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慕媛:身不由己:沙弥 总裁 拾荒

梦远册

跟拾荒的极幼龄培训班相比,上贵族精英班,不论情不情愿、爱不爱打瞌睡,都是天底下被强迫而相对幸福的孩子。

人一生经历形形色色的教育、职业与培训,有自己选择、家长安排、高层任命等好几种可能,过程是否敬业乐业,就各安天命了。

前些时候友朋在手机群组传来各地小朋友“做功课”的视频,令人笑弯腰。不同寺庙短期出家的一众男童,剃光了头身著袈裟,有模有样席地盘腿、礼佛诵经。大殿上童声朗朗,当中总有一二小童睡意正酣,坐着也睡沉沉地叩头如捣蒜,经常前后左右摇摆过度而乍地惊醒;“苦行”或许实在令人疲累困乏,他们偶然半睁半醒,旋即返回梦乡,酣睡之下身体不自主晃动,最后终于不敌睡虫,往后咕咚倒下,全场小沙弥再也忍俊不住,哄堂大笑。

小沙弥或显根器不佳、神游太虚,但乐赏实况的看官只觉莞尔,毕竟只是幼童,能乖乖听命往习经文,已难能可贵。中国少儿补习的新趋势,则是富裕而忧心的家长,对黄口小儿给予的沉重厚望,送年仅三数岁的懵懂小儿去接受企业总裁CEO的培训。

公司总裁大任的培训,小小幼童岂能得知一二?不过是商家看准一胎化之下家长要子女出人头地的羊群心理,让付得起的家长,自觉今生没有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小总裁班有各种唬人名堂。根据中国日报网转载英国《每日电讯报》8月28日的报道,首都北京的“未来领导课程”每年课程费3万元人民币,推出“辨别真假朋友”(多么高深的哲理)、“解决与朋友之间的冲突小技巧”,扬言要让学员“学到如何让梦想成为现实”,一句让为人父母甜到心坎里的梦想箴言。

广州的幼儿总裁班每年收费则高达5万元人民币,祭出“领导力”与“竞争力”这几大板斧。这些3岁至6岁原属天真烂漫的幼儿,在上厕所还需要大人陪伴的年纪,却被强迫去领略大人丛林法则里、辨识真假朋友与适者生存的硬道理。

破天荒的首推东北大都会沈阳某某早教中心网站,为新生儿至六个月大的婴儿与幼儿,开设人类史上最肆意的“管理培训”课程,宣传谓“这将有助于增强婴儿的自信心”云云,当然也不忘为3岁以上的幼童开设“CEO培训班”,并为低龄儿童量身定做“总统董事班”。这番想象与胆识,打破中西方幼儿教育的金科玉律,逾越人类学习能力的极限。

世界各处穷困地区还有许许多多同龄孩子,五六岁孩儿,就得担负起小当家角色,一样被强迫,但不是往贵族班排队上课,而是在臭气熏天、传染病滋生的垃圾山搜寻,翻找那一丁点儿食物残渣,或可变卖的零碎物件,稚嫩的双手为家中生计添柴添火。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今年9月初发表文告说,在基础教育适龄儿童失学率最高的10个国家中,近五分之二的1800万名儿童无法接受学校教育。就在今年5月间召开的世界人道主义峰会上,“教育刻不容缓”(EducationCannotWait)全球基金正式启动,冀望纾缓并解决迫切的人道主义危机。

另外,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数据也显示,全球5岁至14岁的童工至少有2亿人,单单印度就有1.5亿儿童为生计而辛劳奔波。一名接受基金会访问的12岁新德里拾荒少女还透露,拾荒人常被警察殴打,辛苦捡拾的破烂也会被充公,甚至被当成是小偷。

这些摆在面前宿命般的职业培训,皆身不由己。小沙弥课与小总裁班,哪门功课要幸苦些,答案显而易见,跟拾荒的极幼龄培训班相比,上贵族精英班,不论情不情愿、爱不爱打瞌睡,都是天底下被强迫而相对幸福的孩子。总统、总裁、董事、领导、拾荒这几种“职业”,其社会地位与成功指数,在世俗眼光中早已高下立判。

过去中国数以万计的大学毕业生,热衷当官涌向衙门的风潮,似乎渐行渐远,如今风声鹤唳命途多舛,下海与为官的一番生死轮回,宦途终究敌不过商海。强国的强国梦,起点就与众不同,加上华人深信“三岁定终生”为至理名言,宣称越早灌输的才艺技能、武功秘笈,就越有底气与市场。在急躁浮夸的社会,为子女报读提速猛进的才艺班和商务课,已渐渐变成了坚定的信仰。

小沙弥的憨态、小总裁的大志、小拾荒的悲苦,让人领略人生而不平等。这些千差万别的幼龄培训,皆因大人一手造就的社会制度及陈因陋习,让被迫就学与被迫失学,发生在如此无助的幼龄身上。在安定富足的社会,“教育刻不容缓”这既深又浅的道理,以及许多活生生的案例,应当纳入中小学社会知识课作为教材,时刻警醒身在学堂的莘莘学子,即使多么不耐烦课业,他们都是天下最幸运的一群。

(作者从事媒体与翻译培训

cmw.zmy@gmail.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