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逸山:菲美关系不至长期僵化

时事透视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上台后,雷厉风行其竞选时对菲国选民所订下的“承诺”,即大力“扫荡”毒贩与其他犯罪分子。落力打击贩毒、扑灭罪案,当然是包括即便是世界头号民主大国的美国,以至东南亚其他各国的内政要务,原本无可厚非;但杜氏在这原应属“好事”上,却继承了他多年来当菲国南部达沃市市长时,动用死亡行刑队来捕杀罪犯的极端手法,不但放任执法当局“放心”击毙拒绝投降的贩毒分子、不予追究“刽子手”的刑事责任,甚至还呼吁广大民众也“参与其盛”,动用私刑来解决掉坏分子,还有奖金可索取。这一来,在两个多月里,光天化日之下或月黑风高里被公然处决的嫌犯,竟多达数千人。好一些不是罪大恶极的毒贩,只是毒品使用者,也被无情地当街杀害了。

这种“司法体制外”、不经过正当程序来定罪就全民得以处决嫌疑分子的激烈手法,当然引起国际哗然。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至少两位特别报告员,就呼吁菲国当局停止这种做法。连菲国的条约盟国美国也呼吁菲国节制。美国总统奥巴马原拟在老挝首都万象(永珍)所举行的亚细安峰会边上,与杜氏初次见面时就事件坦率表示不满,不料杜氏却先发制人,在赴万象前公然以粗口“问候”奥巴马,还说如对方胆敢提起此事,他将与奥巴马“如两条猪般在泥泞里翻滚搏斗”。美国因此取消了“奥杜会”,改与韩国总统朴槿惠会面。

当然,各界所最关心的,还是美菲关系是否自此僵化。因为美国在本区域被认为是一股能带来战略平衡与稳定的安全力量,而其“重返亚洲”的其中一重要支柱,就是在菲律宾轮驻海空军。但各种迹象显示,这次事件对双边关系的影响还是暂时性的。美国不愿把事件无限上纲。奥巴马没有持续这口舌之争,最重的回应口气也只不过把杜氏称为一“充满色彩的家伙”,在万象峰会上也有与杜氏短暂会面。

若更深一层观察菲国的社会经济结构,所谓的(首都)马尼拉精英阶层,几乎清一色与美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有的从小就在美国受教育,有的几乎是家人早已移民美国的“裸商”,他们的即便是所谓较高科技的生意,也不外是借助低廉人力成本,为美国公司通过互联网提供岸外服务。杜氏虽然也出身政治世家,但终究是来自马尼拉以外的南方人,他对美国的“口出狂言”,某种程度上有其国内的政治需要,企图建立来自民众拥护的、自外于传统马尼拉精英的势力圈子。但在后者操控菲国社会经济的现实下,杜氏迟早也还是要向他们妥协的,要调低他的“反美”声量。另一位也是受民众热烈拥护的前明星总统埃斯特拉达,上台短短两年内即被精英们拉下台。他后来也“学乖”了,在东山再起出任马尼拉市长期间,与精英们合作,就没再引起大风波。

撇开(有时偏偏撇不开)历史纠结,国与国建立友谊(外交),其主要的考量不就是维持和平与促进贸易吗?大致上友善的国家之间,无须在每一领域都彼此认同,甚至也无须在每一领域都硬求友善。他们可能在某些有共同利益的领域里通力合作,但在另一些领域里却有截然不同的看法与做法。这些巧妙的安排,在形势的变化下,也可能完全改变。

上述的“奥杜会”改为“奥朴会”即是一个很现实的例子。约一年前,美菲一起走得火热、中日闹得很僵,而当时韩国这个美国的条约盟国,却因自身的经济发展需求,而似乎选择了与中国较为亲切。当时在北京所举行的二战结束70周年大阅兵上,朴氏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一起登上观礼台。但时过境迁,不到一年后,因为韩国允许美军在其境内部署萨德反导弹系统,以抵御朝鲜不时的导弹与核试挑衅,却同时令中国感到其战略利益受到威胁,中韩关系顿时一落千丈,美韩关系则直线上升。当下美菲之间因为杜氏针对美国的这些“充满色彩”的谈话而暂时搁浅,日后也会改变。

我想,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美菲之间近来的这些外交小纠纷,可能也得以更为释然,不至觉得两国关系即将破裂。在菲美两国的权力圈子里,肯定都有成熟而又务实的老手,会看到菲美之间整体战略关系的重要性,以及其他千丝万缕的历史情感上的深厚性,并确保两国关系不会破裂。

另一方面,虽然菲国近年来与中国就南中国海的主权纠纷,尤其是由菲国所提出来的仲裁案,似乎把关系搞得很僵;但在去年中国主导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时,菲国却是几乎第一时间加入成为创始会员国。马尼拉在把握这类时机上面,甚至把中国在亚细安的最大贸易伙伴国马来西亚“比了下去”。所以,只要中菲的有关各方用更务实的态度来处理两国之间的事务,中菲的“友谊”也还是得以维系下去。

扩大来说,东南亚各国之间的友谊,以及与中、美这两个超级大国的友谊,只要大家不强求在所有领域里皆异口同声,而是在有共识的范围内加强合作,务实地力求和平,那已是本区域之福祉了。

作者是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兼任高级研究员,马国首相纳吉前政治秘书。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