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新慧:颠覆本位主义GO

慢三拍

任何报告都不能只看数据,还要检讨与深入了解数据背后的必要细节,例如本地企业生产力未能提升,不同领域的具体障碍是什么;在预见未来还会有更多智能科技取代人力的情况下,年轻人和较年长的劳动队伍还须要做怎样的调整与准备。两代队伍之间又可如何取长补短。

这不是更新版的精灵宝可梦GO智能手机游戏,或什么新手机应用(App),但随着2016年即将结束,回首这一年来各种颠覆性科技面市对一些社会大众带来的惊喜,或对一些企业与工作带来的震撼,无论喜欢与否,我们都需要以新思维来期待未来有更多、更好的“颠覆”。更理想的是,我们是这种良性颠覆的创造者,或共同参与者。

这一切须要从颠覆本位主义开始,做许多必要的换位思考。

家喻户晓的瑞典家居用品制造和零售商宜家,在它的期刊里有这么一篇文章:为何好的设计是民主的。

民主即涉及大众,好设计因而不能是设计师自我感觉良好或孤芳自赏的创作,而必须照顾大众的需要及提升他们的家居生活:良好功能,良好质地,价廉物美,以及维护地球的可持续发展。这是宜家“从构思,设计到成品制造”必须坚守的“民主设计”原则。

毕竟任何创新与科技的研发与设制,若只拘于本位考量,其成品或服务必然是麻烦多多,让他人和受众受罪。

美国网购商亚马逊(Amazon.com)本月初曝光的首个实体杂货店,叫Amazon GO,有选中了什么就可“一走了之”的含义,不必经由自助扫描物品或排队付钱的过程,因为顾客智能手机所下载的“Amazon Go”应用,会自动感应他们选购的物品,并会在顾客步出店面后自动扣款和短信附上收据。

这家设在西雅图的试验店目前只供亚马逊职员试用,明年初就会开放给民众。据美国媒体报道,这个再进一步颠覆自动购物科技的系统,是结合了人们仍希望有实际购物体验,又不喜欢排队付账的心理。

在日本,继去年有科技公司推出防失智老人走失的GPS鞋子后,上周又有一家公司,推出一种可贴在手指甲和脚趾甲的二维码(QR Code),可收录使用者的身份证等资料,有助走失的老人通过扫描其二维码贴纸,联系家人。

据介绍,这些小巧的贴纸耐湿,并耐用上两周。刚在东京北部一城市免费推出,这是日本科技界在协助社会应对人口急速老龄化,尤其是失智症问题日益严重,不断从老人和他们家人的需要来设计日常用品。

新加坡也有青年特为老人着想,发挥所学科技来帮忙他们。在南洋理工大学修读信息科技的博士生潘正祥(32岁),为帮助不识字的年长者了解建国一代配套和终身健保计划,特别编写了一套电脑游戏,用简单易懂的方式加以解释。知道年长者更熟悉方言,游戏的设计也特别加入八种方言,并能根据使用者的年龄,通过故事环节让年长者了解不同项目的医疗费用,以及自己能获得多少津贴。

年轻一代容易掌握新趋势和新科技,年长者在智慧科技时代,在人口老龄化的社会,也需要更多的耐心与同理心的帮助。我们应该喜见新加坡近年来,有意识的让大专院校和中小企业搭桥,或让学校与社区设施合作,进而从学校开始就培养学生如何学以致用,把知识、技能与社会意识结合起来造福社会,或帮助中小企业提升。这对学生如何解决问题,也是一种训练。

科技是有助突破各种资源和技术上的局限,包括语言的障碍,确实做到针对性的成品与服务。但要达到这一点,除非设计者和执行者有同理心,肯换位思考,才能真正让科技的突破与实践“是民主的”——想需要者所需,为需要者所做。

根据汉语词典,本位主义:一种不顾整体利益,只为个人、本单位、本部门或本地区打算的思想作风,是一种放大了的个人主义。再放大来说,就政策而言,也可以是只考虑到自己的方便,因怕事或省麻烦,宁愿不作为不改变,或把责任推给其他部门和单位。

这样的本位思维即使再设所谓的一站式、一条龙服务,也将只是光有名堂,便不了民。事实上,越是一站式的服务,越需要跨部门跨单位的协调,也越需要即时了解实际的运作情况,并及时针对情况协调做出应变调整。

以12月1日起公共停车场收费全面上调为例,虽然有关当局早已通过媒体等渠道发出通知,新的停车固本也早在10月中发售,但如果协调单位有观察早前购买的人不多,就会知道固本的“抢购潮”会集中在11月中下旬。另外,如果有关当局或代理停车固本的销售站,如各汽油公司和连锁便利店等,有机制实时了解旗下代理站或分局的固本销售情况,就可知道一直出现断货的是集中在哪些人口密集地带,可从其他购买率较低的销售站调配停车固本补货。这也是服务与协调上的另一种换位思考。

财政部昨天公布由该部门协调,并与其他公共部门及机构共同完成的《新加坡公共部门绩效检讨》,报告显示新加坡人的整体生活有所改善,特别是医疗与住屋方面有更多年长者及中下层的国人得到津贴或帮助。

另外,企业也响应政府对创新和提高生产力的号召,创造了更多技术含量高的工作。

然而,任何报告都不能只看数据,还要检讨与深入了解数据背后的必要细节,例如本地企业生产力未能提升,不同领域的具体障碍是什么;在预见未来还会有更多智能科技取代人力的情况下,年轻人和较年长的劳动队伍还须要做怎样的调整与准备。两代队伍之间又可以如何更好取长补短,壮大优势。

一般人都会有不到最后一分钟不紧张,或有关政策和变化还未涉及到我就事不关己的心态,政府和企业的最大挑战,还是怎么改变一些固有的沟通与做法,动员大家做好应变准备。任何颠覆性科技与变化,不能再只有本位的思考与应变。

(作者是本报副总编辑

gohshe@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