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静仪:这样就能公平竞争了吗?

编辑室内外

面对私人召车服务的激烈竞争,德士行业有必要做出大胆的调整,才不会继续流失顾客。

国会周二通过了《活跃通勤法案》,让普通脚踏车及其他个人代步工具如电动滑板车等使用者,可名正言顺与行人共用人行道,并赋予陆路交通管理局更大的执法权力,遏制和取缔鲁莽骑车的行为。

这条法案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但同一天也有另一条与交通有关的法案引起我的注意,也令人出乎意料。

在议员热烈辩论《活跃通勤法案》之前,共长55页的《公路交通(修正)法案》在国会提出一读,内容相当广泛,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为配合私人出租车司机及车队的基本管制条例,在今年上半年实施而修订。

根据上述修正法案,优步(Uber)和Grab等私人召车服务业者,有责任和义务确保旗下司机持有效的职业执照,也须购买所需保险,以进一步保障乘客的安全和利益。

这些业者旗下的司机若在12个月内,被发现三次违例载客,包括没有职业执照、没有有效保险或未向陆交局注册,陆交局可发出长达一个月的吊销令(suspension order),规定所有私人出租车司机不能为该公司载客。

这等于是下令未履行责任的私人召车业者得暂停服务。不遵从指示的司机,可面对罚款最高1000元或监禁最长三个月,或两者兼施。重犯者的刑法则加倍。

对于新的规定,使用私人召车服务的乘客相信乐见其成。一旦新法案通过,也让陆交局在监管私人召车业者方面有更多的“牙齿”,迫使后者采取行动确保旗下司机符合要求,不会为了招揽司机而滥竽充数。

去年4月,陆交局宣布对私人召车司机和车队实施“柔性监管”,规定有意提供私人召车服务的司机,日后须通过健康和背景检查及考取职业执照。

私人出租车也须向陆交局注册,并贴上防伪汽车贴纸,方便公众辨认这些车。

当时有些人尤其是德士业者就认为,当局对这项新兴服务的“基本管制”过于宽松,不像德士那样,规定司机须至少年满30岁,而且必须是新加坡公民。

此外,私人召车业者也可自由扩充车队,德士则受限于德士服务供给标准(Taxi Availability Standards),德士公司须符合至少四个月的标准才可获准扩大车队,一年最多只能增长2%。

之前宣布的基本管制,主要锁定私人召车司机,这次修正法案则是针对私人召车业者,除了法律上规定它们须负起监管司机的责任,也要求业者定期与当局分享数据,让决策者掌握和分析乘客的乘车需求与分布等信息。

然而,这是否就意味着德士和私人召车业者之间的竞争就公平了?

陆交局已从本月起放宽德士供给标准,不再规定德士司机遵循每日行驶至少250公里的最低里数规定,德士公司也无须确保旗下车队,在次繁忙时段有至少60%德士在路上载客。

这让德士司机松了一口气。但面对私人召车服务的激烈竞争,德士行业有必要做出大胆的调整,才不会继续流失顾客。

经营4500多辆德士的得运(Trans-Cab)决定从本月起减车租,以吸引更多人租驾德士,这虽能帮助减轻司机的负担,但治标不治本。

改用私人召车服务的乘客,喜欢这项服务所提供的便利,只需启动手机应用就能呼叫到车,收费有时还比德士便宜;业者也不时推出奖励金,吸引消费者叫车。

再来,乘客在打车时就已知道车费,无需担心途中塞在车龙里,计程表不断跳价。

反观德士收取各种不同的附加费,也有不同的起程车资,介于3元2角至5元之间,视车款而定,难免令消费者感到混淆。

德士要保住市场,业者就有必要简化车资结构,也须提供更个人化的服务,不单是从A点载客到B点,否则将流失更多顾客给德士司机口中的“霸王车”。

(作者是本报采访组副主任 leecgye@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