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刚:当妇孺也成为恐怖工具

最近在世界各地发生的几起恐怖袭击阴谋和事件,让世人惊觉,恐怖主义威胁已悄悄走进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即妇孺开始成为恐怖组织利用作为人体炸弹的对象,而这一新的恐怖威胁,离我们近在咫尺。

印度尼西亚警方不久前宣布,他们在12月10日粉碎了一个准备向雅加达总统府发动恐怖袭击的阴谋,并逮捕四名恐怖嫌犯,其中包括一名女自杀式炸弹手。该女嫌犯名叫迪安(Dian Yulia Novi,27岁),曾在新加坡当过女佣。警方随后又连续逮捕了另三名涉案的女嫌犯。

印尼揭发这起恐怖袭击阴谋约一星期后,就传来另一则可怕消息,叙利亚恐怖分子利用一名8岁女童对大马士革一个警察局发动自杀式袭击。与此同时,德国也揭发有一名年仅12岁的伊拉克裔男童被发现涉嫌两度在当地从事炸弹袭击,幸好都没有成功。

一个8岁女童怎会想到去当人体炸弹?很明显,她是恐怖分子的牺牲品。他们将小型爆炸装置装在她身上,指使她进入大马士革米丹区警察局。女孩进入警局后要求借用厕所,恐怖分子随后遥控引爆炸弹装置,女童丧命,一名警察局工作人员受伤。

德国警方则透露,12岁男童先是试图在上月26日,在一处圣诞市场发动炸弹袭击。他在市场放置了一个装有可燃粉末和钉子的玻璃瓶,但相信是安置炸弹时出错,所以最终未发生爆炸。本月5日,他又在市政厅广场附近的灌木丛中放置了一个装有燃爆性物质的背包,幸好一名路人及时发现并通知警方。

以妇孺作为恐怖主义袭击工具,这在其他地方早有先例。比如,当年斯里兰卡的武装力量“淡米尔之虎”(也称猛虎组织)就不止一次动用过这样的手段。1991年5月21日,当时的印度总理拉吉夫·甘地到南部淡米尔纳德邦首府马德拉斯附近参加一个竞选集会,一名妇女夹杂在人群中上前献花并弯下腰来似乎要行吻足礼,随即按计划引爆捆在身上的炸弹,拉吉夫当场被炸死。印度警方说,谋杀案是猛虎组织所干的。

猛虎组织是斯里兰卡种族、宗教矛盾激化的产物,受到不公平对待的少数淡米尔族(也称泰米尔)最终走上武装对抗之路,导致漫长的内战,死伤无数。淡米尔族妇女加入武装斗争成为所谓“黑虎女敢死队”员,通常带有浓厚的仇恨背景,如她们的丈夫或其他家人被政府军杀害。这和当年的车臣战争的阵亡者遗孀组成“黑寡妇”炸弹杀手一样。

不过,印尼的情况却并非如此。据印尼媒体报道,目前受关押的迪安透露,她是在国外任职女佣期间,通过社交网络面簿接触激进伊斯兰主义。她说:“在面簿上,我打开圣战士简介,他们给了我启发。我没有加入任何群组,只是点阅这些内容,但这令我越来越好奇。”此外,她也在互联网上浏览,搜集相关的宗教文章与录音。迪安也说,她计划当自杀式炸弹手,并不是因为感到绝望想结束生命,而是为了得到真主的庇佑而斗争。

如果这个女自杀式炸弹手所说的都是实情,这就是一个典型的经由社交媒体自我激进化案例,和车臣黑寡妇及斯里兰卡黑虎女敢死队有本质上的差别,是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时代的产物,也凸显伊斯兰国恐怖组织有效结合宗教和社交媒体散播恐怖主义思想的可怕性。

我们知道中东地区的政治复杂多端,既有不同地区大国之间的角力,又有区外强国的介入打代理人战争,而很不幸的,伊斯兰被卷进了这许多的政治漩涡之中。因此便有逊尼派(以沙地阿拉伯为首)和什叶派(如伊朗、伊拉克等)的争斗和战争,也有亲西方和亲俄罗斯派之间的殊死战,当然还有不同族群之间的割据战。而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就是在这个大乱局中乘机而起,从原本是大国培植的代理人,逐渐壮大为独霸一方的武装势力。

伊斯兰国虽然被国际社会定性为恐怖组织,但它建立大回教国的乌托邦却极具号召力。世界各地许多虔诚却又对其实质欠缺了解的穆斯林,都因为接触其网上的宣传资料而被蛊惑。很多人像女佣迪安一样,开始是好奇,继而是迷惑,最终则是中毒,相信参与所谓的“圣战”,或是成为自杀式炸弹手,自我牺牲,就可以“得到真主的庇佑”。

女性成为自杀式炸弹手,在印尼还属头一遭。也因此令当局担心,散布在印尼各地的伊国组织恐怖细胞,已采取了新的策略,即培植女性杀手,因为女性更容易遮人耳目,不容易被觉察。过去,印尼的恐怖分子几乎都是男性,女性通常是他们的妻子或伴侣,一般只扮演消极的辅助角色。男性被吸引参与“圣战”,因为他们被告知,一旦光荣牺牲,到了天堂将获得72名美丽处女为妻,享受无穷快乐。

至于女性,她们到底被什么所吸引不得而知,但我们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女性也可以被洗脑,成为伊国组织的恐怖工具。迪安和另一名被捕女性阿莉达(Arida)同嫁一夫,而她们的丈夫正是她们所属恐怖细胞的首领穆哈默·诺·梭里金(Muhammad Nur Solikin)。她们明显都被丈夫成功洗脑。

迪安的例子看来不是孤例。据12月18日《联合早报》报道,内政部发言人透露,过去两年,约有70名外国人被调查,当中五人曾是家庭帮佣。这五人虽然受激进化,但在调查期间并未构成迫切的安全威胁。内政部透露,多数被查的外国人,包括上述五名外籍帮佣,都是接触了社交媒体所传播的激进化思想而受影响。当中甚至有人利用社媒的激进信息,怂恿他人激进化。由此可见恐怖主义利用社交媒体散播极端思想的威胁性越来越大,即使是普通妇女和十几岁的孩子也都可能被荼毒。

至于利用孩童作为炸弹袭击工具,看来恐怖分子所使用的主要是诱骗手法。一名8岁女童是无知的。她可能完全不知道身上绑着的是什么东西。恐怖分子利用孩童的无知手法残忍至极,令人发指,简直就是今天世界所面对的恐怖主义威胁现实。

虽然多国军队在过去两年里联手打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取得成果,伊国组织在伊拉克和叙利亚节节败退,但正如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前不久在巴林出席一场安全论坛时指出,这不代表恐怖主义威胁已出现缓和迹象。伊国组织式微将驱使来自东南亚的恐怖分子回到本区域继续谋划袭击,各国须更紧密合作,严厉打击恐怖主义。简单说,恐怖主义离我们并不遥远,其实只在身边。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

前国会议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恐怖袭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