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丹旭:西湖与蝼蚁

众声道

过去两个星期天,我的微信朋友圈分别被西湖和蝼蚁刷屏。

9月4日,二十国集团峰会(G20)在杭州召开。当晚,由中国知名导演张艺谋策划的“最忆是杭州”文艺演出,向出席峰会的宾客送上了一场视觉飨宴。西湖夜色下,中国元素与世界文化交相辉映,不仅让世人记住了杭州诗情画意的动人一面,也婉转向外界释放出大国盛世的信息。

这场演出无疑成为网络社交平台的主角,各种现场美照、演出曲目介绍、灯光效果剖析等贴文被中国朋友疯传,当中洋溢着满满的民族自豪,就连早前大力吐槽主办方为了城市形象和峰会安保,不惜代价把杭州变成“空城”的朋友,也被这场表演深深折服。

西子湖畔堪称惊艳的演出,为中国今年最大的主场外交画龙点睛。暂不说中国在峰会上为振兴世界经济开出的“药方”,未来是否能达到药到病除的效果,单是成功举办被誉为“国际经济奥运会”的G20峰会,就足以证明这场形象公关取得成效,如期让世界看到崛起中大国安定繁荣的景象。

如果说9月初的西湖是一座大宅子光鲜的门面,一个星期后在微信疯传的那桩悲剧,就如同晒在宅子后院的“脏衣服”。

9月11日,一则名为《盛世中的蝼蚁》的贴文触动了不少中国朋友。就在G20峰会前不久,甘肃一个名叫杨改兰的女子因贫穷所迫杀人后自尽。更令人唏嘘的是,这名28岁女子亲手杀害的是四个亲生骨肉,而外出打工的丈夫接到消息,回家料理完后事也喝下农药踏上了黄泉路。

从微信刷屏的各种评论中,看得到对这起悲剧的不同解读。有人同情杨改兰的境遇,为社会底层那些被贫穷逼得走投无路的人义愤填膺,感叹国家有能力耗巨资承办国际活动,却没能力阻止一场贫穷引发的悲剧。也有人质疑杨改兰的做法,认为贫穷可以被同情,但不能作为犯罪的借口。

很快又有人在网上起底称,《盛》其实是篇商业文案,因为首先发贴文的是个理财公众号,放大杨改兰事件是为了博取眼球,吸引那些“深夜感叹蝼蚁,白天做回精致利己主义者”的中产阶级客户关注。

或许如起底者所说,这是一篇打着社会关怀幌子的营销软文,其出发点并不纯粹,对事件的情节也可能做过带有目的性的筛选,但它之所以能引起广泛关注,也说明了盛世蝼蚁的遭遇在当下中国社会具备一定共鸣性。那些因触动而转发贴文的人,并不一定对杨改兰事件本身有着对与错的评判,更多的可能是在盛世蝼蚁的标签下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中国经济车轮滚滚向前的当下,因为自身渺小而感到无助、缺乏安全感的大有人在。他们未必像杨改兰那样生活在极贫线边缘,但在各自的生活圈子中也都有弱势一面。这可能是因杭州峰会被辞退遣返的外地务工者,也可能是大城市中天天掐着手指算存款够不够买房的小年轻,可能是担心孩子前途、抗议高考减招的家长,又或者是忧心食品安全、空气污染、楼房品质等问题的平民百姓。

作为一个崛起中的大国,中国希望通过G20峰会期间的杭州,向外界展示盛世的图景,争取世界的认可。而对于渺小的蝼蚁而言,盛世又该是一幅怎样的画面,除了西子湖畔那足以惊艳世界的演出,是否也应该有那份能让人放心踏实过生活的安全感?

(作者是本报采访组副主任 yangdx@sph.com.sg)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