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武汉肺炎最新报道

钟布:学者看大选角度为什么完全不同

订户

字体大小:

钟布

这些天,美国大选后的喧嚣趋于平静,大街上再也看不到游行示威的民众。感恩节成为大家不再谈论政治话题的借口。在美国,感恩节是家庭团聚的日子。这一天,美国全国休假,各地热闹非常。

人们前往教堂做感恩祈祷,城乡市镇举行化装游行、戏剧表演和体育比赛,享受感恩节火鸡大餐成为全家团聚的高潮。为了不让政治话题败兴,我的好几个同事、朋友都说,今年的火鸡大餐上不许谈论政治话题。有人干脆设个罚款箱,谁谈政治马上在小箱中投入10美元罚款。大家知道,争论一旦开始,必然是没完没了,而且免不了伤和气。这样一来,谁还存下感恩之心呢?

感恩节前,我打电话给我的博士导师,还是忍不住谈起了政治。大选结果出来后,我发现自己的判断大错特错,但我导师为什么能够保持清醒呢?看来,和媒体人和民调相比,学者对大选的看法和判断更加理智,也更加准确。

我的导师约翰·纽海根(John Newhagen)曾经也是一名记者。80年代他作为合众国际社的知名记者常驻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区。随后他考入斯坦福大学,攻读传播学博士,从此开始长达30多年的传播学研究。

大选期间,每次他和几位弟子谈起大选,弟子们一致认为,特朗普简直是个笑话,根本不可能被选上。每次老师都不骄不躁,只是淡淡地说,Don't rule out.(不要轻易排除)。

特朗普从初选,本党提名再到大选前夕,一路过关斩将,但弟子们仍然认为他只是一个笑话,最终必败。纽海根老师一如既往地对我们说,Don't rule out。

大选投票前几个月,纽海根为乔治·华盛顿大学一个媒体论坛连写四篇评论文章,警告媒体可能误读、误判民调信息。他的四篇评论发表时间分别是9月3日、10月3日、10月17日及11月3日,均在几次严重影响选情的事件曝光前,足见他的先见之明。

纽海根最后一篇评论警告媒体,感情因素可能干扰民调解读。不幸的是,他的所有警示都一一被验证。可在当时,我只觉得老师迂腐,心想,这么多记者和民调难道都错了?

事实证明,我们都错了,而且美国民调和媒体错得非常厉害,堪比1948年美国大选后民调和媒体犯下的著名错误。当时媒体判定杜鲁门失败,杜威当选总统,成为大选报道的经典笑话。感恩节前,我打电话给老师,感恩他的教诲。我虽然当时没能领悟,但现在心中充满感恩,同时也被老师的洞见折服。我在电话中问他,“您的洞见从哪里获得的呢?”他语重心长地说,“多做研究,不轻易排除可能性。”

感恩节来临,我想得更多的是:学者看美国大选,角度为什么如此不同?

在华盛顿美国大学任教的历史学教授艾伦·李奇曼(Allan Lichtman)认为,今年美国媒体和民调都把大选当成了一场“赛马比赛”,关注的焦点集中在谁领先,谁落后,从而忽略了可能影响大选的政治生态及其社会因素,如经济走势,失业率分布差异,各阶层人口的分布与迁徙等。

在哈佛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的李奇曼认为,每次的大选就像一场地表震动,而今年更像一场“政治地震”。要想准确预测大选结果,必须跳出党派之争,自由派与保守派之争,甚至希拉莉与特朗普之争,专注于全面分析导致政治地震的生态因素。

李奇曼利用地震学及地球物理学原理推导出一个预测美国大选结果的模型。运用这个模型,他在9月23日已经预测特朗普将当选美国总统。《华盛顿邮报》率先报道了他的预测。其实,李奇曼并不只是这一次预测成功,他从1984年以来的30多年里,每次都准确预测了总统大选的获胜者。

谈到他的预测模型,李奇曼说他非常感谢已故世界著名地震学家弗拉基米尔·凯利斯波罗克(Vladimir Keilis-Borok)。凯利斯波罗克博士是一位前苏联培养的著名数学地球物理学家。来美国前,他在莫斯科创立了国际地震预测理论和数学地球物理学研究院,并担任创始院长。来美国后,他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任教,成为世界著名地震预测专家,曾担任“国际大地测量和地球物理学联合会”主席。从1989年到2013年期间,他带领的科研小组准确预测了31次地震中的25次,还不包括两次几乎准确的预测。

1981年凯利斯波罗克博士与历史学家李奇曼在加州相遇。凯利斯波罗克提出要和李奇曼合作。当时,李奇曼早已经知道这位著名地震预测专家在科学研究中的地位。面对与如此著名的科学家合作的机会,他不假思索地回答说,“我们完全不可能合作。您研究地震预测,我研究历史对政治传播感兴趣,怎么合作?” 结果凯利斯波罗克博士吃了闭门羹。

虽然当年“跨界研究”还没有成为学界的流行词,但李奇曼回家后一直在思考与这位著名地震预测专家合作的可能性。美国大选是否可以用地球物理学理论来解释?引发政治危机的过程能否用地震引发的概念进行梳理?政坛变化相当于地壳震颤?突发的政治事件相当于火山喷发?而断裂似的政治危机俨然就是一场地震。李奇曼越想越觉得脑洞大开。

他立刻联系凯利斯波罗克教授,两人根据地震预测理论研发了美国大选预测模型。这个模型由13个变量组成,每个变量都是一个与大选有关的政治问题,只需要回答是或否。如果任何政党候选人能够在六个变量上回答“是”,那么该候选人将在大选中获胜,否则获胜者将是对手。

这些变量包括,执政党在中期选举后是否在美国众议院获得了更多席位?执政党候选人是否是现任总统?竞选期间,短期经济形势是否出现衰退?候选人所属政党执政期间的长期经济形势是否优于或持平前两届政府的经济状况?

利用这个模型,李奇曼准确预测了1984至2016年总统选举的获胜者。自1986年以来他还准确预测了美国中期选举中150次参议院议员选举中的128次获胜者。他还利用这个模型预测洛杉矶的谋杀率,经济衰退,失业率上升及恐怖袭击发生的可能性。不过,他没有能够准确预测到,今年希拉莉获得的普选票高于特朗普。2012年,他同样没有预测出普选票的优胜者。

最有意思的是,李奇曼今年还预测,特朗普在担任总统期间将遭到弹劾。不过,李奇曼在CNN的新闻节目中说,他预测特朗普遭弹劾是凭直觉,而不是使用了什么预测模型。虽然不能苟同李奇曼这个靠直觉作出的预测,但是我发现, 学者看大选与媒体和民调的视角差别确实很大。

作者任教于美国宾州州立大学传播学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