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婧:零工不可耻且有用

记者手记

“你知道吗?如果把家庭主妇的劳动换算成年收入,有304.1万日元呢。”

近期热门日剧《逃避可耻但有用》里,女主角美栗的这句台词让我眼前一亮。拥有硕士学历的美栗在职场上屡屡碰壁,却在家政服务员这份零工中获得成就感,当起“拿工资的家庭主妇”。

依照剧中说法,日本全职主妇每年平均无偿劳动2199小时,304万日元折算成时薪是1382日元,约合17新元。这恰好也是本地钟点清洁工的平均时薪。

经济增长疲弱,导致我国冗员人数不断创下新高,但与此同时,越来越多年轻人通过手机或网络平台做起钟点清洁工。30岁以下的年轻员工占钟点清洁公司比重显著增加。

五六年前,“本地年轻人不愿做清洁工”还是国会上热议的课题,为什么如今情形大不同?究其原因,是因为新平台提供的薪酬更优越,工作方式也更加灵活。

网络配对平台提供的17元时薪,不比刚出社会的白领低,清洁员可以根据个人时间安排来承接工作,还不用被人际关系和办公室政治困扰。对于不喜欢朝九晚五工作的年轻人来说,显然是个不错的选择。

科技发展促进了共享经济的繁荣,许多兼职工作机会也应运而生。优步等平台的普及,让人人可成为兼职德士司机、送餐员或旅店老板,造就了专靠各处打零工维生的非全职“零工经济”(gig economy)。

调查显示,全球现有13%的劳动力从事零工,且比率正逐年提高,从业者主要是失业或厌倦全职工作的人。这样的新工作形式,在冲击传统职场的同时,也为人力市场提供额外支持,尤其是像新加坡这类基层劳动力短缺的发达经济体。

我国政府短期内不会放宽外劳政策,企业又苦于本地人不愿做基层工作。零工经济的兴起,吸引更多国人加入人力市场,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对基层劳动力的需求。这也呼应学者对未来经济的预测:在需求飞速改变的未来社会中,人们不再是一个饭碗捧到老,可能同时从事两三份工作,并通过终身学习,不断掌握新技能。

不过,零工模式并非完美。副总理尚达曼就曾指出,和全职工作相比,零工收入不稳定,也没有医药福利及公积金,相当于企业把风险转嫁给员工。此外,本地零工的职业发展前景也不够明朗。一个人即便做了五年清洁工,时薪可能还是17元,而同期进入职场的白领,薪水已经翻了一番。

我国能否为零工提供相应的职业培训和社会保障,确保他们的工作权益和职业发展?技能创前程计划(SkillsFuture)有教人如何成为专职零工的课程吗?能够使用高科技、不断提升技能的零工,又能否获得更高薪酬,以及更多社会认可?

在日本东京羽田机场服务了20多年的清洁工新津春子,因为工作出色而被誉为“国宝级清洁工”;她也通过日本的清洁工考级制度和技能竞赛,获取“环境名工”的行业顶级认证。这个认证标志就绣在她的制服上,成为令人尊敬的象征。本地清洁工是否也能得到同样的肯定和尊重?

《逃避可耻但有用》令许多日本主妇受鼓舞,不光是因为女主角“做家务都能赚钱”,而是让长期忽略主妇贡献的社会知道,做家务和坐办公室一样,都需要专业技能和敬业精神,也应该获得同等认可。

挟颠覆性科技而来的零工经济浪潮,未来料将对本地传统职场造成更大冲击。要让国人和企业从中受惠,就得从多方面入手,确保行行都能获得合理的薪酬和社会肯定,实现“每份工作都是好工作”。要让人们真正觉得,打零工不仅不可耻,并且很有用。

(作者是本报记者 jingchen@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零工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