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来兴:日本开放赌禁提振经济的大梦

傅来兴专栏

经过多年争议后,日本政府终于准备开放赌禁,日本众议院内阁委员会12月2日凭借自民党等多数赞成票表决通过了赌场合法化的法案,众议院12月6日正式通过,参议院一个关键的委员会12月13日也批准了这项法案,由于安倍的执政联盟在参议院拥有三分之二的多数,实际上已确保了该法案在12月14日必然通过,法案昨天果然成为法律。

尽管民调显示大多数日本民众反对设立赌场,在野党也强烈反对,但因执政的自民党掌握众参两院多数席位,要通过围绕以赌场为主的“综合度假设施整备推进法案”(“赌博法案”)易如反掌。去年9月19日凌晨,日本参议院就曾不顾在野党强烈反对强行表决通过意在解禁战争权的安保法案。

现在开赌法案已获得国会通过,日本全国有20多个地方政府正等着与外国大型赌博集团合作兴建赌场。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开幕之前,日本可能已出现三家赌场,预计会在大阪、冲绳和横滨市。 今后其他极有可能开设赌场的县市还有长崎,北海道的阿寒湖。

外国赌博集团也早已摩拳擦掌,准备大举进军日本市场,澳门赌王何鸿燊的儿子何猷龙,六个月前担任新豪博亚主席后在东京接受彭博社访问时表示,有意斥资50亿美元在日本开赌场。其他对日本赌业虎视眈眈的国际赌场集团,包括美高梅、金沙、永利、云顶新加坡,其中美高梅已透露有意拿出100亿美元投资。

有趣的是,安倍政府力推的赌场,英文也和我国一样称为integrated resort(IR),新加坡称为综合度假胜地,日本则称为综合度假村,最终目的一样要刺激经济和旅游业。

日本已表明会以我国的模式为样板,即赌场只能占一小部分,综合度假村必须有酒店、会议中心和购物中心等设施,日本还计划引入与我国相同的限制性措施,即日本国民进赌场或须支付数千日元的入场费,甚至规定赌场运营公司必须缴纳部分资金给国家,用以应对赌瘾和社会治安恶化等负面影响的措施。

日本开赌法案被认为“审议不够充分”,由律师及消费者团体组成的“全国反对赌场设置联络协议会”,提出上瘾和债务两大令人担忧的理由,并认为难以有效管制包括洗黑钱、阻止犯罪组织伸手进入赌场的手段,但仍然无法阻止该法案的通过。

该法案于11月30日刚刚开始审议,在野的民进党、自由党和社民党及民间组织,一再呼吁关注社会存在嗜赌成性的问题,因对嗜赌成性者增加的担忧无法消除,与自民党联合执政的公明党也苦于应对赌博法案,陷入两难的困境,不过这法案已延宕数年,自民党决定速战速决快速表决。

支持开赌场者认为,建造以赌场为主的综合度假村可在东京奥运后继续支撑日本旅游业,带来数十亿美元的投资,反对建赌场的日本政党和民间组织的理由,也和我国当年争辩该不该设赌场一样,而日本社会嗜赌成性的情况远比我们严重。日本现在虽然没有赌场,但社会上却有两大赌博产业,一是小钢珠(Pachinko),二是中央及地方经营的赛马、赛电单车和赛游艇,前者每年的营业额约25万亿日元,后者每年营业额也有8万亿日元。

尽管没有正式的赌场,从已知的数据来看,日本人其实是非常爱赌的。根据日本卫生福利部在六年前的调查,日本人有4.8%、536万人有赌博依赖症,平均每人每年投入赌博的金额达1293万日元(16万1625新元),这个数字相当惊人。

安倍晋三在2012年底上台后,就积极寻求开放赌博市场,坚信赌场能够带动经济和创造就业,使得安倍政府坚持将综合度假村作为经济增长的核心之一。以大阪为例,根据估计,开设赌场可创造近10万个就业机会,为当地带来高达7600亿日元的经济效益。

但日本从现在开始快马加鞭建设赌场,可能赶不上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失去四年后振兴旅游和区域经济的机会。通过等候已久的赌场合法化法案,日本向开放赌博市场迈出重要的一步,最终是否有助提振这全球第三大经济体的经济发展,还是个未知数,赌场的魅力能维持多久也是个问号。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日本社会须防范国民进一步沉迷赌博,这也是为何日本众议院内阁委员会力争在法案通过实行一年内进行必要的立法,包括制定加强处理嗜赌成性问题的对策。在这方面,新加坡其实也可以是日本的一面镜子。

作者是本报高级评论员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