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通美:奥巴马总统政绩斐然

许通美

美国人民将于11月8日选举他们的第45位总统。四个月后,也就是2017年1月份,奥巴马总统就会把权力移交给下任总统。在奥巴马的任期即将结束之际,让我对他在位八年的政绩,做初步的评估。

我首次和美国结缘是在1963年。那时,我获得哈佛大学的奖学金,还得到福布莱特计划(Fulbright Program)的赞助,便到哈佛法律学院留学。我来自实行多元种族政策的新加坡,因此当我初到美国,发现那里是个种族隔离的社会(尤其是在南部)时,感到十分震惊。当马丁·路德·金博士在发表他的著名讲话《我有一个梦》时,我正好就在美国求学。

美国是于1964年和1965年先后通过《民权法》和《选举权法》后,才不再实行种族隔离的。1964年夏天,我以志愿者的身份参加了桂格燕麦公司牵头的一项计划,在波士顿的黑人聚居街区罗克斯伯里(Roxbury)住过一段时间。在那里,我亲眼看到了蓄奴制的流毒和种族主义的邪恶。

我从来没有想过能活着看到美国黑人当选美国总统。对我而言,奥巴马能在2008年当选,并于2012年蝉联,简直就是个奇迹。不过,从他过去八年来不断遭到尖酸刻薄的批评,可以看到仍然有不少美国人无法接受黑人成为白宫的主人。

奥巴马是于2008年11月当选的。在那个时候,美国的处境又是怎么样的呢?当时,美国面临了大萧条以来最为严重的经济危机。全世界都在摒着呼吸地看着这位新总统能不能拯救美国经济,乃至世界经济,避免大萧条的到来。美国当时深陷于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的泥淖之中,在世界上的地位确实不怎么样。

奥巴马经济表现令人赞赏

奥巴马政府的经济表现是令人赞赏的。全世界都应该感谢他力挽狂澜,阻止了第二次大萧条的发生。以下的事实就足以说明问题。美国的失业率,从2009年1月的7.8%降低到了2016年6月的4.9%。在这八年里,总共新增了1000万个新的就业机会。在这段期间,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总共增长了24%。美国对外出口也增长了43%。美国经济打了一场翻身仗,再度成为世界上最有竞争力的经济体之一。不过,美国经济并不是以最理想的速率增长的。

在内政方面,奥巴马最显著的政绩就是制定了俗称“奥巴马医改”的《患者保护与平价医疗法》。尽管“奥巴马医改”招致了共和党的丑化,但却有2000万美国人受惠于某种形式的医疗保障。九成的65岁以上的美国人享有医疗保险,这在美国历史上还是首次。

美国是个枪支暴力泛滥的国家,但自从奥巴马主政以来,美国社会却安全得多了。美国的暴力犯罪率,包括谋杀、杀人、强奸、抢劫和严重殴打,从2009年的每10万人429起减少到2014年的每10万人366起。可是,由于枪支游说团体势力强大,加上国会的反对,奥巴马始终无法推动任何有意义的枪支改革法案立法工作。

奥巴马的能源政策包含了对内和对外两个方面。在对内的方面,美国的石油进口在其任内减少了一半以上。除了增加国内的石油和天然气产量以外,奥巴马政府也在推动风能和太阳能的大规模使用,由这两种新能源产生的发电量自2008年以来增加了300%。

在对外方面,奥巴马积极促成了《巴黎气候变化协定》的成功签署,并在谈判过程中发挥了表率作用。在这个问题上,他成功地与中国“化敌为友”,共同面对全球暖化和气候变化问题。奥巴马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在二十国集团杭州峰会举行期间,互相交存美中两国的《巴黎协定》批准文书,意义重大,影响深远。

奥巴马誓言要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回美军。他刚上任时,这两个国家总共有超过18万美军。现在,伊拉克只剩下4000美军,阿富汗大约还剩下1万美军。撤军是一回事,考虑撤军的后果又是另一回事。例如,一旦北约和美国的部队都走了,塔利班是否会卷土重来?美军入侵伊拉克后,做出了解散伊拉克军队及复兴党的愚蠢决定,造成了很多问题,难道美国就没有责任帮助伊拉克人解决这些问题吗?

