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顺杰:平凡但不平庸

记者手记

小六会考成绩不久前放榜时,社交媒体发起一股力挺小学生的声音。率先发声的新加坡国立大学马来学系副教授凯鲁丁在个人面簿上“自曝其短”,公布当年考获221分的成绩,并鼓励他人也分享当年的会考成绩和现职,借此鼓励成绩不理想的考生自强不息,从中悟出成绩并不决定未来人生的道理。结果,贴文一呼百应,数以千计的网民踊跃留言,其中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个会考成绩不足100分的男生,凭着苦干,最终考获一纸大学文凭。

透过个人故事的分享,给予孩子希望和动力,以亲身经历去印证“小时不佳,大未必差”的积极意义不容否定,不过也招来一些非议。有个朋友就愤愤不平:“这根本就是‘谦虚为虚,自夸为实’;一方面鼓励学生不让一张成绩单定义自己的人生,另一方面却以自己的成就来定义成功,那么当年成绩平平,长大后又碌碌无为的平庸者岂不无地自容?”

朋友的观察或许存在些许偏见,却也值得进一步深思。从字面上的解释来看,平庸(mediocrity)即指寻常而不突出,没有作为。按照一般社会结构的“钟形曲线”正态分布,没有作为者处在曲线中段,占绝大多数。然而,这个庞大的群体却往往在一个崇尚唯才制度或例外主义的社会里相对隐形和无声,容易被忽略、轻蔑甚至鄙视。

英国作家艾伦·狄波顿(Alain de Botton)两年前在一场TED演讲上指出,政治上无论左派右派都同意功绩主义或论功行赏是件好事,“只要你有天分、有动力、有技能,你就会爬到最高阶级,没什么能阻挡你的前路。但问题是,当你真的相信一个社会中,有功劳之士都应爬上顶端,你也就同时默认,那些在你之下、处于相对糟糕位置的人,活该”。

这类缺乏同理心的表现或许在同样论功排序的新加坡社会尚不明显,但作为一个因为天然资源匮乏而只能倚赖人民实力和素质推动进步的小国,新加坡排斥和拒绝平庸的态度再清晰不过。美国励志作家马克·曼森(Mark Manson)就曾在一篇捍卫平庸者的文章中指出,以平庸作为目标的确不可取,因为每一个人都应该精益求精,尽可能发挥个人潜能。然而,每个人的能力限度毕竟不同,成就也就自然有别。“我们绝大多数的人永远不可能变得非凡卓越,但这没关系……平庸作为人生目标确实不理想,但如果平庸是奋斗过后的结果,那倒是可以被接受的。”

不过,在台湾饭店业之父、公益平台文化基金会董事长严长寿看来,平庸除了是无作为的表象,更是盲目的体现,人们应该选择“安于平凡,但不平庸”的人生,而要办到这一点,就必须先把平凡和平庸的定义与差别搞清楚。

平凡的人安于平凡的生活,却在做着不平凡的努力;平庸的人不安于平凡,却因为放弃努力,不得不过平凡的日子。只要有目标、有责任感、锲而不舍,即使平凡得功不成、名不就,没有过人之才,毫无惊世之举,也能称得上是超越平庸了。

(作者是本报记者 skng@sph.com.sg)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