被其下一波受到“启蒙”了的民众视作落后的羈绊而抛弃,亲独的政治力量才终将成为灰烬,被扫入历史的垃圾堆中。也只有到了那个时候,这个政治体系、这个政党、这些支持的群众,才会无言的接受历史巨轮的碾压。只不过形势变化太快,人们或许等不到下一波启蒙完成的一天。何况历史上更多的不是无言的碾压,而是强力者的推进。

噪音未必能够改变什么,但能够被赋予“道德意义”。但是人们的道德关怀未必能够相通,如果缺乏适当的自省,这种道德意义也有流为狗吠火车,或蜀犬吠日的危险。

作者是台湾中国科技大学助理教授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