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布拉欣·阿穆台基(Ibrahim Almuttaqi):解读纳吉的“扩音机外交”

外地报章评论

这个月初,当马来西亚首相纳吉指缅甸政府镇压罗兴亚人的行动等同“种族清洗”时,很多人认为这严重地违反了外交礼节。

这种“扩音机外交”(megaphone diplomacy)行为,在亚细安成员国中几乎是前所未见的。

在一场声援缅甸罗兴亚族群的集会上,纳吉批评缅甸国务资政翁山淑枝对罗兴亚人遭受迫害无动于衷。他说:“翁山淑枝愧对她所获得的诺贝尔和平奖。我们要告诉她,我们忍无可忍了!”

更引人侧目的,是他呼吁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和他采取一致立场。他告诉印尼穆斯林:“不要只是抗议雅加达首都特区首长钟万学的行为,罗兴亚人也应该受到保护。”

雅加达还未对纳吉的呼吁做出回应。但缅甸可以预见地谴责马来西亚是在干涉其内政。随后,缅甸也宣布禁止其外劳前往马来西亚,而翁山淑枝也拒绝接见马来西亚外交部长。

我们要如何解读纳吉的举动?这对亚细安有什么影响?印尼作为区域的“同侪之首”,可以采取什么步骤恢复亚细安的团结,同时协助解决罗兴亚人危机?

很多人认为,纳吉的强硬举措具政治目的,除了要转移马来西亚人对一马公司丑闻的关注,也希望树立自身在马来人/穆斯林选民中的穆斯林世界领导人地位。最近的净选盟5.0大集会显示,一马公司丑闻仍然困扰纳吉。此外,纳吉也继续面对前首相马哈迪逼宫的压力。马哈迪甚至成立了土著团结党,准备争取传统上支持目前由纳吉领导的巫统的马来人/穆斯林选票。

另外,一些事实也不容忽略。首先,反对党伊斯兰党领导人也出席了“与罗兴亚人同在”大集会,显示这课题也得到其他政党的反响。其次,马来西亚内阁也在之前讨论了罗兴亚人课题。11月25日,内阁开会考虑是否要让国家足球队退出由缅甸共同主办的区域比赛。

因为担心国际足总的制裁,内阁最终决定不这么做。不过,青年及体育部长凯利却表示,“我们将按外交部的决定,通过外交途径来表达我们的关切。”要注意的是,巫统是主导了内阁,但一些内阁职位却是由不需要吸引马来人/穆斯林选票的非穆斯林党派领导人担任。

第三,在集会的前一天,马来西亚外交部事先发表了谴责暴行的声明,指“只有一个族群被迫害,显示这是种族清洗行动”。

在一个巫统自1957年便掌权的国家,从政者和官僚的利益往往变得模糊。尽管如此,外交部官员大概也不会轻易让政治考量损害国家的外交政策。

因此,马来西亚的从政者和官僚显然在罗兴亚人课题上有一些共识,集会不纯粹只是政治人物为了转移视线或争取选票。也就是说,纳吉就罗兴亚人危机大声疾呼,可能还有其他考量。

无论如何,马来西亚的立场对亚细安来说有严重的影响。首先,纳吉呼吁印尼穆斯林也关注罗兴亚人危机,是把他混合宗教与政治的手段推广到亚细安,可能让区域分裂成穆斯林与佛教徒对抗的局面。在一个多元化的区域,这不但是愚蠢,也是危险的。

纳吉的做法也有违亚细安成员国不干涉彼此内政的原则。这犹如打开“潘朵拉盒子”(Pandora’s Box),可能引起缅甸的反击,也公开对马来西亚的内政提出一些让其难堪的问题。这样的局面对亚细安的团结有害无益。

今年是亚细安共同体启动的第一年,我们却看到了好些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区域迫切需要领导力来恢复亚细安的团结,并协助解决罗兴亚人课题。

也就是说,印尼比较细腻的手法是更好的方式。雅加达选择了较不公开的做法,但这不表示印尼对罗兴亚人的困境置之不理。对雅加达来说,重点是采取可以实际上帮助到罗兴亚人的举措。而“扩音机外交”或得罪内比都,是不能达到这个目的的。

造成缅甸若开邦目前情况的因素根深蒂固和错综复杂。只有取得缅甸政府的合作,才有可能达成让各利益相关者满意的有效、全面与长期解决方案,包括若开邦的佛教徒族群、罗兴亚族穆斯林及主要由缅族组成的缅甸军方。

雅加达应该继续扮演“诚垦的中介人”的角色,既了解课题的复杂性,也明白这不仅是个宗教纠纷。向缅甸提出愿意协助分派人道援助,是个很好的开始。

这是印尼过去所做努力的延续:印尼已经在若开邦建立了一些学校和一所医院。这也凸显两点:印尼务实地把重点放在食物、棉被、教育、医疗等实际需求;雅加达也取得了内比都的信任,才能够在若开邦进行这样的工作。

这样看来,佐科应该谢绝纳吉的呼吁。处理缅甸境内的问题,还有更好的方法。

作者是雅加达哈比比中心

亚细安研究项目主任

文章仅代表个人意见

原载12月16日《雅加达邮报》

叶琦保节译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依布拉欣·阿穆台基:解读纳吉的“扩音机外交”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