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都市一角

订户

字体大小:

晨曦乍现,天线上背光静候的食蜂鸟是消极地守株待兔,或巧思地计算迷途的猎物?

蜻蜓睡眼惺忪,误把鸟喙当蕾尖,错判的代价也许是性命。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但食蜂鸟不吃蜻蜓不会死,蜻蜓被吃却必死无疑。既然没有犯错的余地,那早起的昆虫是否应该警觉些?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