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时语: 从特蔡通话 看“美国强制和平”的终结

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与蔡英文一通电话,成为传媒渲染的重要题目,并且引发各界对特朗普外交政策的估测。

由于组阁尚未完成,而缺乏政府经验的特朗普本人,当选前后许多态度不仅出言惊人,更出尔反尔,所以其内政和外交政策仍然具很大的不确定性。我总的看法是,在美国大选刚结束后的评价:特朗普上台是莫斯科的一大利好,对北京则是弊大于利。

特朗普没有赢得民众选票的多数,而是因为“铁锈地带”几个传统偏蓝的关键州翻盘,靠选举人票多数获胜后,与原先与他格格不入的共和党建制派迅速修好,显示他会在很大程度上回归到共和党的传统政策。根据现有人选,《华盛顿邮报》点出特朗普正在组织近代史上拥有最多家产的“富人内阁”,可见一斑。

但是特朗普毕竟靠民粹主义起家,特别是低教育白人劳工群体的选票,是他得以入主白宫的关键。虽然他本人和许多阁员都是超级富翁,特朗普在内外施政上,至少会作出若干举动,加上大量公关姿态,来维护他的民粹主义色彩和蓝领白人的支持。特朗普还未就任,就大张旗鼓地与空调制造商开利公司达成交易,减少该公司向墨西哥转移工作岗位的数字,是明显例子。

因民粹主义驱动的孤立主义,究竟是否会主导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尚难定论,特别是考虑到他新近向共和党主流靠拢,启用若干新保守主义鹰派分子。但是以特朗普的个性,他至少会动用他的大嘴巴造势,来对蓝领白人草根示好。

说到底,他毕竟是自从二次大战胜利、美国承担“自由世界”领袖责任以来,第一个公开宣扬“美国利益第一”的总统。特朗普因此不惜在言论上损害“盟邦”的利益,甚至质疑保护所有北约组织成员的义务。他公开支持英国脱欧,直接伤害“西方文明”的团结,尤其是面临伊斯兰极端主义和俄罗斯重温大国旧梦双重挑战的欧盟。还未上台便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也是把华盛顿新旧亚太盟友晾在干岸上的举动。

特朗普上台,加上他和英国脱欧共同代表的欧美民粹主义高涨,意味二战特别是冷战结束以来世界秩序的一场洗牌。最明显的特征是西方文明的内部凝聚力减弱,“普世价值”贬值,呈现“各人自扫门前雪”的趋势。著名荷兰裔美国学者布鲁马(Ian Buruma)在《纽约时报》上撰文,将此称为“盎格鲁—美利坚(世界)秩序的终结”。我的进一步解释,是冷战结束以来华盛顿主导的“美国强制和平”(Pax Americana)难以为继,山姆大叔必须与其他各种势力来分享维持新的世界“平衡状态”。

多种迹象表明,在特朗普的“世界观”中,俄罗斯不再是美国的头号威胁,甚至有可能成为华盛顿新的“盟友”。这是因为除了战略核武,俄国虚弱的经济实力、不断下降的白人人口、几乎空白的制造业出口,不会威胁特朗普心目中美国的传统社会结构和经济实力,也无法“夺取”美国白人劳工的职业和生计。

但中国则不然。在特朗普及其民粹主义盟友眼中,借着全球化和自由贸易坐大的中国,是“淘空”美国经济实力、抢走大量美国工人工作岗位、威胁美国白人主导的传统社会结构的首要罪魁。

虽然大量严肃的调查研究表明,过去二三十年美国后工业化过程中的制造业职位流失,首要因素是科技进步,真正“输出”到中国的职位只占了一小部分,特别是近年来中国制造业的工资成本不断上升。造成美国蓝领职位减少的主要因素,除自动化之外,是美国低教育劳动力的素质。

例如英语《亚洲时报》新近引用数据显示从2006年到2013年,美国制造业产出实际上升了18%,但是这一增长几乎九成(88%)来自自动化,而非就业增加。然而多年的宣传和渲染下来,“中国抢走美国劳工职位”的说法,已经成为美国低教育白人群体无法消除的坚固信念。

所有经济学家都同意,特朗普向低教育白人许诺恢复传统劳动密集型的就业市场,是违反历史潮流的“不可能使命”。虽然公开贸易战和其他美中对抗的可能性不能低估,与蔡英文通话这样的公关真人秀,是电视老手特朗普可以廉价向白人选民作出的现成交代。

作者在北美从事科研工作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