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丰慧:银行跑不过支付宝等的反思

生意被支付宝们抢走,人才被新兴行业挖走,钱被互联网金融赚走……目前,中国传统银行正面临一场生死考验。

互联网金融借力先进技术,在第三方支付、个人理财、消费贷款等领域异军突起、势不可挡,特别是在服务的便捷性、综合化等方面,中国传统银行似乎越来越处于下风,客户在流失、存款大搬家、业务不断收缩、高管频繁跳槽。原本捧着“金饭碗”的传统银行究竟怎么了?会不会被互联网金融取代?

从本质上讲,这是互联网思维、新经济思维与传统经济思维、守旧经济思想的碰撞与对抗。从一开始,就注定传统金融逃脱不了逐步被边缘化的命运。

笔者多次强调过,经济决定金融,有什么样的经济必然有什么样的金融。金融紧跟经济步伐如影随形不分离。整个经济正在从线下向线上转移,又从个人电脑端向移动互联网转移,又开始从移动互联网向智能互联网奔去。随之而来的互联网金融、科技金融必然伴生而出。

在互联网新经济规模较小时,比如电商规模比例不大时,线下实体店与传统银行都感觉不到其冲击。而随着规模越来越大,随着电商经济快速对实体店的蚕食,这种业态对新金融方式的需求越来越强烈,互联网金融必将应运而生,同时对传统金融的挑战越来越大。

最开始支付宝为首的网络第三方支付平台,开始冲击中国传统银行独霸的结算汇兑中间业务收入,那时银行结算汇兑手续费收入不知不觉的减少了,客户不知不觉的流失了。特别是80后基本不使用自己的个人银行账户转账汇款结算,代之而起的支付宝成为其主要结算工具。那时傲慢的传统银行并不在乎,也不以为然。

后来到了2010年6月阿里小贷公司的成立,标志着互联网金融开始进入信用融资领域。这时距离马云的豪言“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刚刚过去两年多。说实在,中国传统银行根本没有把阿里小贷公司放在眼里。

真正吓出银行一身冷汗的是2013年余额宝的横空出世。余额宝问世后,短短几个月资金规模上升到几千亿元人民币。银行储蓄存款开始大举流失。在互联网思维下,借助互联网平台的余额宝回报率高于银行储蓄,且随时可以提取,收益天天能够看到,坐在马桶上、候车候机等碎片化时间都可以投资余额宝赚钱。这是银行无论如何都难以做到的。

客户选支付宝们,抛弃银行是注定的。加之微信支付的诞生再次提高了支付的便利化程度,传统银行支付系统彻底被颠覆了。

随着浙江网商银行、前海微众银行两家互联网银行的诞生,中国互联网金融结构基本何以全部覆盖传统银行所有业务。特别是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与智能互联网的推进,未来经济金融的大方向与大目标是,所有经济与金融交易都将在手掌心里的手机上完成,包括金融投资顾问的高端金融服务业都将由智能互联网完成。

以笔者看,在新金融面前,中国传统金融已经没有任何优势了。有专家认为,传统银行最“牛”的是掌握了基础账户,任何支付、理财机构业务都要依托基础账户。其实,这个最牛优势很快就会被互联网金融新一轮趋势所吞没。

在央行行政命令下,管制支付账户越来越严,对网络支付限制越来越多。透过现象看本质,主要是对支付宝、微信支付与银行账户交易限制越来越多,即出入口卡得越来越严了。目的在于佑护落后守旧的传统银行,打压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第三方网络支付。这才有了传统银行所谓“最牛”的基础账户。不过,这个优势很快就会被边缘化。

支付宝与微信等正在将移动互联网这张网无限织大。目的在于满足消费者、生产者以及投资理财者的一切需求。一句话,使得客户进入支付宝、微信支付里的钱,能够满足你一切使用用途,包括购物、投资理财、娱乐饮食、劳务支付、公共产品缴费等。

当你在菜市场买把菜都可以用支付宝钱包与微信钱包支付时,那么进入支付宝钱包与微信钱包里的钱就没有转出的任何必要了,这形成了一个通过银行基础账户通道只进不出的闭环金融生态,这时支付宝钱包与微信钱包就会代替央行与传统银行的所有业务。

从中可以看出,阿里巴巴与腾讯竞赛式收购并购的大图谋。到那时,传统银行将被彻底边缘化。这才是传统银行未来最大的危机,甚至央行也有忧虑。

中国传统银行出路何在?坐以待毙?传统银行摆脱困境的难度较大,难在至上而下既没有互联网平台基础,又没有互联网思维;难在监管部门对互联网金融本质上认识糊涂。从本质上讲,互联网与传统金融不是同一个事物,如果互联网金融是飞机与高铁,那么传统金融就是拖拉机与马车。

传统金融迎头赶上互联网金融,必须首先树立互联网思维,新经济新金融意识。其次,按照互联网思维进行深层次的改革与再造。比如,传统银行要切实以客户为中心,在移动支付应用(App)上不要以内部安全为主,从而牺牲客户体验,把安全难题问题留给自己,把方便快捷、操作简单留给客户。不要让客户经过一道道验证、一层层密码设置而且密码组成要求复杂。不妨学习一下支付宝钱包与微信钱包的密码设置要求。

总之,中国传统银行在互联网金融冲击下涅槃重生的难度不小。

作者是中国财经评论员

中国传统银行出路何在?坐以待毙?传统银行摆脱困境的难度较大,难在至上而下既没有互联网平台基础,又没有互联网思维;难在监管部门对互联网金融本质上认识糊涂。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