如果说奥巴马政府的中东政策是不成功的,并不为过。“阿拉伯之春”已经变成了噩梦。叙利亚内战在毁坏这个国家的同时,也迫使数以百万计的叙利亚人逃离家园,成为难民。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的和平仍然遥遥无期。

亚洲再平衡政策

叙利亚总统阿萨德跨越了所谓的“红线”,用化学武器对付自己的老百姓,奥巴马总统却没办法惩罚他。虽然已经通过外交手段把这些化学武器从叙利亚移走,此事将始终成为他的心病。

奥巴马政府的外交政策也有成功的例子,那就是“亚洲再平衡政策”。作为一个战略思想家和美国的第一个太平洋总统,奥巴马总统深知在21世纪,世界的势力中心已经从大西洋转移到太平洋。他希望美国继续成为亚太区的主导势力。为此,他在美国的经济、政治、军事和文化政策等领域,都加强了对这个区域的重视程度。

美国刷新和加强了与日本、韩国及澳大利亚之间的同盟关系。它再度受到菲律宾的欢迎。它和越南的关系也正常化了。它和印度建立了密切的关系。奥巴马总统正在努力争取国会在他的政府任期结束前,批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奥巴马促使美国和亚细安的关系发生了范式转移。在他之前,没有一个美国总统像他那样把东南亚和亚细安视为重点交往对象,并给予充分的关注与尊重。他签署了《亚细安友好与合作条约》。他是第一个亲自和亚细安十国领导人举行峰会的美国总统。他把美国和亚细安之间的关系提高到战略合作的级别。他和亚细安各国领导人在加利福尼亚州的“阳光之乡”(Sunnylands)庄园举行了一场特别的峰会。自从2009年出任总统以来,奥巴马每年都亲自出席亚细安-美国峰会和东亚峰会,除了2013年因为国会拒绝拨款导致政府暂停运作,而不得不留在国内处理问题以外。他两度访问缅甸,鼓励缅甸当局过渡到民主政体。

奥巴马总统和李显龙总理之间的关系是很密切的。今年8月,奥巴马总统以罕见的高规格礼遇,在白宫举行国宴招待到美国进行正式访问的李总理伉俪,就足以证明。

中国是美国在亚太区领导权的挑战者。尽管如此,美中关系和当年的美苏关系却是完全不同。中国是美国的最大债权国,美国则是中国最大的出口市场。因此,它们的关系是互相依存又互相竞争的。美中两国领导人看来已经找到了妥协方法:双方将在利益趋同时进行合作,在有分歧时互相竞争,并且会以成熟和理性的方式来管控争议和争端。我们可以相当有把握地说,在奥巴马总统和习近平主席治下的美国和中国,是不会发生战争的,不管是热战还是冷战。

我相信历史会友善地评判奥巴马总统。历史会记录他成功地避免美国和世界陷入第二次大萧条。他复苏了美国经济。在与伊朗达成核协议,以及同古巴外交关系正常化这两点上,他展现了道德勇气。他消灭了奥萨玛·本拉登,也消灭了卡伊达和伊斯兰国这两个恐怖组织的其他领导人。他把美国带回了继续扮演捍卫法治的传统角色的正轨。他是地球环保的维护者。他提高了美国在世界上受尊重的程度。我希望他的亚洲再平衡政策,将成为一项政治遗产,为继任者所继承。

 

作者是新加坡巡回大使,曾于1968年至1971年和1974年至1984年先后担任新加坡驻联合国常任代表。

本文原载9月17日《海峡时报》,张从兴译

奥巴马促使美国和亚细安的关系发生了范式转移。在他之前,没有一个美国总统像他那样把东南亚和亚细安视为重点交往对象,并给予充分的关注与尊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